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一十八章 表哥有情况

随后的几天里,蒋春花催促着马镇长到处找关系,想要把马志强捞出来,几个体育生的父母也都是找人的找人,托关系的托关系,想要把自家儿子捞出来。

马镇长年纪不算大,才刚刚四十岁,已经是城关镇的一镇之长了,在桂城政坛上也算是被广泛看好的后起之秀了,据说很有希望担任下一届的城关镇委书记,要知道城关镇的书记可是一贯都进市委常委的,那可是副处级啊,如此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当然是前途无量了。

也正因为这样,马镇长在桂城还是挺有面子的,不管到哪儿别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马志强之所以如此嚣张,也是因为一般人不愿意得罪马镇长,所以马志强惹了什么事情,别人也不跟他怎么计较,这才养成了他骄横跋扈的性格。

可是这一回,挺有面子的马镇长发现,自己走到哪儿都没面子了,不管是派出所还是公安局,都说这个案子证据确凿,马志强这回只怕真要在里面呆几年了。

马镇长处处碰壁,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头了,他在公安局里找了个他曾经帮过大忙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念在曾经的情分上,隐晦的告诉了他内情,并且劝他别再找关系了,就这样算了。

回到家里,马镇长仿佛一天之间老了十岁,蒋春花问他关系找得怎么样了,他对蒋春花道:“春花啊,志强那些事情做得确实过分了一点,也是需要受点教育了,这事就这样吧。”

蒋春花傻了,良久之后,她对马镇长大吼起来:“马国雄,要是志强出不来,老娘跟你没完!”

马镇长这一下也爆发了,他用更大的声音对着蒋春花吼道:“蒋春花,我还跟你没完呢!要不是你惯着志强,把志强给惯坏了,他会有今天吗?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事?打自己同学,抢低年级学生的钱,跟别人女孩子谈恋爱,坏别人清白,跟社会上的女流氓一起鬼混,还是十几个一起鬼混……要是这一次他不吃点亏,我怕他迟早有一天,会吃枪子儿啊!”

马镇长的爆发让蒋春花也懵了,她半天没做声,突然,她哭了起来:“国雄啊!志强真出不来了吗?”

马镇长颓然道:“志强这一次惹到了咱们惹不起的人啊!”

……

校园里重新恢复了平静,宋校长他们按照丁红星的意思,并没有把马志强等人被警察带走的消息散播开来,就连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对此都是不太清楚,更别说那些学生了。

马志强一伙在学校里人缘极差,没有几个朋友,根本没有融入班集体,与其他人都是格格不入,因此也没人关心他们的去向,大家反而觉得班上少了这么几个老是惹事生非的家伙,清静了许多。

转眼到了三月下旬,这天中午,丁红星吃过饭,便去了商业街,因为他已经好几天没来店里看看了,游戏厅和台球厅他也没去,所以他要来看一下情况。

由于是午休时间,邮品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杨连忠也回家照顾妻女了,丁红星进了店面,一眼看到沈福才和龚丽丽并排坐在柜台里,低声细语,意态亲昵,他不禁心里一动。

沈福才跟龚丽丽不会好上了吧?他仔细想想,还真有这种可能,他们二人年龄相当,沈福才比龚丽丽大个两三岁,他如果不是腿脚有些不方便,在品貌上绝对是龚丽丽的良配了,现在他有着邮品店的股份,大舅又在养鱼,家庭条件也是越来越好,他的性格又很忠厚老实,绝对是一个靠得住的老公人选。

龚丽丽相貌虽然称不上多么漂亮,可是也很端庄,最重要的是,她贤惠能干,也能持家,如果她跟沈福才走到了一起,今后绝对是沈福才的贤内助。

总之,要是龚丽丽能够成为自己的表嫂,丁红星还是乐见其成的。

丁红星在店门口咳嗽一声,沈福才和龚丽丽两人闪电般的分开了,看到丁红星进来,龚丽丽的脸上一下子像是被血泼了一样,沈福才也是一脸尴尬。

丁红星只当做没看见,他若无其事的问道:“福才哥,杨师傅不在?”

沈福才的脸色自然了许多,他对丁红星道:“杨师傅中午回家做饭去了,等会儿下午会来的。”

丁红星道:“这几天店里的生意还可以吧?”

沈福才道:“零售生意倒还可以,不过现在没什么大宗生意了。”

丁红星点头道:“那也是正常的,年节都过完了嘛,现在也没哪个单位会购买大笔的礼品,只要把零售生意做好也就够了,邮市一定会慢慢升温的。”

沈福才点头道:“嗯,杨师傅也是这样说的,今年以来,邮市的行情确实在慢慢变好,邮币卡的价格在缓慢上涨,特别是九零年以前的邮票,价格越来越高了,只是九零年以后发行的邮票,价格怎么都涨不起来。”

丁红星道:“那是正常的,九零年以后发行的邮票发行量太大了,价格永远也不可能涨得太高,以后注意不要把资金积压到这些新邮票上面就行了。”

趁着两兄弟说话,龚丽丽到后面洗手间去洗了把脸,情绪这才平复下来,她又拿了个拖把,到前面拖地,一出来,她却发现丁红星已经走了。

她问沈福才:“红星去哪了?”

沈福才道:“他说上楼到游戏厅和台球厅去看看。”

龚丽丽一边拖地,一边嗔道:“刚才都怪你,非要拉着我说什么话,也不知道红星看没看到。”

沈福才赔笑道:“他都好几天没来了,中午不是也没生意吗?我怎么知道他突然来了?来,我来拖地,你歇着。”

沈福才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想要接过龚丽丽手里的拖把,龚丽丽道:“你还是坐着吧,你腿脚不方便,这种事情就不要你做了。”

沈福才从龚丽丽的话里听出了体贴之意,他呵呵笑着,坐了下来,一脸都是幸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