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失言

丁红星哈哈一笑,对着方修平的胸膛轻轻捶了一拳道:“你小子就别煽情了,咱们是什么?咱们是兄弟,我帮你不是应该的吗?好了,大家就别都傻站着了,找地方吃饭去!”

吃饭的地方就在师大北门的美食一条街,事实上,基本上每个大学旁边都有这么一条或者是几条美食街,大学生的钱太好赚了。

这也不能怪大学生们嘴馋,主要是学校食堂的饭菜吃一两顿可以,长期吃就不怎么样了,油水少,味道差,他们想换换口味也是正常的,而且食堂也不适合朋友聚餐。

像今天,丁红星他们这些同学一起聚餐,能跑到师大食堂去吗?

田军已经跟师大的老生打听过了,这条街上的一家胖子烧烤味道很不错,对面江大和附近几家大学的学生都经常跑这里来吃,于是,他们当然就来了这里。

由于现在才刚刚开学,许多新生还没摸清楚情况,再加上他们来得早,所以胖子烧烤现在还没什么顾客,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上去,丁红星按着菜单点了一大堆烧烤,又要了两箱啤酒,大家吃喝起来,当然,丁红星还是喝果汁。

其实大家分开也就一个暑假而已,大家主要还是跟许小曼说话,毕竟已经快两年没见面了。

一人喝了两瓶酒,几个男生话也有点多了起来,方修平问孙秉诚道:“老孙,你怎么上了地大了?以你的成绩,可以考个其它学校啊!搞地质太苦了吧?你还报的是资源勘查工程,以后就是长年累月的在野外工作啊!”

孙秉诚道:“我从小就对那些石头感兴趣,既然我高考分数够了,我当然想要上地大了,反正我从小干农活,吃点苦也没什么,反而觉得充实。要说苦,郑桂生上的水利学院,今后也挺苦的。”

郑桂生大咧咧的道:“没事,我也是苦出身,我这成绩,能上这个已经不错了,今后工作也稳定。”

几人喝了一杯,郑桂生道:“对了,许小曼你读的纺织学院吧,跟咱们水利学院可不远,以后有空一起……”

郑桂生正说得起劲,便看到田军和丁红星在那里猛打眼色,他一下子醒过味儿来了,刚才来之前田军还叮嘱过他呢,不能提这茬,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他连忙住了口。

其他人都担心的看着许小曼,不过没想到许小曼大大方方的道:“是啊,咱们纺织学院跟你们水利学院离得不远,你有时间可以过来玩啊,咱们可是纺院出了名的美女多。”

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许小曼嫣然一笑道:“你们就别担心了,我还没那么脆弱,那么多事都经历了,还有什么扛不住的?其实纺院也挺好的,我学的服装设计专业,我也挺喜欢的。”

看到许小曼这个样子,大家才放下了心来,看来挫折可能让一些人消沉,可是也能让一些人成长。

吃完了饭,大家都把自己现在宿舍的电话号码交换了一下,这个时代,还不是一个宿舍安装一部电话,而是一栋宿舍楼一部电话,由宿管大妈掌管,要打电话找人,还得给宿管大妈报上哪个宿舍哪个人,再由宿管大妈喊,不过不管怎么样,有这么一个联系方式总比没有强。

*****

学校正式开课了,丁红星也再次过上了他前世曾经经历过一回的大学生活,不管是名牌大学还是一般的学校,其实都大致一样,不过他还是能感到,江城理工的学风确实很好,在这里,没有什么逃课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学生们听讲很认真,有时候还能跟上课的老师热烈讨论,这在他前世是看不到的,他前世读的那所学校,每次上课能有一半人到堂就算不错了,任课老师也懒得点名,每堂课基本上都是照本宣科,下课铃一响就走,绝不耽误一分钟,不过考试倒是很简单,考试前都专门有一堂课是划重点的,只要不是太过分,都不会有挂科的。

丁红星每堂课都是跟鲁朝慧坐一起,他笑着说,他在高中就跟鲁朝慧同桌,到了大学还是跟鲁朝慧同桌。

班长被一个名叫韩伟的江城籍学生当上了,据说他家里在政坛很有一些背景,他家里也希望他将来能够从政,现在当班长,也许就是一种对他的锻炼吧。△△,

不过韩伟现在还没那么有城府,人看上去还比较单纯热情,也肯帮助人,所以同学们对这个班长暂时还没什么意见。

总之,大学生活刚刚开始,大家也都在磨合阶段。

黑子在香港的炒股生涯也是刚刚开始,在丁红星的指示下,他用那三百多万港币在证券公司开了一个保证金账户,这种账户,可以用存在里面的钱作为抵押,在证券公司借到几倍于保证金的资金来进行股票交易,倍数视当地法律和证券公司的规定而定。

保证金账户的优点是可以用较少的资金进行比较大规模的操作,也就是说,用别人的钱来给自己赚钱,缺点是风险比较大,如果你的股票跌到一定的程度,保证金快要弥补不了损失了,证券公司可以给你强行平仓,这样,你的保证金就血本无归了,而如果不这样做,至少你还有股票在。

所以,这种交易方式一般都是那种赌徒才会去做的,谁敢保证自己炒股只赚不赔呢?

当然,这种方式对丁红星来说再适合不过了,有着小宝的计算能力,以及他脑子里对当时经济形势的记忆,他几乎是不可能赔的,那么用这种交易方式,可以让他赚取更多的利润。

黑子在香港呆了十几天,已经初步适应了当地的生活,招了几位职员,把投资公司的架子搭了起来,然后他用那笔三百多万的保证金向证券公司借了一笔一千余万港币的资金,开始炒股了,他先向丁红星反馈了这些天香港股市的情况,再按照丁红星的指示,他把那笔资金全仓买入了十来支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