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三百七十四章 毯子都带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候,李深也看到了丁红星,他也走了过来,对丁红星道:“红星,你来了!”

丁红星道:“李叔,情况怎么样?”

李深摇头道:“情况不是很乐观,现在玻璃厂的厂长正在给工人们做工作,要是实在做不通的话,也只能让公安部门进行强制措施了!”

李深是城关镇的镇长,区玻璃厂在城关镇的地盘上,因此发生这种事情,他也不得不来。¤¤¤读¤书,.☆.o

丁红星道:“李叔,我觉得还是尽量做工作为好,要是玻璃厂真的要破产,这些工人没有了出路,他们有想法,有诉求也是很正常的,现在物价涨得厉害,他们下岗的话生活该怎么解决?下岗工人不容易啊!”

李深点头道:“我们也知道下岗工人不容易,不过王书记他们下午两点就快要到了,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丁红星又问道:“那能不能给这些工人们一些承诺,先让他们离开再说?”

李深没说话,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丁红星知道,恐怕是不会有什么承诺了,不过也是,这种承诺谁敢随便给?现在的桂城,谁敢给这种承诺,像玻璃厂这样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不是一家两家,几乎是每一家国有企业都不同程度的陷入了困境,他们能开什么条件让这些下岗工人离开呢?开了这个先例,以后第二家企业、第三家企业甚至更多企业的工人都来静坐,政府能够每一家都这样给承诺吗?

李深能够这么耐心的回答丁红星的问题,也是因为他对丁红星的重视,要不然丁红星是没有什么立场让李深来回答自己的问题的,丁红星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他也知道,以现在李深的地位,他也没什么办法解决这些工人的问题。

丁红星点了点头,看向了那些工人们,前世他父亲牺牲,他母亲身体不好回家休养,虽然并没有人下岗,可是也跟下岗差不多了,他是深深知道下岗工人的苦楚的,他也对这些下岗工人充满了同情。<>

只见大约二十多名工人静静的坐在区政府门口的地面上,男女都有,年龄大的看上去都七十多了,年龄轻一点的也四十多岁了,没什么年轻人,不过也很正常,年轻人至少还能再找工作,年轻机会多,转行也容易,最难的就是这种四十岁往上的人了,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最大,又没什么别的谋生技能,现学也嫌太晚,下岗对他们的打击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中年人站在这些工人面前,弓着腰哀求道:“请大家都回去吧,我以厂长的身份向大家做保证,关于厂子破产的消息,那纯属小道消息,不足为信,区里对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呢。”

李深道:“这是玻璃厂的厂长金富文,倒是一个好人,这几年为了厂子的事情也没少操心,你看他头发都白了,还不到五十岁呢,可是大环境如此……”

李深说着说着,摇起了头。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工人道:“金厂长,我们也不难为你,你就给我们一句明白话,说厂子不会破产,我们不会下岗,我们马上就走。”

金富文哪敢做这个保证?他又说道:“这个也不是我这个厂长能够决定的,不过请大家相信政府,相信上级可以吗?”

另外一个泼辣的女工大声道:“金富文,我们知道你做不了主,你完全是被推上来顶缸的,你就算做了保证,我们也不信,赶紧的,把市里、区里的领导找来,没他们的保证,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又一个妇女道:“对,今天我毯子都带来了,晚上我都不走。”

那个妇女打开了自己随身带的一个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毯子,炫耀式的扬了几下,围观人群顿时一阵哄笑,**了起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满脸紧张的把人往外面推,孔昭强大声喊起来:“没事干的人别在这儿看了,有什么好看的?散了散了!”

可是这种热闹,是个中国人就喜欢看,而且围观人群当中,有不少也是工人身份,谁知道这种事情以后会不会落到他们身上?兔死狐悲,他们怎么能不想看个结果呢?因此,围观人群不但没散,相反还往前走了一两步,把圈子挤得更小了,这么多人,警力严重不足,孔昭强也不敢把他们逼得太急了,万一引发更严重的事故就不好了。<>

现场情况混乱不堪,丁红星问李深道:“李叔,这样下去不行啊,警力不够啊,市里和区里的领导不来?这真的会出事的。”

李深道:“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警察一下子来不了这么多,不过已经呼叫武警支援了,区里的领导还有一会儿就到。”

李深也是无语,他都开始怀念起徐东成了,以前徐东成在这里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的,这种事情,他一定是第一个到场的,也一定上去跟工人们进行交流了,可是现任区委书记白启生,从省里某厅空降到区里来,形象倒是很不错,儒雅斯文,说话也很有理论水平,谁成想今天出了这事,他却不来了,他遥控指挥,让他们这些普通干部先来控制局面,他们这些能做决定的领导却去开会商量对策去了,导致现在现场级别最高的就是他这个镇长了,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李深还算是处变不惊的,他一到场就给跟他关系密切的孔昭强打了电话,让他多带些警察过来支援,维持秩序,又让最早来到这里的金富文上去做工人们的工作,希望他能够把工人们劝走,虽然他也知道这基本上不可能。

李深也是做了他能够做的事情了,当的劝说没有效果,而区领导又迟迟不到的话,他也只能赤膊上阵,亲自去劝说工人们了,当然,有没有效果他心里也没什么数,这也只是尽人事而听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