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七十七章 野炊

几个灶都被点燃了,黑子煮了一锅饭,然后用匕首把打到的猎物取出几只开膛破肚,他把两条蛇剥皮之后切成一段一段的,扔到一只铁锅里和剁成块的野鸡一起煮,他又从女孩子们清洗干净的蘑菇里拿出一些,扔进锅里,再加上一些作料。

丁红星也显了一些烹饪手段,他把几只收拾好的兔子、野鸡和那只猪獾身上抹了油,抹了各种作料,抹了他在路上采的野蜂蜜,还有一些他在林子里随手采摘的一些野果,把这些野果捏碎之后抹在这些猎物上,待会烤出来会有一种异香,抹好之后,他用树枝把这些猎物穿起来,放在一边腌制入味,等会儿再烤。

铁柱从他的包里拿出一根尼龙丝线,又拿出一个鱼钩,挂在丝线一端,在钩上挂上了他就地抓住的蚯蚓,在水潭里钓起鱼来。

铁柱钓鱼的手段着实了得,当然,这水潭里的鱼也是一辈子没见过人,不知道还有人会钓它们,根本不知道危险,因此,不到十分钟,铁柱便钓了四五条肥鱼起来,每条都至少有三四斤重。

铁柱麻利的把鱼收拾好,把两条鱼扔进一口锅里去煮,剩下三条鱼,丁红星要了过去,同样抹上作料腌制,准备烤着吃。

女孩子们兴致勃勃的坐在了锅边,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野炊是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腌了十几分钟,丁红星把那些兔子、野鸡、猪獾、鱼都拿过来,放到一堆火上烤了起来,他手法娴熟的转动着树枝,让它们能够均匀受热。

鲁朝慧坐在了丁红星身边,她小声问丁红星道:“红星,你怎么这么厉害?像是什么都会一样!”

丁红星笑道:“有点崇拜我了吧?”

鲁朝慧认真的点头道:“嗯,我发现我真的有点崇拜你了!”

丁红星哑然失笑,他本来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鲁朝慧竟然真的这么承认了。他看了看鲁朝慧道:“那你以后可有得崇拜了,你跟我相处越久,就会发现我会的东西越多。”

鲁朝慧道:“那我就一辈子都崇拜你!”

看着鲁朝慧认真的样子,丁红星心中一热,他轻轻拍了拍鲁朝慧放在膝盖上的手,专心致志的烤起东西来。

没过多久,所有的东西都熟了,丁红星烤的东西也烤好了,一股异香扑鼻而来,齐名扬几人都走过来道:“红星,你烤的东西怎么这么香?”

丁红星笑道:“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

几个女孩子已经在地上铺了塑料布,大家把做好的食物用盆子分别装好,放在塑料布上,开始了这顿野炊。

今天的野炊菜肴种类不算多,也就四五样,野鸡蛇肉野菜,蘑菇汤,鱼汤,再有就是丁红星烤的那些东西了,不过份量倒是很足的,足够这么多人吃而绰绰有余了。

山林里的野味,就算是白水煮,只加盐都非常好吃,更何况加了这么多作料,因此,这些东西一端上来,大家就都狼吞虎咽起来,他们今天也确实饿得狠了,走了半天的山路呢,还是在枝叶茂密的丛林里走的,还要注意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这样的体力消耗不是平时的半天能比的。

丁红星喝了一口野鸡蛇肉野菜,入口就觉得非常鲜美,蛇肉已经炖烂,口感爽滑,而野鸡肉还有一点嚼劲,嚼起来也是滋味无穷,再加上几种野菜的清香,确实称得上美味,其他人也都是一人一碗,呼拉拉喝个精光。

而蘑菇汤更是鲜美得让人险些把舌头都要吞进去,这山里的野蘑菇,只要是无毒可以食用的,就没有味道不鲜美的,话说回来,许多有毒的蘑菇,味道更加鲜美,可惜就是吃不得。

那锅鱼汤也很受欢迎,山中水潭的潭水清洌无比,水质优良,潭水的水温又低,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鱼,肉质可想而知了,这鱼肉细嫩美味,刺也少,用潭水煮出来的鱼汤呈乳白色,众人大呼这是他们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鱼汤了。

而被大家称为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还有丁红星的烤肉烤鱼,丁红星把这些食材完全腌制入味,烤的火候也恰到好处,这些食材都烤成了金黄色,外酥里嫩,再加上野蜂蜜的甜香,野果汁的异香,让丁红星的烤肉烤鱼成为了今天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

王朝阳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一整只烤野兔吃得一干二净,恨不得连骨头都吞下去,吃完之后,他感慨的说道:“红星啊,哪天你要是干别的混不下去了,我看你开一家餐馆也能活得很好,你这手艺是要抢那些厨子的饭碗啊!”

其他人的吃相也不比王朝阳好多少,没多久,几只野鸡,几只野兔,一只猪獾,三条鱼就被大家消灭得干干净净,就连平时吃相很文雅的鲁朝慧都吃得摸着肚子叫好饱,秦虹平时吃得就比鲁朝慧多,今天更是根本没时间赞美丁红星,只顾着埋头苦干,吃东西去了,她一个人至少消灭了一条烤鱼,半只烤野兔。

吃完了这顿野炊,女孩子们大呼不虚此行,光凭今天吃的这些东西,就不枉她们今天走了这么远的山路了,而且一路上虽然经常有惊险的事情发生,可是也满足了她们的猎奇心理。

看到她们这么开心,特别是平时文静淑女的吴文迪都是眉开眼笑的,齐名扬觉得自己今天组织的这次活动也算是值得的,当然,他没有忘记丁红星和黑子、铁柱两个兵,今天如果不是他们的出色表现,别说让女孩子们这么开心了,估计至少得有几个受伤、中毒回家的,那乐子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齐名扬就有些后怕,看来自己对进山打猎想得还是有些太简单了,以为只要他体力好身手不错就够了,没想到山里还有这么多危险,这还是没走得太远,走得再远一些的话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无法预料的险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