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百零六章 打球还是斗嘴

《华夏足球》这一天的收获很大,不但梁炜拿到了丁红星的专访权,他们的其他记者也在湖东省的其他人身上又深挖出了许多东西,比如丁红星在长江里救父,比如他在校运动会里一个人拿到八项冠军,破了八项校纪录,比如江钢足球队屡次向他发出加盟邀请,却被他拒绝的事情,他们越深挖越觉得丁红星这个人太具有新闻价值了,这些事情太具有传奇性了,中国的观众最喜欢看的就是这种传奇性的东西。

许多传奇,也只是传奇而已,谁也没看到过,可是丁红星这个传奇,却是活着的传奇,他的这些事情,都是实实在在的发生过的,这就更加具有传奇性了,这样的人不报道,他们还报道谁呢?

《华夏足球》本来是一周发行两次的,主编梁炜果断拍板,在十三号增发一张增刊,增刊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对丁红星的报道,他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这张增刊又是大卖,火爆程度让梁炜一整天都是喜笑颜开的。

十三号这天,丁红星没有比赛,杨天雄也跟韩安邦约好了,这一天在黄向文的台球俱乐部打一场球,杨天雄这边,当然是丁红星出战了。

这天一大早,丁红星起床锻炼早餐之后不久,杨天雄就亲自开着一辆奔驰过来接丁红星了,赵海和宋仕宏都在车上,丁红星和王朝阳一起上了车。

此时,丁红星已经是从赵海口中得知了杨天雄和宋仕宏两人的身份,他们都是京城响当当的红三代,他们的爷爷都是大名鼎鼎的老一辈革命者,都曾在党政部门担任要职,现在虽然退居二线,可是都还是中顾委的成员,有很强的影响力,不过两人的父辈在家族里都不算最出色的子弟,都只是司局级干部,当然,就一个红三代的身份已经让他们足够受人瞩目了。

杨家和宋家家教都很严,因此杨天雄和宋仕宏都不是那种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他们都是自己做生意,也算颇有身家,赵海跟他们也有业务往来,再加上彼此有不少共同爱好,彼此的家庭背景也有类似之处,因此成了好朋友。

杨天雄当然是有司机的,不过他倒是喜欢自己开车,这种私人行动,他一般都是自己开车,商务活动需要装逼的场合,他才会带上司机和秘书。

经过这几次的交往,丁红星也发现杨天雄是一个很直率的人,因此,他对杨天雄的印象也是不错,当然,这种直率也是仅限于朋友之间,这种家族长大的子弟,又有几个是真没有心机的?

也许他们在朋友面前的直率,能够让他们放松一些吧。

来到长城国际台球俱乐部,黄向文将他们带进了包厢,只见包厢里已经坐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被人众星捧月一般围在中间的年轻人看到杨天雄他们,笑道:“天雄,仕宏,哪个是帮你们打球的人啊?”

杨天雄一揽丁红星的肩头道:“这就是帮我打球的丁红星,我哥们儿。”

丁红星个头高,不过杨天雄也有一米八左右,揽住丁红星也不算突兀。

年轻人笑道:“你就不怕他帮你输了?”

杨天雄道:“哥们儿嘛,输了我也情愿。”

年轻人看着丁红星,眼神里带着一种探究:“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这么个哥们儿?”

杨天雄笑了:“就认识了几天,不过这几天的报纸你们没看?上面可有他的名字。”

年轻人身后有一个人低下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年轻人点头道:“哦,还是个大球星啊!”

年轻人的话里带着一种调侃的口吻,他身后的人一起笑了起来。

杨天雄有些恼怒,不过丁红星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淡淡的道:“韩公子是吧?今天来到底是打球的还是斗嘴的啊?”

杨天雄听了丁红星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宋仕宏也不禁莞尔。

年轻人正是韩安邦,他听了丁红星的话,眼睛眯了起来,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也是,我的话好像是多了一些。小高,你的对手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身后一个年轻人走向了一张球台边,沉默的拿出了一根球杆,看着丁红星。

杨天雄道:“韩安邦,还是老规矩吗?”

韩安邦点头道:“行!”

丁红星也走向了那张球台,在球台边随意拿了一根球杆,小高问道:“谁先开球?”

丁红星道:“随便,反正也是轮流开球嘛。”

小高道:“那就我先开了。”

丁红星点了点头。

丁红星在路上已经听杨天雄说过他们的老规矩了,每次打十局球,每局球都要把台面的球清光为止,最终以总得分来算钱,净胜一分算一百,上一次杨天雄就输给了韩安邦三万多,就是这个小高替韩安邦打的,三万多对于杨天雄来说倒不算大事,主要是面子上过不去。

小高开了球,他的开球方法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的,轻蹭一下红球堆的右边,母球绕四库之后回到开球区,尽量远离红球堆,而红球堆里也只有两三颗红球被撞出了球堆。

不过小高对母球的控制显然还不是很精细,他开球的力量稍重了一些,母球滚到了绿球与咖啡球的中间,正好让丁红星下一杆能够舒服的击球,而且左下角被k出来的一个红球也有一个长台机会。

当然,小高并不在意,韩安邦也不在意,一个红球而已,别说不一定就能打进,就算打进了,这么远的距离也很难精确走位,对现在国内斯诺克的水平,他们知道得太清楚了,就算是少数职业选手,都没有这样的水平,何况丁红星明显是个业余选手呢。

丁红星伏下身体,稍一瞄准,一杆击出,这一杆是个轻推,那个长台红球被精准的空心推入底袋,母球撞底库之后弹起了一尺多远,正好做到了黑球右边底袋。

这一杆让小高和韩安邦都是一愣,不过他们马上也就释然了,瞎猫也有碰到死老鼠的时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