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两百九十一章 到司令家做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丁家搬家请客的那一天,沈望水夫妇俩也来了桂城,他们不但是来参加丁家的乔迁之喜宴席的,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商量沈福才和龚丽丽两人的婚期。

不要觉得沈福才和龚丽丽认识了大半年就谈婚论嫁太快了,这个年代,从恋爱到婚姻的节奏是很快的,不像后来那样动辄谈个几年的恋爱还没有结婚的意思,这个年代,自由恋爱都是很少的,媒人介绍,双方见面,双方都满意,准确的说,是双方家长都满意之后,结婚就可以提上日程了,沈福才和龚丽丽能接触恋爱这么久,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两个孩子的婚事早已被双方家长首肯,经过双方的友好磋商之后,两人的婚期定在了十月一日国庆节,沈家向龚家下了聘礼,龚家也开始准备嫁妆了。

沈福才和龚丽丽也找了木匠胡师傅,找他打造一套家俱,家俱式样全由龚丽丽来确定,到时候新房的布置、摆设,包括买哪些家用电器,沈福才也全由龚丽丽来做主。

看到这副景象,丽丽妈心里总算是有了不小的安慰,女儿以后一定能过得很幸福的,她对沈福才这个准女婿也算是越看越顺眼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七月二十号,这一天,王朝阳找到了丁红星,这一次他不是找丁红星约秦虹的,而是来传达齐司令员的邀请的,齐司令员邀请丁红星这天晚上到他家里去吃晚饭。

堂堂一个军分区司令员邀请他一个毛头小子去吃晚饭,这算是一种殊荣了,可丁红星就是无来由的觉得有些头疼。

头疼归头疼,他还不能不去,要不然就有些不识抬举了,何况齐名扬挨了一顿好打,他也可以趁此机会去看看齐名扬,这才是为友之道,明知道他挨了打,却不闻不问,那算什么朋友?

丁红星问王朝阳道:“齐哥现在怎么样了?”

王朝阳笑道:“在**趴了小半个月,现在总算是能下床了。<>”

丁红星摇头道:“那也够惨的。”

王朝阳道:“也没事,老齐从小被他爸打大的,已经打皮了。不过这一次是打得最狠的,看来他爸这次是真发火了。”

丁红星心道,能不发火吗?不经过他爸同意,就偷拿三支小口径步枪上山打猎,还带了两个战士,这是把解放军当成私人保镖了吗?像齐司令员这样的老派军人来说,这应该是不可原谅的事情了。

丁红星跟家里打了个招呼,跟王朝阳一起去买了些水果、糕点,还有一些营养品,便坐上王朝阳的车一起去了军分区。

军分区大院在离八卦山不太远的一座矮山上,绿树掩映,营门口有两名荷枪实弹的卫兵站岗,王朝阳的车上有一张临时通行证,卫兵看到之后啪的一个立正敬礼,放他们进去了。

王朝阳径直将车开到了后面的一处小院子里,停了车,带着丁红星进了院子里的一幢平房。

一进客厅,丁红星便看到两个看上去将近五十岁的中年人在下象棋,其中一个长相与齐名扬非常想象,应该就是齐司令员了,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戴着眼镜,面容清癯的中年人。

齐名扬正在旁边看棋,他看到王朝阳和丁红星来了,向他们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不过他没有说话,想来是不敢打扰两人下棋。

王朝阳便带着丁红星走过去,站在了棋盘旁边看起棋来。

现在应该是轮到齐司令员下棋了,他脸色凝重,迟迟不动子,丁红星看了一下棋盘上的局势,齐司令员是占下风的,怪不得他这一手这么谨慎呢。

丁红星一下子就看出齐司令员有一步妙手可以反败为胜,不过齐司令员显然没有发现,他还在长考,而对面那个中年人意态从容,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丁红星忍不住开口道:“马二进四!”

齐司令闻言眼睛一亮,他稍一思考,便按照丁红星所说走了一步,这下轮到对面那个中年人长考了,他想了一会儿,应了一步,不过齐司令员对接下来的变化已经算清楚了,他落子飞快,不过几步之后,就先抽了对手一车,这下对手是大势已去,又下了几手,便认输了。

下完这盘棋,两人一起抬头,看向了丁红星。

齐司令员对面那个中年人笑道:“小家伙,观棋不语真君子啊!”

丁红星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个道理他当然懂,可是当时就是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了。

齐司令员道:“小家伙不错,帮我赢了老吴了,老吴,你可不许耍赖,输了就是输了!”

老吴哈哈一笑道:“行,我输了!”

齐司令员又对丁红星道:“小家伙,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丁红星了吧?”

丁红星点头道:“我是丁红星,您就是齐司令员了吧?”

齐司令员点头道:“我就是齐世林,你别老叫司令员司令员的,就叫我齐伯伯吧!”

丁红星点头叫了一声“齐伯伯”,齐司令员高兴的点头笑了,他上下打量了丁红星一眼,满意的道:“确实是一副好身板,精气神也不错,老吴,你觉得怎么样?”

老吴点头道:“是个棒小伙子!”

齐司令员道:“快坐快坐,别站着了,朝阳你也坐,名扬,怎么不给客人倒茶?”

齐名扬起身去沏茶去了,他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想来那顿打挨得委实不轻。<>

王朝阳规规矩矩的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虽然坐的是沙发,可是他也不敢坐实了,只是屁股沾着沙发,腰板挺得笔直。

丁红星也学着王朝阳的样子坐了下来。

齐司令员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桂城军分区的吴德海政委,也就是吴文迪的父亲!”

丁红星连忙道:“吴政委您好!”

吴政委也笑道:“你也叫我吴伯伯就行了,那天你救了文迪,我还要感谢你呢!”

丁红星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