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太乙仙隐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群星恶煞镇南海

赵芜女站在远处的文玉树下,看着风魂和一条粉红色的蛟龙从龙宫上空往外闯。

他们突围的方向看上去全无规则,闯一阵,停一阵,有时还会后退几步。然而奇怪的是,不管风魂带着那条蛟龙停在哪里,那个位置都刚好处在战斗双方绝对僵持而均衡的状况中,就算他们身边围满了人,也总是人人都有交战的目标,又或是被别人缠住,谁也没空理会他们。

他们居然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移出战场。

赵芜女寒着脸。

在她身后,还站着袁隐居和其他一些人。

袁隐居见赵芜女神情不太对劲,赶紧劝道:“公主殿下,小不忍则乱大谋。不管这场战打得如何都不可以出面,这本就是我们的既定方针……”

赵芜女咬牙切齿道:“那混蛋会好端端地跑到那里,必是为了破坏我们的计划,我怎可以就这样放过他?”

“公主……”

“不用说了。”赵芜女想起自己所挨的耳光,只觉得脸上还是一阵火辣,“我绝不会放过那个家伙。”

她腾身而起,带着身后数人朝风魂飞去。

袁隐居拦不住她,不由得暗暗叫苦,却又想到:“不妥,公主为何一看到风魂就会失去冷静?袁昭仪临走之前曾暗中提醒我,尽量不要让公主殿下与这东皇传人见面,莫非也是看出了什么?”

他急急跟在赵芜女身后。

在赵芜女满腔怒火地冲来的时候,风魂也看到了她。

他暗叫一声不好,翻到粉红蛟龙身上,想要马上脱出战场。周围越来越乱,如果他在这里被人缠住,大家都杀红了眼,他和浴月的危险性也会加大。

浴月龙身一扭,想要飞走,却已迟了,赵芜女身后的几个化作妖兽朝她扑来,吓得她差点想要扭头逃回战场中心。

风魂却叫道:“浴月,只管往外冲。”

他骑在龙背上挥一挥袖子,一团青阳煞气逼出,将那些妖兽迫退。浴月立时趁机闯了过去。

顶上寒风一卷,却是化作带翼青龙的赵芜女杀了过来。浴月自己就是龙族,却从不曾看到有谁背上还长着双翼,一时间有些发怔。好在她虽然弄不清状况,但赵芜女那满身杀气却仍然让浴月明白到,这条古怪的青龙可不是自己人。

赵芜女带着那些妖兽围攻风魂,风魂虽然不想在这里和她缠斗,却已是无可奈何。以他原本的想法,赵芜女应该是那种躲在暗处算计一切的角色,绝不该这么轻易地跑出来,现在看来,要么是他算错了,要么就是这女人已失去了理智。

一条虬龙飞了过来,沿途洒下血雨。它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一眼看到面前竟有一只带着双翼的青龙,不由吼道:“汝是何人?”

赵芜女冷笑道:“我是应龙之后,今日特来替先祖报仇……西海龙王敖闰。”

敖闰大惊,还没反应过来,赵芜女已从口中喷出一道闪电,硬生生击在敖闰身上。敖闰身为西海龙王,本就是一众妖魔围攻的重心,身上挂了不少伤,好不容易逃到这里,不想竟遇到身为应龙后人的赵芜女。

他挨了赵芜女的电光,立时口喷鲜血。

与此同时,赵芜女身旁一个妖魔将身一变,也化作一条虬龙,朝敖闰冷冷说道:“敖闰,你可还记得我?”

敖闰失声道:“你竟然还活着?”

这只虬龙名为震宇,乃是当年龙神应龙身边的战友。敖家兄弟勾结帝俊背叛应龙,龙族中凡是不肯听命于他们的基本都惨死当场,虬龙震宇亦曾受到他们的出卖,身受重伤。

敖闰原本以为他早就死了,却没想到他不但没死,竟还突破了龙族的自身寿命活到现在。

震宇一声怒啸,冲敖闰咬去。敖闰早已失了闪避的力气,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在震宇的悲愤之下被咬成两截,漫天血雨散开。

震宇仰天狂笑,数千年来的仇恨,今日终于有了得报的机会。

风魂见敖家四兄弟中已经死了两个,而远处竟还有许多妖魔加入围攻龙族的战团,知道这四海龙王今日已是难逃覆亡。这兄弟四人坐镇四海已有数千年,像这种连自己的同胞都可以出卖的人,本就不得人心,这数千年来,仇人自是越积越多,只是大家都隐忍不发,留到现在罢了。

问题是,浴月也是龙族,留在这样的地方,早晚会被波及。于是,趁着西海龙王敖闰吸引别人注意时,他想让浴月悄悄溜走。

然而赵芜女却不肯放过他们。

赵芜女双翼一拍,无数冰刺朝风魂和浴月直袭而去。

风魂一边以术法抵挡住赵芜女和这些妖魔的围攻,一边想:“会被这样的恶女人缠住,我也真算是倒透了霉。”

其实就他的本心来说,赵芜女篡改天命也好,大闹南海也好,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如果不是担心婉儿姐妹两人的安危,他根本就懒得理这个女人,而他之所以会无巧不巧地出现在这种地方,也不是为了要破坏赵芜女的好事,纯粹就是想带走浴月罢了。

但赵芜女却显然不是这么看的。在她想来,风魂毫无疑问是在处处针对她,竟让他的大弟子薛红线毁去太极宝玉,又让人在大唐皇宫坏她好事,现在更是跑到南海来找她麻烦。

其实,如果她能静下心仔细想想,便会明白这些事都只能算做是巧合,然而不知为何,平常时候她都可以冷静地思考问题,但只要一牵涉到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就一阵心烦,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她自己虽然不知道原因,风魂却在无意间看到她印堂上的那点煞红之气,心中一动:“难怪这女人会一直找上我。”

当然,这个时候也没有空去想太多。如果是他自己一人还好一些,总会有办法脱出战团,偏偏他还带着浴月,总不能把这丫头扔下,自己离开?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小心应付。

青阳之气在他的体内循环不休。

在赵芜女看来,风魂现在的实力要比他当日在泰山脚下对付钴印大师和阿智华王等人时还更强大,但风魂自己却知道,他的禀气成真还差了一步。

在九嶷山时,他因为魔尘未解,几乎走火入魔,为了不让自己伤害到红线和隐娘而被迫离开她们。幸好有慧红及时出现,以空灵珠助他化去体内大部分的魔气,只可惜他当时心头已乱,没想太多便逃离了慧红身边,魔气未曾消除干净。

此后,他在荒效旷野中回想起木公曾经说过的话,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天参玄玄”,并开始让自己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青阳之气不再由外面进入他的体内,而是由他自己心灵生出,乃是“自身之道”。

遗憾的是,在他将成未成之际,孟岐与曼荼罗却刚好路过,并用定魂刀锁住他的元神,令他功亏一篑,体内的那点魔气也一直没有驱散。及至他醒来之后,以双修术跟那鞭打他的侍女**,在夺去她的真阴时,也将体内的那点魔气送进她的牝户,这才使得自身所聚的青阳之气不再含有任何杂质。

只是,他体内虽然已聚了足够多的青阳之气,实力大增,却还是无法直接成真。皆因他通过**他人来驱除魔气的做法,只能算是事后的补救,失了自然之道,又怎么能够藉此成真入圣?

虽然如此,他却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从差点被魔头夺去神智,到现在青阳之气聚成,这番转变已足以让他欣喜。至于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打扰,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仙道多岐,在修仙的过程中本就会遇到各种麻烦。孟岐和曼荼罗会出现在那里,看似恰巧,却又焉知不是天意?

至少,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单是这点,他便觉得没有什么可气馁之处。

浴月化成的粉红蛟龙在敌人中左突右窜,而风魂刚用自身的青阳之气将其护住。赵芜女虽然带着她身边的妖魔急攻不止,却被他以仙术阻住,怎么也伤不了他,气得牙齿直咬。

只是风魂虽然护得自身平安,但也无法脱出重围。他心知再这样下去,就算自己无事,浴月也难免有失,于是冲着赵芜女冷笑道:“你自身难保,又何必非要缠着我不放?”

赵芜女所化的带翼青龙发出一声怒叱,冷冷地道:“莫非你现在才怕了不成?”

风魂叹道:“该怕的不是我,而是你。”

赵芜女怒瞪着风魂,显然没有将他的警告放在心上。

旁边的袁隐居却是暗暗心惊。他本就觉得这几天赵芜女的样子有些不对劲,虽然目前的一切都还在他们的算计之中,四海龙族看上去也将死尽死绝,然而,他却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脱出了他们的控制。尤其是赵芜女……她本不该是个如此冲动的人。

他正要劝赵芜女收手退让,毕竟,杀不杀风魂,显然不是他们今天的重心所在。

然而就在这时,在所有人的上方,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头顶的大海突然生出急劲的涡流,涡流越扯越大,竟将那深邃的海洋扯出一个巨大缺口,连南海龙宫都暴露在星月之下。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惶惶不安地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异象。赵芜女更是重新化成*人形,惊疑不定。

苍穹破裂,星月失位,无数道闪电从空中劈落,现出幢幢人影。

赵芜女看着这些身穿金甲的战士,脸色终于变了:“吉曜恶煞,五斗群星?”

她知道天庭早晚会注意到南海深处的动乱。

但却没有想到这些斗部星将会来得这么快。

不止是赵芜女,连那些受其所惑前来攻打龙宫的海底族群也俱都惊惶起来。他们就算再怎么痛恨敖家兄弟,也没有胆子与天庭作对。

然而这些天兵天将出现得太过突然,而且人数众多,有若天罗地网,团团地将它们围住。

袁隐居来到赵芜女身边,沉声道:“天庭早有准备。”

赵芜女眼中闪过冷光。

玉帝和王母娘娘再怎么有本事,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聚齐群星恶煞赶到这里。唯一可以解释的,只能是他们早就知道南海会出事,这些斗部星将,早已等在那里。

“我太大意了。”赵芜女转过身,冷冷地看着风魂,心中大怒,“此人昨日分明便已偷听到我与敖炳常的谈话,我却没有及时作出应对之策。暗中通知天庭的,定是这个混蛋。”

风魂自然看得出她在想什么,却也懒得理她。

通知天庭的当然不是他,他还没吃那么饱。赵芜女与四海龙族的恩恩怨怨,跟他屁大的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担心浴月被他们连累进去,他现在只怕早已前往凌波海了。

一通通战鼓敲响在虚空,四周云阵翻涌。一位头戴三山飞凤帽,身披金甲,腰缠玉带的天官排众而出,凛然喝道:“尔等聚众闹事,为祸南海,若是速速投降,本官还可向玉帝求情,否则,现在就让尔等立死当场。”

那些海底种族和从各处聚来的妖魔本就并非全是一路,有的是别有目的,有的却只是单纯地对敖家四兄弟不满,甚至还有为了抢夺龙宫宝物而跑来凑热闹的,彼此之间互不认识。大家心既不齐,自然有的沉默,有的犹豫,其中不少人更是存了投降的打算。

赵芜女向袁隐居使了眼色。

袁隐居赶紧悄悄地以某种手法通知他们混在妖魔中的自己人。

人群中有人大声叫道:“大家不要上了天庭的当。他必是要诱骗我们投降,事后再一起算总帐。与其被他们关进天牢,甚至是被打入九幽,还不如大家齐心协力闯出去。”

立时,这类声音此起彼伏。群妖对天庭本就不太信任,被人一片哄声煽动,冷却下来的战意很快便又重新燃起。

那仙官冷笑道:“尔等可莫要自误。”

话音未来,一道闪电从群妖中向他劈来。

这仙官乃是坎宫五斗中的东斗星君,对这劈来的闪电自然不惧,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后便自有星将窜上前来替他接住闪电。

然而,闪电的威力虽然不大,却无异于点燃炸雷的火种。这些斗部天将本就以恶煞居多,对群妖根本就没有看在眼中,见它们竟敢向东斗星君出手,尽皆大怒,移上前方。而群妖见天庭兵将杀气腾腾,更加相信天庭绝不可能放过自己,战也是死,降也是死,还不如拼死一战。

南海深处,战火再燃,群妖与天兵天将就如同激流互撞般战成一片,冲杀着,嘶喊着,那鲜红的色彩,将这美丽的大海染上了残酷的美。这些斗部星将虽然势大,但群妖亦是各有神通,又都是拼死反抗,一时间,双方杀得难分难解。

眼见此处已乱成一团,赵芜女不敢耽搁,她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风魂一眼:“给我记住!”

然后便带着袁隐居和角圭、角虎等人趁乱往外冲去。

风魂摊手。

连他也不知道前辈子是不是造了太多的孽,竟会惹上这样一个女人。

算了,他想。

这女人爱怎么怎么去。

“我们也离开吧。”他向浴月说道。

浴月问:“怎么离开?”

“这个……”风魂看着周围那些杀红了眼的天兵天将和妖魔,不禁也头痛起来。如此乱成一团,他们应该怎么离开?跟着这些妖魔一起往外冲,那些天兵天将估计也没空来替他们验明正身,多半就是直接向他们砍来,在这种情况下被人砍死,只怕有冤都无处伸。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抬头看往头顶那深邃的星空。

这些妖魔以常年生活在海底的族群居多,现在受天庭围困,自然下意识地往外乱冲,没人敢往上方飞。毕竟这些斗部星将都是从云端之上下来的,而且虽然大海已被分开,连龙宫都暴露在外,但只要留在海底,对这些妖魔来说仍然多少会有一些安全感,一旦往上闯,很容易便将自己暴露出来,这显然不是它们所喜欢的。

而那些天兵天将的想法估计也差不了多少,一想法多半就是截住这些为祸南海的妖魔,不让他们闯出重围,主要战力自然也就是分布在四周,而漏出上空。

“我们往上方飞。”风魂道。

浴月如他所言,直接腾起龙形,一直飞上天空。

几道光芒闪过,数名天兵天将将他们围住。

风魂自然知道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离开战场,不过这也无所谓,至少这里并不是战斗密集之处,在那种双方杀红了眼的地方,他根本就没有解释的机会,但这里就不同了。

至少,他和浴月一个是人类,一个是蛟龙,只要对方给他们解释身份的机会,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一个扛着大旗的小女孩已不知从哪跳了过来,唱道:“上真司命紫虚元君有命,让尔等不可为难风魂公子和浴月小姐。”

那些星将立时领命,退到一旁。

风魂自然认得这个爱唱歌的小女孩,冲她笑了一笑。

黄灵微身子一缩,呶着嘴瞪他一眼,也不理他,扛着中央戊已杏黄旗一跃而去。

浴月不明白地问:“她好像有点怕你。”

风魂干咳一声。

三百多年前,他为了从黄灵微口中问出九嶷山的所在之处,确实曾对她做了些不太好的事……

他低下头,运着目光朝海底看去,搜寻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赵芜女。她虽然挑动了群妖与天兵天将的乱战,想要趁乱逃走,然而那些天兵天将实在太多,想要突围谈何容易?

风魂并不知道,在这么做的时候,另一边的云端上,亦有人紧紧地盯着赵芜女。

那女人脚踏烟霞,头挽青丝,正是身为周天列宿之主的斗姆元君。

在她身后,散着二十多位形样怪异、面目可怖的恶煞。这些人,便是角木蛟、奎木狼、亢金龙等二十八宿星将。

斗姆元君伸手指向下方的赵芜女,淡淡地道:“切不可让此女逃了。”

一道道疾光从她身边掠过,角木蛟和亢金龙等二十多位恶煞冲向了赵芜女……

二部太乙白玉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