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太乙仙隐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看电影

灵凝以前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她的师妹聂隐娘竟然会是妙想仙子的转世,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师父当年刚从涯垠冰湖出来后,为什么会找上隐娘并收她为徒。只是她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一直没有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而对风魂来说,这种复杂的心情他自己也难以说得清楚。一方面,他弄不清楚把隐娘的今生和前世交织在一起,对她来说究竟是好是坏;而另一方面,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也确实不希望把隐娘当成是王妙想的延续。

这不仅仅是因为对隐娘的重视,同时也是出于对王妙想的愧疚。如果承认了王妙想仍然以某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那他前往东方苍天,带着许飞琼和红线等人卷入战火的行为究竟又算是为了什么?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仇恨又算是为了什么?他可以把隐娘当成是自己的女徒弟一样,像调戏红线和灵凝一样去调戏她,却无法像在一千六百多年前一样,把她当成是自己唯一的情人。

王妙想当年是为了保护他和许飞琼、薛红线、灵凝几人,才以削肉碎骨的方式自散三魂七魄,惨死在九嶷山,然而现在,为他们而死的王妙想成了他的女弟子,许飞琼却成了他的情人甚至是妻子。风魂知道,对于这一点,许飞琼的心中总是不可避免地对王妙想又或是聂隐娘生出愧疚,甚至风魂自己也多少会有一丝对不住王妙想的想法,然而,许飞琼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又怎么能够为了那份虽然令人心痛却已逝去的情缘,而无视许飞琼对他的感情?

只有将聂隐娘与王妙想视作是毫无瓜葛的两个人,他才能让自己的内心得到些许的宁静。

灵凝虽然知道了她的聂师妹的来历,但因为师父让她不要告诉别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应该瞒着隐娘,但她还是决定听从师父的话。只是有的时候,她又忍不住会在心里想,这么重要的事情,师父却让我瞒着隐娘不让她知道,那有没有什么关于我的秘密,师父让隐娘瞒着我呢?当然,这也只是随便地想一想就是,至少在她看来,这样的事应该是不会发生的。

而对灵凝和隐娘来说,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帮助“另一个师父”穿越到东晋末期,如果那个师父不穿越,她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既然决定下来,那需要讨论的地方也就不多了。随着日子的接近,风魂对天乙飞宫图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他把天乙飞宫图上的那些数字调整好后,就把所有人都叫到身边进行安排。他先将天乙飞宫图和阴阳镜都交给隐娘,又小心嘱咐好媚儿,媚儿自信瞒瞒地说道:“放心吧师父,我很厉害的,我肯定会把那个师父骗得从楼上跳下去。”

看着她那一边拿着棒棒糖一边兴奋地摇着尾巴的样子,风魂实在是不怎么放心。只是想一想,既然将要做的对他来说其实是“已经发生过的事”,那媚儿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才是。毕竟,如果媚儿出了错,那他当初自然也就无法穿越到东晋,并在大荒境遇到木公。不过出于担心,他还是仔细地嘱咐道:“听着,到时候隐娘会在那里用阴阳镜和天乙飞宫图打开通过一千六百多年前的时空之门,你一定要在看到隐娘后,才让那一个师父跳下去,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媚儿摇着棒棒糖,视线却早已转向电视里的喜羊羊去了,嘴里还应道,“不过啊,师父,我在商店里看到一个好漂亮的水晶球,你明天一定要买给我。”

“嗯,好吧,不过你一定要记住……”

“知道哪知道哪。”小狐狸因为师父的不信任而嘟起了嘴巴,“放心吧,我一定会让那个师父跳楼的。”

“不只是要让他跳楼,还必须在看到隐……”

“师父。”这时,灵凝突然插口问,“那一个师父是因为芷馨姑姑不见了,这才想要穿越的,那……”

“芷馨姑姑?”风魂疑惑地看着她。由于灵凝的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奇怪,使得他忘了继续叮嘱心不在焉的小狐狸,而是转头看向灵凝……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失误。

灵凝脸一红,低头说道:“她既然是师父的妹妹,那、那徒儿叫她姑姑,应该、应该没关系吧?”

没关系是没关系……就是有点怪怪的。毕竟单从岁数来说,芷馨并不见得比灵凝更大,再考虑到灵凝是生于东晋,加上这段“时间差”的话,灵凝起码比芷馨大上一千多岁……不不,错了,从灵凝那隐秘的身世来看,她其实是天帝同御和紫光夫人的孙女,耀赫威与禁月仙子的女儿,禁月仙子因为耀赫威的凌辱而生下这个女儿,然后把她藏在光阴盒中,直到一万多年之后,才由黑杀真君送给北方玄天真武大帝来抚养……

哇,这样一算,这小妮子其实已经快两万岁了。

灵凝脸红红的:“师父,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咳,没什么。”风魂说道,“总之,到时候我会把芷馨带出来,而另一个我则会因为她的消失而四处寻找,嗯,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毕竟如果真的出了问题,现在的我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穿着兔女郎装的袁宝儿斜了他一眼,抿嘴道:“不在更好,难道还有人稀罕你不成?”

“这个就不太好说了。”风魂微笑地看着袁宝儿,“对了,傍晚你有没有没空,我带你去看电影。”

“电影?”袁宝儿睁大眼睛,“那是什么?”

“你跟我去就知道了。”风魂说道。要想勾引……咳、讨好女孩子,带她去看电影当然是一种虽然常见却很不错的办法。

于是,到了傍晚,风魂就带着袁宝儿出了门。既然要去公共场合,当然不能让她继续去当兔女郎,于是风魂就让她换上了最初那件短裙。袁宝儿虽然觉得这样露着腿儿在街上行走实在是有失风化,不过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她也就慢慢地适应了,毕竟这样的衣着才是符合这个时代的特点,虽然也不时有人回过头来看她,那也仅仅是因为她的美丽,而不是因为她的穿着有多么不得体。

至于风魂,能够带着这样一个美少女逛街,其实也是一件蛮惬意的事。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这个城市毕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遇到熟人就不太好了。不过好在他不管怎么说也穿越了一场,那些神通道法也不是白学的,当看到以前的隔壁邻居又或是认识的人时,他总是能凭着身法避开对方的视线,又或是在暗中使用遁法转移位置。

女生总是喜欢逛街的,这一点便连来自古代的袁宝儿也不例外,而这个时代的东西更是让她感到处处好奇。随意逛了一些地方,吃了冰琪淋,他们拿着爆米花走进电影院,这场电影放的是陈坤和赵薇、周迅主演的古装戏《画皮》,那错综复杂的四角恋情,令人无奈的人妖之恋,看得袁宝儿不时掉泪,尤其是到了结尾周迅扮演的狐妖牺牲自己的时候,她更是扑在风魂怀中大哭,弄得身边每一个人都回头看她……这个年头,看电影还能看得这么投入的人,实在是已经不多了。

看完电影时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钟,街上仍然到处都是人,毕竟这个时代的人们早已习惯了夜生活。风魂走了一阵,发现许多人看他的眼神都有点怪异,回过头来,见跟在身后袁宝儿仍是抽抽泣泣的,只得摸着鼻子苦笑。他本就觉得这个来自古代的少女思想单纯得很,却还是没想到竟然单纯到这种地步,就算自己已经跟她说了电影里的东西全是假的,就跟古时代的戏曲一样,她也还是认认真真地在为戏中人物的命运而难过。

只是这样一来,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自是不免把袁宝儿的哭泣怪罪到他的头上,那些充满鄙视的目光,让他觉得压力好大。

无奈之下,他只好牵起袁宝儿快速离开,一直来到公园无人之处,这才停了下来。头上月色弥漫,身边清泉假山,这样的情景多少带着一些浪漫气息,他牵着袁宝儿找了一个长椅坐下,笑道:“能不能别再哭了?别人都以为是我把你弄哭的。”

袁宝儿慌忙拭去泪痕,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见她那副模样,风魂也不好去取笑她,正要说笑几句,好让她的心情平复下来,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一声尖叫。

他怔了怔,与袁宝儿对望一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还是一同向尖叫声传来的方向掠去。很快,他们就来到公园深处的竹林附近,一对衣衫不整的青年男女正惊恐地从竹林里跑了出来,女的浑身发颤,男的也是脸色发白,正取出手机用带着不安的声音报警。

风魂皱了皱眉,掠进竹林,袁宝儿也跟在他的身后,这才发现在阴暗处竟然躺着三具尸体。显然,那一对青年男女原本是想在这里面幽会,却在野战的时候发现了这三具尸体,而尖叫声便出自那个女的。

趁着警察还没有赶到,风魂低下头去检查这三名死者的伤口,却发现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心脏处多了一个血洞。而这个血洞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出知枪尖或是长矛这类的古代冷兵器,而且他们的身体都还残留着丁点热度,显然是方死未久。风魂皱了皱眉,正自疑惑,袁宝儿却突然指向天空,低声道:“风公子,你看那里。”

风魂抬起头来,果然,在夜空中有一个拍着双翅的身影急速掠过。

黑羽?!

风魂怔了一怔。

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死在黑羽的短矛之下。

黑羽飞得极快,只是这一瞬间,便已消失在夜色中,与此同时,远处传来呼啸的警笛声。风魂想了一想,挥动袖子,一道青光闪过,这三具尸体俱都化作血水渗入地面。这三人既然是死在黑羽手中,那就算那些警察找出凶手,也没有将黑羽绳之于法的本事,还不如让他们就这样消失算了。

在警察到达之前,风魂便带着袁宝儿以遁法悄悄离开了公园……

四部太乙青龙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