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五百一十八章 维也纳

虽然丁红星想让自己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观看这场比赛,而且他提前一个月就一一打电话发起了邀请,可是真正答应到奥地利去观看这场比赛的也没多少人。

首先是他的父母,他们一听要出国看一场比赛,本能的就是拒绝,不过拗不过丁红星的坚持,再加上也快半年没有见到儿子了,甚是想念,就答应了。

家里的亲戚,丁援朝和大伯母是不肯去的,他们想去也去不了,丁援朝可是国家干部,那个年月是不能随便出国的,丁世忠倒是答应了到时候抽出三天时间去看这场比赛。

至于丁跃进,虽然也算是国家干部,不过他属于企业的人,在这种管理上没那么严,而且也有领导在为他开绿灯,所以他才能去看一场儿子的比赛。

沈望水老两口自然也不肯去,他们倒没有谁管着不能出国,不过他们记挂着家里的鱼塘和稻田,再加上他们对足球比赛也不感兴趣,而沈福才小两口也不能出国,家里孩子才几个月,还在吃奶呢,怎么能扔下他出国看球呢。

其他的朋友们,这一次能去看比赛的也就是杨天雄、宋仕宏、赵海、王朝阳几个,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不能去,毕竟比赛是在维也纳,离中国太远了,就算丁红星包费用,也不是人人都能去的。

当然,鲁朝慧是肯定要去的,她一接到丁红星的电话,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这段时间想丁红星也是想得很苦,当她向班主任和辅导员请假的时候,他们都笑得有些暧昧,不过都很痛快的同意了她请假的请求,这让鲁朝慧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一想到不久以后就能见到丁红星,她就觉得什么都不在乎了。

本来丁红星也想要鲁朝慧的家人也一起去的,不过他们也都是国家干部,出国有着诸多不方便,于是也就只有鲁朝慧一个人能去维也纳了。

五月二十二号,阿贾克斯队就来到了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准备参加这场本赛季欧洲足坛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欧冠决赛,而ac米兰队差不多跟他们是同时来到维也纳的,不过他们下榻的不是同一家酒店。<>

丁红星的亲朋好友们已经是提前一天就来到了维也纳,他们都是先到京城集中,再和杨天雄他们一起乘坐飞机来到维也纳的,而林耀祖神通广大,早就打听好了阿贾克斯队下榻的酒店,跟他们在同一间酒店订好了房间,只不过不是同一层,阿贾克斯队已经包下了整整一层的所有房间,林耀祖就订了他们上面那一层。

丁红星在自己的房间安顿好之后,便跟范加尔请了一晚上的假,说是自己的家人朋友都来了维也纳,就住在这间酒店里,他晚上要去见他们。

范加尔虽然严厉,可是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他知道丁红星已经很久没见到家里人了,所以这点要求他很爽快的就同意了,他也知道丁红星是一个很自律的球员,不会胡来,见过家人之后也许状态会更好呢。

虽然本赛季阿贾克斯两胜ac米兰,可是那并不代表范加尔就会轻视对手,ac米兰是目前水平最高的意甲联赛的霸主,在欧洲俱乐部的比赛中也是这几个赛季成绩最好的俱乐部,范加尔对这场决赛取胜的把握也就是五五开而已,而丁红星在这场比赛里的发挥就是范加尔最大的凭仗之一了,范加尔当然希望他的状态能够更好一些。

和亲朋好友们相见,自然是分外亲热,这些人除了林耀祖跟他见过两面之外,都是快有半年时间没见面了,见面之后,一阵寒暄,林耀祖便让大伙儿一起去了酒店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吃饭,其他人倒还好,丁跃进和沈淑珍可吃不惯酒店供应的西餐,虽然他们可以凑合,可他们是丁红星的父母,林耀祖他们当然不能就这么凑合了,所以这两天他们都是在这家中餐馆吃的饭。

这一次来看球,除了丁红星的这些朋友之外,还多了两个女人,一个是林耀祖的女朋友沈仪,一个就是丁世忠的女朋友叶小佩了。

沈仪据说是参加过前年的港姐评选的,进入前三甲的呼声还很高,不过中途退赛,原来她成了林耀祖的女朋友,她确实很漂亮,还有一股华贵之气,而且也在海外留过学,气质礼仪都很不错,这样的女子倒是挺适合林耀祖这个世家子弟的。<>

丁红星格外关注了一下叶小佩,他想看看这个丁世忠喜欢了几年的女子是什么样子,而叶小佩也没让他失望,她第一眼看上去虽然不让人惊艳,可是却越看越耐看,身上还自有一股书卷气,但是又不是那种书呆子的气质,反而很活泼,总之,这是一位很出色的女子,也怪不得丁世忠这么喜欢她了,现在看他们坐在一起,很亲密的样子,应该也是好事将近了。

吃饭的时候,杨天雄叹息道:“看你们一个个都成双成对的,仕宏,海哥,朝阳,咱们是不是也要努力了?”

杨天雄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其实,杨天雄和赵海都不是没有女人,不过那些女人都不算是真正的结婚对象,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这一次维也纳之行,一起来的有丁红星的父母和女朋友,他们当然不适合把这些女人带来了。

宋仕宏笑道:“我跟你们可不是一路人,我有女朋友,她有事没来而已。”

王朝阳也笑道:“我也有女朋友啊!”

沈淑珍关切的道:“小杨,小赵,我看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也是应该找个女朋友结婚了,家里老人肯定都着急了吧?”

这两天杨天雄和赵海他们把丁跃进夫妇照顾得挺好,所以沈淑珍也很关心他们,她可不知道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们是儿子的朋友而已。

丁红星忍住笑道:“妈,您就别替他们操心了。”

沈淑珍看了看他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