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七十六章 豁然开朗

看到丁红星的表现,王朝阳也心动了,他走到齐名扬身边道:“齐哥,把枪给我也过过瘾吧。”

齐名扬把枪递给了王朝阳道:“行,你可是当过兵的,别到时候枪法还不如红星,那可丢人了。”

王朝阳心道,要是我的枪法比得上红星,那就好了。

他在部队里打靶的次数都有限,打靶打的还是固定靶,可是丁红星打的这可是移动的目标,又是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中,他心知肚明,自己的枪法那是跟丁红星差远了,不过他也不能直说自己比不上丁红星,他点头道:“看我也打只大的。”

可是过了半天,王朝阳不但没打只大的,他开了几枪,连只兔子毛都没蹭到,倒是丁常,在接过王朝阳的枪之后,开了三枪,打了一只野鸡,也算是有收获了。

时间已近中午,走在前面的黑子道:“马上要出森林了。”

丁红星今天露了几手之后,黑子和铁柱的话也多了一些,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冷淡了。

果然,又走了几分钟,前面豁然开朗,众人走出了森林。

说走出森林也不准确,应该是还处在森林中间,不过这一块地方全是**的青石,没有什么植被,一条瀑布从山顶倾泻则下,瀑布底下的青石已经被经年累月的瀑布冲刷出了一个水潭,水潭面积大约有几亩,潭水清澈见底,可以清楚的看到潭水中有鱼儿在游动。

瀑布倾泻而下,溅起的水花飞散到空中,久久不落,形成了一片蒙蒙水雾,映着正午的阳光,显出了一条色彩斑斓的彩虹,美丽极了。

几个女孩子都欢呼起来,在昏暗的森林里跋涉了这么久,突然看到这处美景,让她们都有一种巨大的惊喜。

这一片地方由于水雾蒙蒙,海拔也比山下要高得多,因此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凉意,虽然很舒服,可是穿着单薄的夏装呆在这里时间长了还是让人有些受不了,丁红星把鲁朝慧和秦虹的包递给她们,她们从包里拿出外套穿在了身上,这才好了一些,其他女孩子也都拿出了带来的衣物穿上了。

赵海和齐名扬并肩站在潭边,赵海感慨的道:“没想到这八卦山上还有这么一个好去处,若是能扔下凡尘俗事,在这里结庐而居,倒也是一件快事!”

齐名扬笑道:“那些俗事你扔得掉吗?”

赵海摇头,自嘲的笑了一笑。

黑子和铁柱两人打开他们背上的包,拿出行军锅等物,黑子去找了几块石头,垒成了几个灶,铁柱跑回林中,捡了一些地上的枯枝,王朝阳等人也去帮他,抱了许多枯枝回来,准备生火做饭。

女孩子们打开她们装蘑菇的布包,把她们沿路捡到的蘑菇都倒了出来,准备拿去水潭边清洗,丁红星放下自己背上的包,走过去看了看,从里面挑出了一些有毒不能食用或者疑似有毒的蘑菇,只留下了一些确定无毒的蘑菇,让她们去清洗干净。

张静不服气的道:“这些蘑菇都有毒?不会吧?我们知道越是色彩艳丽的蘑菇就越有毒,我们特意避开了那样的蘑菇捡的,应该不会有毒吧?”

丁红星还没说话,黑子闻声走来,他看了看丁红星挑出来的那堆蘑菇道:“你刚才说色彩艳丽的蘑菇有毒,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不过也不绝对,有些色彩艳丽的蘑菇是没有毒的,有些色彩不艳丽的蘑菇却是有毒的。”

说到这里,他指着丁红星挑出来的几种蘑菇道:“这是白毒伞,这是铅青褶菇,这几种蘑菇都是白色的,可是却都有剧毒,一两棵就有可能致命。”

张静后怕的吐了吐舌头,向丁红星送去了歉意的一瞥。

黑子又看了看那堆被丁红星确认无毒的蘑菇,仔细检查之后,点头道:“这些蘑菇都可以吃,不过要洗得干净一些。”

听了黑子的话,女孩子们抱着那些蘑菇去水潭边清洗了。

黑子有些意外的对丁红星道:“你对辨认毒蘑菇也很在行啊,我们可是专门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才懂得辨认的。”

丁红星笑了笑:“我是喜欢看书,曾经在一本书里看到过辨认毒蘑菇的方法,也看到过毒蘑菇和无毒蘑菇的图片,所以认得出来。”

丁常在旁边问道:“那你的枪法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丁常一路上对这个问题都很好奇,他实在想不出丁红星有什么机会接触到枪的。

丁红星道:“我小时候经常跟同学一起拿气枪打鸟,还到我们红星厂子弟小学的食堂旁边打老鼠,就是那样练出来的。原来红星厂民兵连的连长董叔叔带我玩过这种步枪,所以我会用这种步枪。”

丁红星的话里虚虚实实,有真有假,他小时候确实经常打气枪,到红星厂子弟小学的食堂边打老鼠也是真的,食堂那种环境下,老鼠多得很,一只只长得肥硕无比,他拿着别人家的气枪,每天总要打到好几只老鼠,打气枪的枪法确实不错。

至于民兵连的连长让他玩枪,这个是假的,当然,他在旁边看别人打靶是看过的。

不过这个半真半假的话倒也让丁常他们找不出什么破绽,老鼠和鸟都是动作敏捷的小动物,能打到这些东西,打几只猪獾、野鸡、兔子之类的猎物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黑子感叹道:“那只能说你是一个天生的神枪手了,你如果来当兵,一定会成为一个兵王。”

齐名扬道:“对了,红星,你想不想当兵,你要是想的话我还是能帮点忙的。”

丁红星笑着摇头道:“我还想上大学呢!”

黑子惋惜的摇头道:“那真是可惜了!”

赵海道:“也不可惜,我听说,红星的考试成绩也是变态级别的,国内的大学可以随便选了。”

王朝阳摇头道:“这只能说是能者无所不能了,太变态了!我看咱们以后还是少跟红星一起玩了,太打击咱们的自信心了!”

王朝阳的话让大家都是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