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百四十一章 完美处子秀

全场观众都是凝神静气,看着丁红星,怎么现在阿贾克斯的任意球都由他来主罚了?难道他的任意球水平比弗兰克.德波尔还要高吗?

几秒钟之后,答案便出来了,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丁红星基本没有助跑,便踢出了这个任意球,这个任意球的位置离球门不到二十米,并不需要太过发力,丁红星踢出了一条完美弧线,皮球绕过人墙,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便贴着横梁一头扎进了近角,守门员毫无反应,只是沮丧的回头看着那个还在网窝里欢快的跳动着的皮球。

帽子戏法,丁红星首次在职业联赛里上场便上演了帽子戏法,华人球迷们欢呼着,中国记者们兴奋的奋笔疾书,他们要把丁红星今天的每一次精彩表现都描述得绘声绘色,他们预感到,丁红星要红了,他们这些记者的春天也要来了。

西多夫夸张的冲了过来,恭敬的单膝跪在了丁红星的脚下,把丁红星的右脚捧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做出了帮丁红星擦鞋的动作,这一幕也谋杀了无数摄影记者的胶卷。

在下半场随后的比赛里,丁红星继续着出色的发挥,他先后两次助攻替换范沃森上场的克鲁伊维特,将比分定格在了七比零。

七比零,阿贾克斯队客场横扫威廉二世队,取得了本赛季阿贾克斯队比分最悬殊的一场胜利,之前虽然阿贾克斯队经常有进五球进四球的出色表现,可是一场比赛进七球,还是让人瞠目结舌。

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七个进球全部与丁红星有关,他进球三个,助攻三个,另外一个球也是他策动的攻势,另外,他还给队友创造了多次好机会,可惜都被浪费了。

这真的只是一位第一次参加职业比赛的年轻球员吗?

赛后,丁红星第一时间拥抱了戴维斯,正是戴维斯在后场不知疲倦的扫荡,让丁红星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投入到进攻当中,完全发挥出了他超强的攻击力,奉献了一场完美的处子表演,从这方面来说,他确实应该感谢戴维斯。

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范加尔高度评价了丁红星的表现,他说丁红星是一位真正的天才球员,他天生就跟阿贾克斯的战术合拍,今天的出色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今后他还会奉献出更多精彩表现的。

同时,范加尔宣布,在三天后阿贾克斯主场对阵格罗宁根队的比赛中,丁红星依然将首发出场。

那些中国记者迅速写好了各自的报道,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就传真回了国内,这时候正是中国的凌晨,国内正等着他们的报道呢,他们各自供职的报刊都为今天丁红星的处子秀留出了足够的版面,而且都是最好的版面,在这一天,没有任何新闻能够跟这一条相比。

而荷兰媒体已经沸腾了,一贯出年轻天才的阿贾克斯又出了一位天才球员,这位天才球员居然来自足球并不发达的中国,而且他的处子秀比以往阿贾克斯的任何一位天才都要华丽,甚至可以说,足球史上都很难找到一位球员的处子秀能够跟丁红星相提并论。

那些在赛前表示不看好丁红星的荷兰记者们仿佛能够听见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的声音,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为丁红星的处子表演献上无数溢美之词,在他们的笔下,丁红星俨然已经成为一位足球巨星了,从他们的报道中,你丝毫看不出他们曾经一点也不看好丁红星。△△

正如戴维斯所说,只要你表现好,这些记者恨不得跪下来捧你的臭脚,但是事情总是相对的,你别看他们在这篇报道里把丁红星捧得这么高,可是万一哪场比赛丁红星表现不好了,他们立刻又会把丁红星贬得一文不值,就像他们从来没说过丁红星的好话似的。

虽然丁红星一夜之间红透荷兰,可是在欧洲大陆,他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这毕竟只是荷甲联赛,虽然有阿贾克斯这样的欧陆强队,可是整体水平并不高,如今红透整个欧洲的是有“小世界杯”之称的意甲联赛,在意甲联赛之下,就是英超、德甲和西甲,荷甲联赛并没有受到广泛关注。

当然,如果丁红星能够参加欧冠的话,他受到的关注将会大得多,事实上,戴维斯、西多夫、雷齐格、奥维马斯、德波尔兄弟、克鲁伊维特、卡努等阿贾克斯队的主力,就是在这一个赛季的欧冠之后被欧洲豪门看中,集体登陆四大联赛的,阿贾克斯几乎被瓜分一空。

此乃后话,总之,在这一场荷甲联赛之后,丁红星在荷兰一下子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球员,走在阿姆斯特丹的大街上,都时而有人会拿着签字笔和各种物品请他签字,而他的16号球衣也开始在阿贾克斯的球迷用品商店上架开卖了,销售情况还不错。

阿贾克斯全队是在11月7号上午回到阿姆斯特丹的,由于球队在联赛中连续胜利,这段时间赛程又比较密集,9号又有一场对格罗宁根的联赛,所以范加尔宣布这一天球队放一天假,球员们欢呼雀跃,这段时间他们也实在是太累了。

丁红星回到公寓,立刻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这时候正好是中国时间的下午,接电话的是沈淑珍,沈淑珍一听到丁红星的电话,就开心的告诉他,《华夏足球》现在每次出刊都会给他们家送一份,她已经看到丁红星的表现了,她很高兴丁红星表现得很好,不过她关心的重点还不是这个,她马上又问丁红星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丁红星说自己一切都好,她就让丁红星赶快把电话挂了,电话费太贵了。

丁红星依言挂了电话,他无奈的摇头苦笑,母亲就是这样,节俭了一辈子,这样的国际长途,她是绝对不会跟他多说几句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