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百四十一章 谈判

社长很快就赶来了中国,来到了桂城,他之所以来得这么快,也是因为在日本国内,他的公司情况越来越不好了,他投资的房地产和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看不到上涨的迹象,他的公司赚取的利润基本上都填窟窿了。

而现在日本国内经济不景气,他们的订单也在大幅减少,他们也就越来越依赖来自中国的订单。

如果是以前他们情况好的时候,红星机械厂的这种订单根本算不上什么,不需要他亲自处理,可是现在,这样的订单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大单子了,为了这个单子,他也不得不亲自赶来中国处理了。

社长还是很清楚公司现在的境地的,他知道,现在跟红星机械厂方面强硬对抗的话,他们占不到什么便宜,最后闹僵了,只能把钱退给红星机械厂,把设备运回日本的话,那是他们不能承受的,红星机械厂前期付的款子已经被他们用完了,根本付不出来,更别说运回日本的运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

要是真惹恼了红星厂方面,他们把这次的行贿丑闻对日本媒体捅出来,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绝对会像苍蝇一样围上来,到那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到了,这个公司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是社长从他的父亲手里传承下来的企业,社长不能让它毁在自己的手里。

于是,社长摆出低姿态,和副社长一起再次拜访了龚景天,这一次,红星厂方面接待他们的还是龚景天和耿成刚两个人。

社长首先命令副社长向龚景天道歉,因为他第一次拜访龚景天时的无礼态度。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龚景天自然也接受了伊藤副社长的道歉,这一次的洽谈也就有了一个比较良好的氛围。

接下来,就进入正题了,社长询问红星厂方面为什么不履行合同了,龚景天自然说是张国庆因为受贿才签下的这份合同,合同总价太过离谱,他们实在无法承受。

龚景天还向社长透露了一些信息,红星已经是个资不抵债的企业,随时可能破产,现在工人工资都是靠贷款来维持,急需用钱,所以希望日方把前期红星厂支付的那笔钱还回来,再尽快把这批设备运走。

社长暗暗心惊,他问龚景天有没有其它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龚景天说张国庆已经被检察院带走,就是因为合同的事情,因此合同继续履行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也想被检察院带走,但是也不是没有其它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是重新商讨合同,签订一份对双方来说都很合理的合同,这样,他能够向上级交待,日本方面也有合理的利润,这样谁都不亏。

龚景天的话等于是堵死了其它任何可能性,只给出了两条路让日方企业走,这两条路都不是他们愿意走的。

社长说需要时间考虑一下,龚景天表示理解,社长和副社长商量良久,最终只能决定重新商讨合同细节,谁让他们已经把设备都运到红星厂了呢?这是把刀把子递到别人手上了啊!

龚景天欣然同意,于是,双方正式进入了谈判阶段,这一次,红星厂的新领导班子都参加了谈判。

第一天的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日方对中方提出的价值一千五百万人民币的合同总价反应激烈,认为这个价格太离谱了,已经低于他们的成本价了,中方笑嘻嘻的表示,这是中国人的习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现在谈不拢就慢慢谈,到谈拢为止。

总之,中方一副不着急的样子,日方这几年跟中国企业打交道也不少,他们知道,中国国企的领导都是有行政级别的官员,企业的效益跟他们的前途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哪怕企业破产,他们也可以拍拍屁股走路,去别的地方当官,因此,他们这种不急不忙的表现日方一点儿也不奇怪,谈不成他们也没损失嘛,可是对日方来说,就拖不起了。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日方就开始主动大幅让步了,他们直接把原合同七千多万人民币的合同总价砍了一半,开价三千多万,可是这个价格显然也还没到中方的心理预期,经过一天的艰苦谈判,日方已经松口到两千五百万了,可是中方还是不答应。

到了第三天,中方突然提出了一个新条件,说两千五百万也不是不行,哪怕三千万都可以,但是需要日方向中方转让一些技术,他们开出的一张清单上,都是这家日方企业比较先进的一些技术,这让社长愤怒了,他直接拒绝了中方的要求,中方代表耿成刚笑嘻嘻的说,那就继续慢慢谈,要么一千五百万,要么把设备拉走。

社长虽然身在中国,可是心系日本,他每天都关注日本国内的楼市和股市,第四天,当他看到日本的楼市和股市再次下跌的时候,他终于撑不住了,他答应了中方的要求,答应转让这些技术给中方,但是他要求把合同总价定在三千五百万人民币,而且要在合同签订后一周内将全部款项付给他们。

红星厂的谈判代表们对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都乐开了花,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对中方来说绝对是赚大了,设备还在其次,那张清单上的技术才是真正的好东西,直接可以让红星机械厂的技术水平跃居全国前列,哪怕在国际上也有竞争力了。

当然,合同也没有这么容易就定下来,中方还提出了一些要求,其中一项是,日方企业员工荒木正雄在中国强暴一名中国妇女,希望日方派代表向该名中国妇女的家人道歉并给予适当赔偿。

这一条要求也遭到了日方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强暴一事纯属子虚乌有,可是中方马上就拿出了诸多证据,证明荒木正雄确实有强暴行为。

日方哑口无言,事实上,他们也知道荒木正雄的德性,从其他工人口中他们也早就得知了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