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梦之欢颜
字体:16+-

第八十章 危险端倪

德妃眨着眼睛望着欢颜,不知所谓何来。皇后笑着说:“妹妹如此提议必有理由,说来听听。”

欢颜笑了笑,“要是臣妾打扮成宫女,不就可以不用坐着,能够满殿里走着四处观瞧么。两位姐姐端坐在上,该看什么看什么,臣妾绕到每人身边,多看两眼。”

皇后抚掌道:“好主意。冯妹妹你说呢?” 德妃也点头,“只是委屈了妹妹,还得扮做宫女,若让我扮吧,还怕做不来。”

“不瞒两位姐姐说,欢颜前几天扮过一次偷偷去了储秀宫,还差点被人当成死奴才教训了。”欢颜调皮的说道。

“哦?快说来听听。”皇后颇感兴趣,就连德妃那么个老实稳重的,也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

欢颜将那天的经过简单学说了一番,当然将自己的那个小圈套忽略未曾提起,只说那主仆仗着秀女身份欺负下人。

皇后颇为震惊,“妹妹可曾找了管事姑姑,将那秀女撵了出去?”

“未曾撵,想留下她明儿给娘娘与德妃姐姐解个闷儿。”欢颜知道皇后碍于身份方才如此端庄,加上身子一直不大好。实际骨子里也是个好热闹的人儿,在太后那里可见一二。

德妃都忍不住捂嘴轻笑:“妹妹可真会找乐子。”

皇后也在一旁笑不可支,“妹妹心疼我们,我只怕她明儿见了你,看你原来却是哪位娘娘的贴身女官,岂不当场就吓晕了过去。”

“这事儿可行。若是你做贵妃娘娘端坐在上,那秀女也不敢抬头,若瞧不见你的脸儿,反倒没趣儿了。”

欢颜羞涩的笑着,“之所以说留着她给娘娘与德妃姐姐解闷儿,就想看看她殿选时看见臣妾,脸上是什么表情。吓晕了她,应该还不至于吧。臣妾长得还没那么可怕。”

“何况人家也是五品知府的女儿,臣妾也不敢吓坏人家的女儿,惹得那知府不好好给朝廷做事儿。”

皇后脸一板,“他敢!生了女儿不教养,也敢送来参加选秀,皇上未曾怪罪他,就是他捡着了,还敢在公务上糊弄朝廷?”

德妃也连连点头,“何况妹妹也未做错什么,撵了她回去也是她自己的错处。若是这父女二人皆如此不可教,皇上自有明断。”

德妃父亲如今已经在户部尚书的位子上坐了快两年,兄长也在吏部做事。别看她为人老实恭谨,一小儿接受的思想却摆在那儿,如遇上谁想上欺朝廷下压百姓,也是无法容忍的。

“咱们宫妃是不能参与朝政,否则还真得让皇上查查这个知府,他的家奴都如此欺压下人,眼睛长在头顶上,他的女儿更是连内宫过去的宫女都敢打,可见家教就是如此,这知府也必是个不为百姓做主的赃官!”

德妃义正言辞的说了一番,皇后与欢颜皆点头称是。皇后喊来莺莺,嘱她取一套有等级的宫女宫衣来交给欢颜。

“那明儿一早,咱们还这里见了,一起去往储秀宫。我让备了辇,一起挤挤就去了,走路也是不近呢。”皇后与二人嘱咐了一番,二人起身向皇后施礼告退。

第二日一早,细心的皇后知道欢颜与德妃二人必不敢与自己同坐凤辇,只让莺莺使人备了个稍大的常辇, 三人端坐进去也不觉拥挤。

欢颜在永禧宫就换上了莺莺给的品级宫衣,粉色掩襟长衫裙,桃红袖口与领边,腰中束上桃红腰带,真正的正二品女官服饰。

嘱绿俏只给自己梳个普通的双环髻,别了朵二品宫女姑姑才能戴的粉色蝴蝶鬓花。又在脸上抹了一层黄西藤粉,方才满意的去往坤宁宫。

已等在殿中的皇后与稍后赶到的德妃,见到欢颜如此模样进去,皆指着她的脸笑个不停。

“妹妹换上宫衣也就罢了,为何还把脸色弄得黄成如此?”皇后笑够了问道。

欢颜羞涩的低头,“那日臣妾偷去储秀宫,就是如此打扮,是怕路上有人认出。”

德妃直起刚刚笑弯了的腰:“妹妹实际上的肤色确实太过白净,肤质又那么好,这样倒是才像个宫女样子。”

三人携手上了常辇,木质轱辘在马儿的拉动下碌碌地滚在青石板宫道上,前往储秀宫而去。

储秀殿,原本空荡的大殿中,因了要殿选,正中摆上了三把红木圈椅,一把居中,两把侧放在左右。前面分别有三张小矮几,留待放些茶碗茶壶之用。

皇后坐进了中间的椅子中,德妃正欲坐在右手边,瞧见欢颜使了眼色,只得落座在皇后左手。欢颜与莺莺分别站在皇后身后左右,德妃的早儿也站在了德妃身旁。

两位训导嬷嬷带着四个管事姑姑进得大殿,上前来与皇后和德妃分别施礼。欢颜发现凌云偷偷望着她,调皮的眨了眨眼,嘴上做了个嘘的动作。

皇后问清过了最终复选等待殿选的人数,张口说了话儿:“还是像以往的规矩办吧。今儿颜贵妃身子不爽利,就本宫和德妃两位,先慢慢儿来着吧。”

几位嬷嬷与管事姑姑施礼应了,各自下去带人集中到院子里,等候分组叫号入殿。

欢颜进宫伊始也是住在储秀宫里,刚那两位嬷嬷的其中一位,就是那个每日里来负责训导的。她很是担心被认出来,可那嬷嬷连眼都未抬,眼见着都出了大殿,才长长出了口气。

有小宫女沏了茶端来,分别倒上呈给皇后与德妃。皇后头微侧低声问道:“颜妹妹,你若是渴了怎么办。”

欢颜低着头,“皇后娘娘别担心,臣妾趁着没人注意时喝一口不碍的。”

皇后与德妃没等笑出声来,四位管事姑姑每人领着一组四位秀女上得殿来。

先施了礼见过皇后与德妃,十六位秀女整齐的站了起来,四位一排,左手边侧站着的就是管事姑姑。

秀女们都微低着头,眼帘低垂瞧着自己的绣鞋。

“第一排抬头。”皇后放下手中茶碗发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