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五百九十三章 别学我

丁红星稍一思考,便紧跟着打了一杆,这一杆他的防守质量同样很高,母球绕球台回到了绿球后面,这是一个斯诺克,怀特赞赏的看了丁红星一眼,虽然遭遇了难题,可是他同样没有过多思索,便是一杆解球,他击出的母球解到球堆,回到了开球区,这杆精彩的解球赢得了现场围观者的一片叫好之声。⑥八⑥八⑥读⑥书,.□.≠o

斯诺克虽然是一项绅士运动,一般不能大声喧哗,不过这只是一场非正式的切磋而已,因此有人叫好反而让气氛更加热烈。

怀特的球解得漂亮,可是还是留下了一个长台进攻机会,丁红星伏下身体,一杆干脆利落的进攻,打进了一颗红球,母球退回到了开球区,这是一个连攻带守的球,接下来,他将咖啡球推入中袋,开始了连续进攻,一杆打出八十五分之后没有了机会,中断了进攻,不过他已经大大超分了,怀特也就认输了。

第二局,怀特先觅得了机会,这位著名的快枪手用他标志性的快速打法,三分多钟就漂亮的一杆清台,打出了一杆过百,最后在打粉球的时候,他还玩了一个漂亮的绕台走位,走到了黑球直球,技惊四座,赢得了一片掌声和口哨声,丁红星在旁边也是微笑着鼓掌。

随后,两人又打了八局,如果是一般的球手,这八局估计得打一晚上,不过这两人的风格都是快速、进攻型的打法,只要有下球,基本就要进攻,而且这又只是一场非正式的切磋,所以都没什么心理负担,因此球局进行得很快,几分钟一局,不到一个小时就打完了。

最终结果是,十局球两人各胜五局,丁红星有三杆破百,怀特有两杆破百,如果计算起总得分的话,倒是丁红星赢了。

怀特大笑着把球杆放下道:“痛快!很久没遇到你这样的对手了,在正式比赛里总是遇到那种磨磨唧唧的对手,打个球把人都闷死了,可惜,在正式比赛的时候遇不到你这样的对手。”

怀特对丁红星占上风的结果毫不为意,可是旁观众人却是有些变色了,怀特虽然还没拿到过象征斯诺克最高荣誉的世锦赛冠军,可是毫无疑问,他是当今斯诺克球坛最顶尖的选手之一,哪怕这只是一场非正式的切磋,可是水平也是非常高的,双方的十局球五局破百,丁红星能够在这场高水平的对决中占到上风,这真是不可思议。

只有内德维德,又开始兴高采烈的收钱了。

丁红星谦逊的道:“我这样的风格也是学的你的,我很喜欢你的风格。”

怀特沉吟片刻道:“你想打职业比赛吗?”

丁红星苦笑着耸了耸肩道:“你知道的,我是一名足球职业球员。”

怀特点了点头,丁红星是职业球员,是不可能有时间去参加那些斯诺克的排位赛的,这就意味着他不可能有世界排名,也不可能参加世锦赛这样的大赛。

怀特惋惜的道:“那真是太遗憾了!你不能参加职业比赛,真是斯诺克的一大损失!”

丁红星问道:“吉米,你觉得我还需要在哪些方面提高?”

怀特哈哈大笑道:“你还要提高啊?你再提高了我们这些职业球手都该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怀特的话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等笑声停下来,怀特正色道:“刚才是开个玩笑,现在是认真的建议。你的准度已经没话说了,走位也很精准,大局观也很不错,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你这样的水平,不过你的围球还需要更细腻一些,在防守上如果再加强一些你就不逊于任何选手了。另外,如果你以后真的有机会打职业比赛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学我的风格,我的风格可能是能够取悦观众,不过太奔放,有时候会欠缺一些考虑,在关键的时刻伤害到自己,所以我建议你学习亨得利的风格,他的风格更加沉稳,更加全面,更适合打职业比赛!”

怀特的话确实是金玉良言,也是他这么多年比赛的感悟,他的风格确实太奔放,也很犀利,在手风顺的时候无坚不摧,可是在世锦赛决赛这样的关键比赛里,遇上同样是顶尖高手的对手,这种风格就比较吃亏了,打得快,喜欢进攻,这就意味着冒险,意味着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大局,他的几次世锦赛决赛都是自己失误过多而输掉的,不得不说是吃了这种风格的亏,当然,怀特性格如此,这种风格也已经成为了他的标签,他想改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怀特是真的很看好丁红星,他不希望丁红星重蹈自己的覆辙,所以才这样向丁红星提出建议。

丁红星点头道:“谢谢你,吉米!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的!”,o

怀特笑道:“真的希望能够在职业比赛里遇到你!”

丁红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对了,吉米,明天的联赛杯决赛你去看吗?如果没有球票,我想我可以帮你弄一张。”

怀特道:“我会去的,我早就买了球票了。本来决赛没有切尔西,我没有明确的支持对象,不过看在你的份上,明天我就当一天曼城的球迷吧!祝你们顺利赢下比赛,拿到这个冠军!”

丁红星点头道:“谢谢你,吉米!也祝你今年世锦赛取得好成绩。”

怀特笑了笑,不过那笑容里带着一种萧瑟,丁红星不知道的是,怀特在这一年之前已经获得了他全部的六个世锦赛亚军,而在去年的三月,他患上了****癌,做了手术,他的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已经很难有精力在一次世锦赛的比赛里始终保持高水平了,从这一年以后,他再也没在世锦赛里打进过决赛。

怀特掏出一本便签纸,在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丁红星道:“这是我的号码,你如果下次来伦敦打比赛,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我在伦敦的话,就一起打球。我该回去了,明天我会去看比赛的。”

丁红星接过那张纸,向他挥了挥手,怀特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