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百三十九章 色厉内荏

耿成刚见过龙铁柱之后,回来告诉丁红星,龙铁柱现在的意志十分消沉,应该可以说,他现在根本没有求生意志,他对耿成刚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快去陪苏小翠。

耿成刚摇头道:“这个人太死心眼了,我怎么劝都没用啊。”

这让丁红星也有点头疼,就算法院轻判了龙铁柱,他自己不想活了,那救回来的也只是一个废人啊。

不过这个丁红星也没办法,还是交给黑子和铁柱的家人吧,想必他们还是有办法能够让铁柱的心活起来的。

这种事情,只有时间还有铁柱自己最在乎的人才能慢慢抚平铁柱心中的创伤了,而铁柱现在最在乎的人无非就是他的家人和战友了。

把事情交待给了黑子,丁红星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现在高三上学期过了一大半了,前段时间丁红星又缺了不少课,现在自己的事情也挺忙呢。

话说耿成刚的律师函还是很犀利的,当日方企业那位主管看到这封律师函之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不敢怠慢,把律师函传真回了总部,总部也很快派了一位副社长来华处理这件事情。

副社长大人来到桂城后,马上就拜访了龚景天,一见面,他就非常有礼貌的向龚景天鞠躬致意,不过接下来他的话就不是那么有礼貌了,他气势汹汹的要求龚景天马上履行与他们的合同,要不然他们就会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

龚景天根本不鸟他,他一听对方的威胁,马上拂袖而起,让日本人爱去哪告就去哪告,然后扬长而去,只留下耿成刚来应付日本人,耿成刚从专业的角度指出了这份合同哪些地方不合法,并指出日方在合同的签订中有哪些行为违反了日本的《合同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等法律,暗示红星厂将会向日本法院反诉对方在合同签订过程中向中方人员行贿。

这一下让副社长大人傻了眼,他们是非常注重发展中国市场的,他们的许多产品都是销往中国的,赚取了大量利润,而在他们打开中国市场的过程中,这样的行贿基本上是无所不在,除了向关键人物行贿之外,他们动不动就威胁要抗议,要起诉,因为他们很清楚,中国国企的领导都是有行政级别的官员,最怕的就是得罪外国人,惹上官司,而这些领导能懂法,懂得市场规律的是凤毛麟角,基本上只要他们一威胁,一吓唬,他们想办什么事情就无往而不利了。

没想到,这一次碰到的红星厂的这位新厂长,态度居然如此强硬,而他居然还请了一位精通日本法律的律师,作为红星厂的法律顾问,他说的话句句专业,如果自己还拿一些扯蛋的东西来吓唬对方的话,他都感觉到自己是弱智了。

副社长感觉到事情大条了,如果按照对方律师函上的要求,取消合同,退钱退货,那这笔生意他们公司就亏到姥姥家去了,这至少是上亿日元的损失啊,这样的损失现在不是他们公司能够承受得起的。

要知道,现在日本国内的日子也不好过,正在爆发经济危机,无数企业倒闭,无数企业家破产,有的甚至跳楼、剖腹。

他们公司的社长前几年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也把自己的大部分现金拿出来投资房地产和股市,那是因为他觉得这样一板一眼的做企业赚钱太慢了,没想到这几年,股市、楼市跌得就像是自由落体似的,如果不是他们公司底子厚,估计也得破产倒闭了。

幸好他们在中国的业务还是发展得不错,这几年几笔业务利润丰厚,很是抵上了社长的几笔窟窿,当然,为了赚取更多利润,他们也使用了更多的不正当手段,这些都是见不得人的。

这一次如果这笔合同取消,会让他们公司大伤元气,而如果红星厂真把他们的丑闻在日本国内捅出来,那他们公司最好的后果也就是破产清算了,而他的后果当然不问可知。

就在副社长大人思索的时候,耿成刚笑道:“伊藤副社长,我可是听说贵公司现在在日本的日子也不大好过吧?如果贵公司真的要和我们红星机械厂打官司的话,怎么也得要打上个一年半载的吧,别说贵公司败诉的可能性非常大,就算胜诉了,不知道贵公司能不能支撑到那一刻啊?”

副社长闻言更是大吃一惊,这个中国律师太可怕了,他根本不像这时代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对外国一无所知,他对现在日本的情况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不过副社长大人也知道,现在绝对不能示弱,于是,他“哼”了一声道:“请等着吧,我们会向贵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的!”

说完,他便气哼哼的拂袖而去了。

可是耿成刚是什么人,哪能看不出他的色厉内荏?

耿成刚来到了龚景天的办公室,龚景天笑道:“那个小日本走了?”

耿成刚笑道:“走了,我看得出来,他已经怂了。不过他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范的,估计还得抗议一回,不过等到抗议无效之后,估计他就得主动来求咱们了。”

龚景天点头道:“行,咱们现在就比比耐心,看看谁先熬不下去了。”

耿成刚点了点头,这几天他对红星厂的情况也比较了解了,确实,他们的情况绝不比日方企业好多少,都需要熬啊!

龚景天正色对耿成刚道:“耿律师,我们红星厂想要正式聘请你为我们的法律顾问,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耿成刚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没问题!”

龚景天有些尴尬的道:“不过耿律师,合同现在可以签,可是这顾问费可能要缓几个月才给了,现在厂里这情况你也知道。”

看着龚景天尴尬的样子,耿成刚哑然失笑道:“龚厂长,没事的,这顾问费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再给吧,能够帮中国企业赢日本企业一回,我就已经很有成就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