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七十章 打猎?

时间进入了六月,已经入夏了,桂城的初夏,是最好的季节,到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丁红星喜欢的瓜果蔬菜什么的都成熟了,如果是小时候,丁红星肯定是到处跑,爬桑树摘桑椹,到荷塘里摘莲蓬,到别人的菜地里摘蕃茄、黄瓜吃了,不过现在,他可没这么多时间了。

离暑假已经不到一个月了,就快要期末考试了,现在丁红星兼了副班长,加上学习互助小组的事务,他每天忙得很,球队的事务他也丢不下,每天早上的训练,他要负责很多东西,许多队友的技术动作都是在跟他学,有时候每周一次的热身赛都是他负责联系。

因此,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去商业街了,游戏厅和台球厅他都没什么时间去,他再次向陈建新和常征提出不再分红了,可是两人都不同意,一定要每个月分红给他,现在游戏厅和台球厅生意都不错,他每个月的分红都有两千以上,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

这天,丁红星抽出时间去了商业街,他不去游戏厅和台球厅转一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在台球厅里,他碰见了王朝阳,王朝阳正在一个包厢里跟小龙打球,王朝阳的球瘾大,三天两头就来,逮到谁就跟谁打,不过也把小龙和猴子他们的台球水平带起来了。

看到丁红星来了,王朝阳道:“红星,怎么好久没见到你了?想找你打个球都不容易。”

丁红星摇头道:“唉,现在学校的事情太多了,快期末考试了,校足球队的事也丢不开,哪有时间到这里来哦。你倒是挺清闲的,我十次来这里至少可以看到你九次。”

王朝阳笑道:“我本来就不大愿意到政府机关上班,我家老爷子非要我去,我自由一点,他也不好说我嘛。快来,跟我打两盘球,跟他们打没啥意思了。”

王朝阳兴冲冲的让小龙重新摆球,小龙也差点被他虐哭了,现在见丁红星来了,他也是正中下怀,他扔下球杆,把球重新摆好,对丁红星道:“红星哥,你来吧。”

丁红星拿起球杆,跟王朝阳打起球来,两人已经是老对手了,也不用寒暄试探。

打了一盘球,王朝阳对小龙道:“小龙,你去外面招呼着吧,咱们自己摆球,就不麻烦你了。”

等小龙出去,王朝阳神秘的对丁红星道:“这个星期天有没有时间?”

丁红星摇头道:“星期天也忙啊,上午要搞学习互助小组的活动,下午要教个学生。”

王朝阳奇道:“你还教学生?”

丁红星道:“都有两个学生了,一个每天早上跟我一起跑步、踢球,另外一个每周两次辅导他学习,顺便教他下围棋。”

王朝阳更稀奇了:“你还会下围棋?”

丁红星点头道:“略懂!”

王朝阳不知道这句话的典故,他摇头道:“真是个怪物,我就多余问这句话,你不管会什么我都不该惊奇的。”

丁红星问道:“对了,你刚才问我星期天有没有时间,难道星期天有什么活动?”

王朝阳压低了声音道:“老齐说天气越来越热了,想带我们进山去避下暑,顺便带几杆小口径,去打点野物。”

他说的老齐就是齐名扬,他竟然能搞到小口径?那他家应该跟军方有关系了。

桂城市北边都是丘陵平原地带,不过南边是天岳山脉的余脉,也是有险峻的山峰的,其中,八卦山便是桂城著名的避暑胜地,其山势险峻,风景秀丽,森林茂密。

原来的八卦山,野兽众多,有华南虎,黑熊,棕熊,金钱豹,野猪等猛兽,还有鹿、羚羊等大型食草野兽,不过解放之后,政府组织打猎能手,和军队一起,对山上的猛兽进行了清剿,一段时间内,八卦山猛兽绝迹,剩下的就只有野鸡、兔子这样的小型野物了,在当时,这还被当作是当地政府的工作成绩,丁红星还记得自己的小学语文课本里就有一篇课文是歌颂打猎能手打老虎、打豹子的事迹的,他当时还很崇拜这位打猎能手呢。

近年来,随着政府动物保护意识的加强,八卦山一带的动物被有意识的进行了保护,所以现在八卦山一带又出现了野猪这样的大型猛兽,而且为数不少,不过华南虎和金钱豹这样的猛兽还是难觅踪迹。

丁红星问道:“你们去哪?八卦山?那里面可是有蛇有野猪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老虎,你们敢去啊!”

王朝阳道:“老齐以前进山去打过猎,他说不进山太深就不会有野猪什么的大野物,他一般也是打点野鸡、兔子什么的。不过我还巴不得碰到野猪呢,打一头那家伙才算是打猎呢。”

看王朝阳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丁红星也来了兴趣,他活了两辈子,还没有用小口径打过猎呢,不过他转眼一想,自己星期天是真没时间,不由得摇头道:“可惜我去不了,你们去吧!”

王朝阳道:“你到底想不想去?”

丁红星点头道:“当然想去啊!”

王朝阳道:“这样吧,老齐也只是这两天跟我们几个提了一嘴,说想进山去玩,问我们谁想去,还没定时间呢。你下个月不是放暑假吗?也没多少天了,要不我跟老齐说一下,定在下个月去,你不去多可惜啊!”

丁红星一想,离自己放暑假也就不到二十天了,如果能有机会一起去玩一下那也是不错的事情,于是他点头道:“行,如果能定在下个月那当然最好了。”

王朝阳一口答应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丁红星道:“那你们如果定好了时间,就告诉我一声,我好安排时间。”

王朝阳点头道:“好。对了,到时候把丁常也叫上吧,他应该也有日子没摸枪了,让他也去过过瘾。”

王朝阳和丁常同年当兵,同年退伍,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兵,可是他也把丁常当成了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