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太乙仙隐
字体:16+-

第六章 太乙天书

经由这次意外,风魂已经知道,木公绝非是一般的仙人,于是,更加地潜心向其学习道法。

而对那北极战神为什么要抢夺他的翠玉之事,虽然风魂有向木公询问,木公却也没有多加解释,只是微微一笑,取过翠玉,用隐咒封去了翠玉所泄的灵气,以防止那些仙神仅仅是通过观气,便知风魂身携宝物。

不知不觉中,风魂在大荒境又待了一年。在一年之中,木公所教他的东西杂了许多,从三气五行,到九宫八卦,却又都只是涉及各种仙家理论,真正实用的,仍只是那些通过棋子或是碎石不断练习和演变的奇门遁甲和各种阵势。

当然,在成为职业棋手的过程中风魂便已明白,贪多反而嚼不烂,一个人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同时成为围棋国手和篮球高手,或者做古力,或者做姚明,总不能既当古力又当姚明。

当然,对于仙家来说,大道无极,化生万物,只要掌握了道法之究极,就可以无所不学,无所不会。

但这终究只是一种境界,木公当然早已达到了这种境界,风魂却是还差得远了。

不过,木公正是在教导他如何向这种境界慢慢迈进。

在闲暇的时候,风魂总是与浴月呆在一起,甚至渐渐地代替梁休做了那些本是金童该做的事。这让浴月也很高兴,毕竟梁休不但贪睡,许多时候也不爱说话,而风魂陪在她的身边,虽然有时候难免斗斗嘴生生气,但日子比起以前来要有趣了许多。

只是不知为何,有的时候,风魂会觉得,梁休从背后看他的视线里带着奇怪的怨毒,但等他回过头时,男孩却又早已将头转开,又或是已闭上眼睛睡着。

偶尔,也会有些心神惶惶的仙人前来寻木公问事。

只是,大多数的时候,那些仙人来时不安,去时惶惶,显然不曾从木公这得到什么让他们安心的东西。

后来风魂才注意到,这些仙人拜访的时候,木公总是要么恰巧神游,要么恰巧睡去,简直就像是在故意避开他们。

有一日,空中仙鹤齐飞,桃花乱坠,浴月告诉他,来的是南极仙翁。

“哦,是那老头子啊!”风魂嘴里叼着草根,以手为枕躺在洗霞池边看天,任由那漫天的桃花飘到他的脸上,“一个老家伙还搞出这么多花花鸟鸟当背景,弄得我还以为是哪个天女降临呢。”

“就你的嘴最毒。”浴月将紫色云霞放进池中搅啊搅,“有些话可是不能乱说的,这样的话被南极仙翁听到也就罢了,最多不过是笑笑了事,若是被王母娘娘或是太极天皇这样的金仙听去,那可没有好果子吃。”

“放心吧。”风魂打着呵欠,“隔了这么远,鬼才听得到!”

话音未了,只听空中传来平缓而柔和的老者声音:“小子,你怎知我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