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三十五章 不搞特殊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妻子这一通数落,丁跃进也知道自己理亏,他又默默的抽起烟来了。

丁红星对着沈淑珍打了一个手势,让她别说了,他这才笑着对丁跃进道:“爸,您放心,您的指示我坚决执行!”

丁跃进惊喜的抬起头看着儿子,沈淑珍却道:“红星,这怎么行?你不能只顾别人,不顾自己啊!这么多毛巾可得不少钱,咱们自己家的债都还没还呢,这过日子就怕不会计划。”

丁红星还是笑道:“妈,您放心,咱们店里这几个月生意都不错,家里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再说了,这毛巾质量不错,咱们又卖得便宜,肯定好卖的。”

听了丁红星的话,沈淑珍又想到这大半年来,儿子确实没有做过什么缺乏考虑的事情,家里的日子也确实越来越好过,而且丁跃进说的那几家也确实挺困难,她自己看了也怪不忍心的,她便不再说话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丁红星又道:“妈,家里的那些债没问题的,您还不知道吧?咱们家里买的门面,到现在都已经涨了三成了,就算店里不挣钱了,咱们也亏不了!”

沈淑珍又惊又喜:“你说的是真的?”

丁红星道:“您到外面问问就知道了,我说的话您还不信吗?我估计啊,顶多到明年,这门面的价格就得翻番。”

沈淑珍这下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丁红星又对丁跃进道:“爸,那我这就去您说的那几家跟他们说,明天就把毛巾都拉走。”

丁跃进也是开心的点了点头,丁红星抬脚就往外走,沈淑珍道:“儿子,快点回来吃饭啊!”

丁红星答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他先去了龚景天家,跟自己家里一样,龚景天夫妇俩也相对而坐,看着那堆毛巾发愁,看到丁红星来了,龚景天道:“红星来了啊!”

丁红星道:“龚伯伯,您也在发愁啊?”

龚景天叹息道:“是啊,厂里发这么多毛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丁红星问道:“龚伯伯,怎么你们厂领导也发毛巾啊?”

龚景天的妻子气愤的道:“还不是他假正经,弄这么一大堆毛巾回来,是能吃啊还是。<>能喝啊?”

龚景天尴尬的道:“他们不也领了一堆毛巾回去吗?”

龚妻道:“你能跟他们比?他们都不是靠工资吃饭的人,一年不发工资都没事,可咱们呢?只有你傻乎乎的,别人故意挤兑你,挖个坑让你跳,你就跳下去了,可真听话啊!”

原来,在商量这个月怎么发工资的时候,全体厂领导开了个会,会上有人提议说给普通职工发毛巾,他们这些厂领导发现金,结果龚景天就说要发就都发毛巾,他们这些厂领导也不能搞特殊化,既然厂子陷入了困境,他们要跟普通职工同甘共苦。

没想到,龚景天一说这话,所有的厂领导异口同声的全都答应了,于是,给全体人员发毛巾的决议就这样通过了。

看到厂领导们投来的幸灾乐祸的眼神,龚景天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这些人纯粹是给自己下套呢,他们都不靠这点死工资吃饭,只有自己还指着这点工资养家糊口呢,估计是他们一直不满意自己跟他们作对,所有故意坑自己一下。

听着妻子的数落,龚景天道:“就算知道他们故意坑我,我也不后悔,厂领导本来就应该跟职工们同甘共苦,凭什么搞特殊化?厂子现在情况是不好,帐上没那么多钱给职工们发工资,可是不能冷了他们的心呐,那样厂子就真完了!我们厂领导也发毛巾,至少让职工们看到我们也在跟他们同患难,共命运!”

龚妻气得胸口不停起伏道:“你呀,你就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龚景天的一番话真是让丁红星感动了,这是多么正直的一位干部啊?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国有企业才能艰难前行,这个国家才能不断崛起。<>

丁红星对龚妻道:“伯伯,您别生气了,我今天来就是为这事来的,我想把你们家里发的毛巾都拿到我那个店里去卖掉,卖完之后尽快把钱给你们。”

龚妻一愣道:“你们那个店不是卖邮票吗?也能卖毛巾吗?”

丁红星笑道:“临时卖一下没关系的,只是要让丽丽姐多辛苦辛苦了!”

丁红星说话间,龚丽丽正好下班回来进了家门,她笑着对丁红星道:“有什么事情让我辛苦啊?”

丁红星把事情的原委跟她说了一下,一听是这事,龚丽丽点头道:“这有什么辛苦的?这不是我自己家的事情吗?”

丁红星道:“还有我家的毛巾,估计另外还有几家的毛巾也得拿到店里去卖呢。”

龚景天问道:“哪几家的毛巾?”

丁红星说了那几家的名字,龚景天点头道:“这是你爸让你拿去卖的吧?”

丁红星点头道:“是的。”

龚景天道:“你爸就是这么一个热心肠的人。”

龚丽丽道:“没问题,把这几家的都拿到店里去吧,我负责卖,而且保证不耽误本职工作。”

一听这些毛巾就这样被解决了,龚妻这才露出了笑容,她对丁红星道:“红星啊,这可多谢你了!丽丽的工作就是你给解决的,现在家里的毛巾你也帮忙解决了,要不是你啊,靠这个死脑筋,咱一家三口非得饿死不可!”

丁红星连忙道:“伯伯,您可千万别这么说,以前龚伯伯可没少帮我们家,我现在有这点能力了,帮一下你们家,不也是应该的吗?”

龚景天不住的苦笑摇头,妻子对他的数落他也没办法还嘴,对于这个家,他确实有不少亏欠,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能像那些厂领导一样,着良心做那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吗?

听了丁红星的话,龚妻这才住了嘴,不过她还是气呼呼的看了龚景天一眼。<>

丁红星道:“龚伯伯,那我明天来把这些毛巾拉走。”

龚景天点头道:“红星,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