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梦之欢颜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

“唉,可惜我要守门啊,否则能替公公往回捞捞。”小成子说道。

小周子贴近他低声问道:“你有把握帮我捞?”

“我小成子没别的本事,两岁学着掷骰子,三岁便开始玩牌九,要不是我爹输光了家产,能把我卖进宫么?”小成子炫耀道。

小周子拍了拍他的肩,“好兄弟,要不这么着,我替你守门,大黑夜的也没人看得出来,我把这二十两给你,你去替我玩玩。输了算我的,赢了咱俩半劈,咋样?”

这真正的赌徒啊,没别的嗜好,只要听见赌字就把爹娘老子都忘到耳朵后去了。

“皇上在永乐宫小憩,我家主子可叮嘱好好守门呢,周公公记得只许出不许进便好,看我小成子给公公赢个盆满钵满。”小成子嬉笑道。

两人找了隐秘地方正欲换了衣裳,小周子一指便将小成子点晕,拖进树棵儿里藏了。

这守门太监都是最底层的奴才,哪个都不会认识他们,哪个也不屑认识他们。小周子扭身在脸上抹了把西黄藤粉,便替那小成子站在了永乐宫门外。低头哈腰再加上夜黑风高,哪个来请皇上的也没觉出有何不对。

等到那永安宫的小太监拼死撞了门,皇上带着舒婕妤前脚一走,小周子便将那小成子拖出,捏着他脖子一头便磕死在身旁墙上。

小周子迅速往他怀里揣了两锭银子,一边揣一边叨咕,“这是四喜公公赏的,你就揣着吧。”

跑回永禧宫偏厦,洗了脸脱了衣裳钻进被窝,小周子心中暗自发笑。主子可没吩咐让弄死这个小成子,只说让替了他守门,回了一切来请皇上的人。

可看如今这架势,永安宫的小太监拼死请走了皇上,就算留了小成子一条命,他也活不过明儿个去,还不如今儿死了踏实,还省得留下蛛丝马迹。

这偷偷弄死他的事儿,宁可被打死也不能和谁说啊。主子若是问起,便说他心中害怕太后问罪撞了墙吧!否则主子也是饶不过自己的。

小周子心里翻了几个个儿,觉得事事都处理的干净,便踏踏实实睡了。

平安想着小周子回来那个一切办妥的眼神,不由得心里舒坦。舒婕妤,你也有今日?

虽说是皇上上赶着点了你侍寝,你平日话里话外,也没少在皇上面前糟蹋我们主子不是。

若不是我们主子不信邪,谨慎的派了人打探,还真以为你如表面那么恭谨呢。

你还是多多感念只是皇上自己翻了牌子吧。若是你凭着小心眼儿勾搭了皇上,不用我们主子出马,永禧宫这群奴才就够你喝上一壶!

穆霄启抱着欢颜走进睡房,将她扔到**自己便要跟上。

欢颜伸出手来推他,“臭男人,不要这么猴儿急好不好,等都归置利索了,咱们还得谈谈正经事呢。”

穆霄启只得坐在床头,半玩笑半深情的望着欢颜,“正经事欢儿不是都给我安排好了么,有这么一个贤内助,我这皇上也当得轻松些。”

“不许胡说,后宫不得干政你是知道的。你给我扣这么个大帽子,小心将我压死了,你便再也找不到我这么好的女子了。”欢颜佯怒。

穆霄启轻抚欢颜的发,已无语,似凝噎。有了欢儿,夫复何求。

其实之前,他为了西南伯虏犯边,并不是没有想过几位国公家。

一来是朝霞有了身孕,若是求助于李家,总怕保国公会认为自己身为天子却以龙胎要挟。

二来,齐家是欢儿的家啊,是自己小时生活过六年的地方啊。何况齐家已经有了齐江为国戍边,他哪里忍心再要第二个?

可是身为穆朝皇帝,不能只想自己吧?如此这般优柔寡断下去,国将不国啊。

穆霄启暗暗咬了咬牙,为了穆朝百姓,牺牲下又何妨。都说能者多劳,拉下脸皮去求吧!

不知自己是否被这十来年的太平日子惯坏了。伯虏人如今犯境,说起来还是件好事。省得安生久了,不知何为危险何为不宁,若有大兵突然压境,岂不只能措手不及坐待亡国?

“欢儿,你说除了齐李两家,护国公家可能用得?”穆霄启缓缓开口问道。

欢颜调皮一笑:“那个么,你明晚再舍身一次,探探杨婕妤口风好了。”

穆霄启捏了捏她的鼻子,“说真的欢儿,我有时真怀疑,你心里到底有我没我。怎么将这事儿说得如同话家常般轻松又毫无醋意?”

“杨玉枕可与你和朝霞不同,我很怕她再成为第二个舒晓荷呢。对了,我可还没问你,你为何将我送你那串东珠给了舒晓荷?”

“你知不知道那个很是难求?那还是冬至月里东琅王派使臣贡上的,一千颗里方才挑出那些大小相当又圆滑的!”

东琅国是穆朝东边靠海的一个小国,还没有穆朝三个州府大。于先帝初期归顺穆朝俯称子国,年年岁岁都来进贡。

东琅国盛产珍珠、龙涎香与沉水香,每年进贡之物不外乎这几种。这些东西在穆朝自是珍贵无比,在东琅却是极其平常。穆霄启常用的龙涎香,便是来自东琅。

“大不了再给我攒两年呗。”欢颜无赖般笑道。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钟鼓馔玉不足贵,千金散去还复来。莫使金樽空对月,与尔同消万古愁!”将李白的将进酒说了个乱七八糟,调皮的欢颜仰躺在**咯咯乱笑。

穆霄启无奈而笑,这个欢儿,可如何是好。

欢颜笑罢坐了起来,“我赏她那串珠子时就说了,这后宫一人一物都是皇上的,便莫分你的我的罢!”

“其实我只想让她瞧瞧,皇上宠她,可曾赏过她这么好的珠子?她可曾见过?我就是吃醋了,就是要给她个下马威,怎么着?”

穆霄启伸臂便将欢颜捞进怀里,唇尚未压下,便被她伸手堵了,“洗完了再说。我有洁癖!谁知你晚膳时在那永乐宫啃了她几口,我恶心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