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百三十一章 血书

当然,现在支持第一种意见的还是占了多数,支持第二种意见的也就是军分区的两位领导,还有王市长等寥寥几人,一些平时跟他们关系比较好的领导在这时都比较谨慎,基本没有发表意见。

事实上,由于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就算是齐司令员和王市长他们在用词上都是非常谨慎的,根本没有说什么从轻处理之类的字眼,只是叙述了荒木正雄的过错,以及龙铁柱自首的情节,认为在量刑上需要考虑一下。

可就是这样的措词,也遭到了对方强烈的反驳,一位领导说:“日本友人有什么过错?说话要负责任,有没有什么证据?那个女服务员跳楼自杀,市公安局不是已经有了结论吗?跟别人没有关系嘛,是她自己精神上有问题!”

另一位领导说:“杀人就要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不要因为他曾经在军分区当过兵,就护犊子嘛,我们是法治社会!”

又一位领导说:“日方已经提出了抗议,日本大使馆马上就要来人了,省里马上也要派人来,要是我们不对凶手从重处理的话,怎么向他们有一个交待?到时候,如果引进外交事件,谁负责?谁能负得起这个责?”

还有一位领导说:“同志们,要有大局观!为了大局,个人受点委屈也不是不可以嘛!”

……

齐司令员几人十分愤怒,可是他们毕竟是少数派,虽然他们据理力争,可是还是占了下风。

说实话,齐司令员他们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出乎了丁红星的意料的,而对于那几位领导们的高论,丁红星也不意外。

在这个时代,只要是涉及到外国人的事情,许多领导的骨头都会软一截,而大局观更是一顶大帽子,在这个前提下,平民老百姓的利益又算得了什么?那是随时可以牺牲的东西,哪怕是你的命,在他们心中也是属于国家的,而往往是这种人,在需要他们牺牲的时候,他们是争得最厉害的。

如果不是某些领导的软骨头,荒木正雄强暴苏小翠的罪行能够得到惩处的话,也许这起杀人案就根本不会发生了吧。

市里的争论现在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只能等明天日方来人和省里的工作组来了。

听了齐名扬和王朝阳两人说的,丁红星也只能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想要营救铁柱,看来还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

当然,丁红星也不能闲着,这天下午,裴振彪把阳光大酒店其他服务员和保安的证言也拿回来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苏小翠跳楼自杀之前写的一份血书。

这份血书是在她跳楼自杀之后,跟她同屋的一个女服务员发现的,她当时准备交给警察的,可是警察来了之后,她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警察似乎无意把事情扯到日本人身上,不管现场的保安和服务员怎么强调是日本人强暴了小翠,小翠才自杀的,他们都不听,于是,这个服务员留了个心眼,把血书藏起来,没有交出去,果然,警察迅速结案,结案的结论里把小翠写成了一个精神病人,跳楼自杀纯属意外。

这次裴振彪让她写证言,她就把血书交给了裴振彪。

丁红星拿到血书之后,看到血书虽然写得很凌乱潦草,可是明确的写明了苏小翠是因为被日本人强暴而起了轻生之念,里面还有一句“铁柱哥来生再见”。

他点头对裴振彪道:“裴哥,太感谢你了!这份血书是最有力的证据!”

裴振彪道:“你不用谢我,说起来,我还算是小翠的大哥,你跟小翠没啥关系,还想着替她伸冤,我应该谢你才对!”

丁红星道:“咱们也就别谢来谢去了,你放心吧,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替她伸冤!”

接下来,丁红星又找到龚景天,从他那里拿了一份他写的反映材料,他反映的当然是当初引进日方设备的过程中的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还有日方人员到厂后的一些劣迹。这份材料龚景天曾经多次寄到上级主管部门而无果,不过此时跟其它的材料在一起,它应该也能发挥不小的作用。

最后,丁红星找到了城关派出所的老刘,老刘他们对纪新淮的审讯已经有了结果,纪新淮并不是一个硬骨头的人,而他的胆气已经被丁红星给打没了,审讯的民警稍微一吓唬,他就把他的罪行全招了,录了口供,原来当时是纪新淮谎称自己的房间需要收拾,把苏小翠骗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提前让荒木正雄等在了自己的房间,等苏小翠进去之后,他从外面把门关上,荒木正雄这才得手的。

看了这份口供,丁红星更是对这个无耻之徒恨得牙痒痒。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拿到这份口供,要收拾他也不急在一时。

日方派来的人和省里派出的工作组都到了桂城,日方来人包括向红星厂提供设备的企业的高层,还有日本大使馆的官员,而省里的工作组则是一名厅级干部带队,规格都十分高,也显示了他们对这次事件的重视。

桂城市领导内部都还没有统一思想,马上就要迎接日方人员和省里的工作组,可谓是仓促上阵,而更让某些领导狼狈和恼怒的是,就在这个当口,桂城流言四起,沸沸扬扬,闹得满城风雨,这还只是小事,最让他们尴尬的是,当省工作组的车队进驻市委招待所的时候,几个人冲到了车队前面,大声喊冤。

这几个人当然就是苏小翠和龙铁柱的家人,他们在一个最适合的时机出现在了省工作组前面。

他们能如此适时的出现,当然是丁红星授意黑子的结果,省工作组到来的准确时间是瞒不过他的,他只要告诉黑子,黑子也不是笨人,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管工作组对这种拦车喊冤是什么态度,可是这种行为本身就让很多东西放到了明处,再也不可能暗箱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