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五百八十六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

听了红星厂的现状,丁红星道:“爸,您也别着急,情况一定会好起来的。”

丁跃进点头道:“嗯,我也很有信心。”

接着,丁跃进又说起了一些人现在的情况,孔昭强在去年的“严打”中表现十分出色,桂城的治安状况好了许多,因此孔昭强也在今年年初担任了金桂区公安局局长兼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等职务。

丁红星也是很为孔昭强高兴,其实在麦少龙诈骗一案中,孔昭强就已经立下了大功,在平时的工作当中,他也是可圈可点,论功劳他的职务早就应该得到提升,只不过是资历稍浅,上级也是压了他一下,让他现在才得到提拔,不过这也让他的根基更加扎实。只要他一步一个脚印,他今后的路会走得很顺畅的。

而李深也得到了提拔,他担任了城关镇镇委书记一职,同时兼任区委常委,这对他的仕途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李深得到提拔也是理所应当的,他在担任城关镇镇长的这两年里,把城关镇的各项工作开展得很好,特别是城关镇的经济,在他上任这两年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而最重要的是,在麦少龙诈骗一案中,他的善后工作做得很好,既勇于任事,又很有智慧,上级领导对他的表现是很赞赏的。

张祥华现在也是如愿当上了金桂区农行的行长,这几年他在副行长的位置上干得不错,现在红星机械厂、蓝天电器厂的基本账户因为张祥华的关系,都开在了金桂区农行,存款余额和流水都非常巨大,所以金桂区的存款任务在全市来说都算是完成得好的,而他们的不良贷款率也是比较低的,所以张祥华当上这个行长也是众望所归。

丁红星的舅舅沈望水这几年养鱼,每年都获得了丰收,去年他家重新盖起了一幢新房子,过年之前他们已经搬进了新家,现在的日子好过了。

不过丁跃进也隐晦的说起了一件烦恼事,那就是沈家和丁家的日子好过之后,特别是丁红星出名之后,到两家打秋风的远房亲戚不少,这些远房亲戚都是南屋村的,同在一个村,无论怎么扯,总能扯得上一些边边角角的亲戚关系,以前基本上没什么来往,现在看他们两家有钱了,便经常到他们家里来拜访了。

他们上门倒是总不空手,或是提着一只鸡,或是提着两条鱼,或是提着几斤水果,不过坐下之后没三句话,就开始借钱了,少则几十,多则几百,有个南屋村现在的村主任说他家要起屋,喊着沈淑珍妹子,要沈淑珍借五千块给他。

这些事情丁跃进其实本来不想全跟丁红星说的,不过他起了一个头,就被丁红星追问得全都倒了出来。

沈望水和沈淑珍兄妹俩都是厚道人,别人找他们借得少他们也就借了,不过上了几百几千,他们还不笨,是不会借给那些人的,不过也因为这样,那些人在背后嚼起了舌根子,说他们兄妹为富不仁之类的,这让他们很是烦恼。

这一次丁跃进和沈淑珍之所以答应来曼彻斯特过年,也是为了躲开这些麻烦事,眼不见心不烦。

丁红星一听就明白了,这不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吗?世上人心如此,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他们确实跟沈家兄妹有着远亲关系,而沈家兄妹太厚道,拉不下脸来拒绝。

丁红星想了想之后,对丁跃进道:“爸,以后有人来借钱,别那么轻易就借出去了,要看看借钱的人家里是不是确实有难处,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嘛,至于那些狮子大开口的,就干脆就理他们,如果还要脸的人,拒绝个一两回应该就不会来了,要是真有那种不要脸的人还纠缠的话,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

丁跃进道:“可是你妈拉不下脸啊!”

丁红星道:“那就您跟我妈商量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一定得拉下脸,要不然以后永无宁日,真的有麻烦的话,我来做这个恶人吧。”

丁跃进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吟良久之后,点头道:“嗯,你说得有道理,我知道了。不过你舅舅那里也挺麻烦的。”

丁红星道:“我舅那边您去跟他说,让他也照此办理,不过他可以帮助那些人养鱼,但是只向别人传授养鱼技术,不提供资金,如果这样做还有麻烦的话,我来帮他解决。”

丁红星心里很清楚,有些人来向他们借钱,确实是有人的劣根性的一面,不过另外一方面,也是穷这个字闹的,如果能够帮助一些人致富,那么这种人就会少多了,另外,沈望水表现出了愿意帮助乡亲们共同致富的愿望,别人也不能说他为富不仁了,你自己不愿意养鱼或者说养不出个名堂来的话,那总不能怪沈望水了吧?》≠》≠,

古语有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就在父子俩说话的时候,沈淑珍也由鲁朝慧陪着从楼上下来了,沈淑珍拉着鲁朝慧的手,她们虽然还没成婆媳俩,可是已经非常亲密了。

沈淑珍下来之后,对丁红星道:“红星,刚才你跟你爸说的话,我在楼上都听见了,你说得对,我跟你舅舅是得硬气一点儿,不能惯着这群人的毛病。”

丁跃进道:“淑珍,这样吧,到时候我跟你分工,你来唱红脸,我来唱黑脸。”

沈淑珍道:“不,还是我来唱黑脸,你来唱红脸,毕竟说起来都是我家的亲戚,再说了,我反正现在就一个家庭妇女,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你就不一样了,你现在可是大厂长,还要名声的。”

丁跃进急了:“那不行,你以后还怎么回南屋村?”

沈淑珍毫不在乎的道:“大不了不回去了呗,南屋村我也就我哥一家亲人了,这些人这么干还能把他们当亲人?实在不行我就让我哥一家搬到城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