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太乙仙隐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 女魃

“你早就知道?”

“嗯。”风芷馨说,“在爸爸妈妈下葬的时候,那些亲戚在背后说这事,被我偷偷地听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被哥哥你捡到的孩子,我不敢告诉你,生怕你会不要我,只好一直哭、一直哭……”

风魂回想着那天的情形,心里一痛,将自己的妹妹紧紧搂住。

“我知道哥哥你早晚会告诉我的。”风芷馨略带悲哀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我一直在幻想着,我和哥哥始终在我们自己的家中相依为命,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人。等我再长大些,等我大到可以嫁人了,哥哥就会告诉我,说我不是你的亲妹妹,然后我就可以做哥哥的女朋友,做哥哥的妻子。我原本以为……会是这个样子的。”

“芷馨……”

“哥哥,我们回去好么?”风芷馨说,“我知道哥哥你在这里,身边也有好几个喜欢你的女人,虽然、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你也可以把她们带回家去。只要哥哥你喜欢,我可以做哥哥你的许多个妻子中的一个,但是、但是我们回家好么……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啊。”

看着妹妹充满期待的眼睛,风魂终于轻轻地“嗯”了一声。

虽然有些犹豫,虽然有些事情还没做完,但是在这种情形下,他无法拒绝妹妹的期盼。

风芷馨露出笑容,伸手将哥哥抱住。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又聊了许多,直到妹妹终于耐不住困意,沉沉睡去。风魂搂着睡着的她,抬头看着天空逐渐升起的星与月。

“这样也好。”他想,“带着灵秀、慧红、浴月、宝儿、春静儿等人一同离开,还有红线她们,也肯定会跟我走的。虽然有些对不起钟化他们,虽然还没能够替妙想报仇,但是,能够让芷馨高兴,那就比什么都好。唯一遗憾的是还没有找到飞琼,但她……应该是能够照顾好她自己的。”

夜色越来越浓,风魂注视着虚无寂寥的星空,无法入睡……

……

系昆山。

数千年的干旱使整个系昆山都片草不生,岩石风化成沙土,风一吹,沙尘如雾,人眼扑迷。

在系昆山的北侧,有一座共工台,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站在那里,身体枯长,形貌丑陋。在她的身前,伏着几个人影,月光移过,这些人俱都不敢乱动。若是风魂也在这里,或会认出,曾以魇法暗算隐娘的青耕夫人,以及猗天苏门阁的剑仙李逻,都在这些人中。

一道星光仿佛从圆月中飞来,落在青衣女子身前,化作人形,乃是一名童子。童子朝青衣女子拜道:“妭公主,孟岐与天罪、天暴等人此行不利,未能将那个女孩带回来。”

这丑陋的青衣女子原本乃是轩辕黄帝之女,名为女妭,曾与龙神应龙一起,助黄帝斩杀蚩尤,一统大荒。黄帝统一大荒后,暗中投靠天庭,出卖龙族,女妭亦被帝俊封为九天玄女。应龙最终在与天庭的对抗中战死,女妭却因为在与应龙的交手中身染浊气,无法再上天庭。染上浊气的女妭所居之处必定无雨,惹得四季无常,人人厌恶,大臣叔均代黄帝上奏天庭,帝俊便撤去女妭九天玄女的封号,将她强行迁至赤水之北,改名女魃,封作赤水旱神。

女魃从一个美貌的上界天女沦为人人厌弃的下界恶神,自是心有不甘,怨恨越积越深,浊气也越聚越多,虽然多次上奏天庭,想要恢复天女身份,却始终无人理会,亦无人替她说情。在满怀怨怒之下,她悄然加入了噬女会,并与赵芜女、袁紫烟等人结识,后因一些嫌隙,噬女会生出内乱,赵芜女与袁紫烟先后离开,而她却一直留在噬女会中,并凭着她的心机与力量最终将噬女会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悄悄地壮大着她的实力。

女魃听完那名童子的禀报,皱眉道:“想不到那风魂只修了短短的三四百年,竟能有如此本事。照这样看,他的修为就算还没到大道之境,亦绝不会相差太远。听闻他在离开大荒境时,便已放弃了他体内的青阳之气,却又能在这点时间内再修天道,如此看来,他只怕另有出奇来历。”

剑仙李逻抬头道:“若是如此,我们岂非永远也无法从他的保护下夺得五彩石?”

女魃冷笑道:“若不是我被困在此间,无法离开赤水,他就算修得大道之境,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出错,只要计谋得当,就算是大罗金仙和上古魔神,又何尝不可玩弄于股掌之间?”

她取出一封信递向那名童子,淡淡道:“你现在就将这封信送到逍遥山去,交给风魂的三弟子聂隐娘。”

那童子接过信,在夜色中化作星光,瞬息不见。

伏在地上的青耕夫人听到聂隐娘的名字,眸中立时现出怒火。

女魃笑道:“青耕,我知道你上次未能成功杀死聂隐娘,替你丈夫报仇,一直梗梗于怀。你放心,这一次,我会让你亲手完成夙愿。”

青耕夫人大喜,将身子伏得更低了。

数个时辰后,那化作星光的童子便已飞到了逍遥山,在玉隆宫前落了下来。一名净明宗弟子上前问话,童子递上书信,交谈几句,便转身离开,返回赤水。

此时天色已亮,那名净明弟子带着书信来到隐娘所住之处,将书信递向隐娘,道:“有人让我将此信交付姑娘。”

聂隐娘接过信来,见信封上写着“隐娘吾儿亲启”,分明便是母亲的笔迹,不由心神一乱,拆信观完,更是流出泪来……

……

风芷馨醒来时,天色已亮。

她发现自己仍然偎在哥哥怀中,心里涌起羞意,不由动了一动。

风魂本就没有睡着,这一夜从后边抱着娇美的妹妹,早已被勾起心火,只是因不想打扰妹妹休息,才没有趁她睡觉欺负她。此时妹妹一动,翘臀在他的腹下轻轻摩擦,让他更是心痒难耐。

芷馨如何察觉不到哥哥生理上的变化?如果是隐娘或者灵凝,或许会羞得不敢动弹,若是红线,此时早就一拳打了过去,芷馨却毕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少女,心理上开放得多,转身的同时还故意贴着哥哥的身体乱动一番,再俏皮地看着哥哥。

风魂苦笑道:“你再这样乱动,我会把你吃掉的。”

芷馨咬了咬下唇,斜他一眼:“谁怕谁。”

风魂真想扑上去把她脱光再说。只是虽说有这个心,却又觉得妹妹毕竟还小,不该就这样糟蹋了她。其实芷馨和隐娘、春静儿的年龄差不了多少,但或许是因为从小看着她长大,虽然自己有时会不正经地偷看她洗澡,但在潜意识里还是有一种对妹妹的保护欲。

当然,这或许也与时代有关。在这个时代,十五六岁的女孩就已经可以嫁人生子了,而在他和妹妹出生长大的那个时代,这个年纪还只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如果不是因为父母去世得早,妹妹也不会为了照料他的日常生活而辍学在家,现在更被他莫名其妙地带到了这里。

对这个妹妹,风魂在怜爱之余,也多少有些愧疚之心。

风芷馨如何不明白哥哥的想法?只是对现在的她来说,已并不满足于做哥哥的妹妹,而是想要成为哥哥的情人甚至是妻子,在知道哥哥身边还有其他女人后,虽然强作欢笑,她的心中却不可能毫不在意。然而比起埋怨,她更害怕失去哥哥,这种复杂而矛盾的内心,反而让她想要变得更加坚强一些。

既然哥哥已经有了别的女人……那就让自己成为他身边最重要的那个好了。

风魂半跪而起,她却伸手将哥哥抱住。

“你再这个样子,哥哥会忍不住的。”

“是么?”风芷馨说,“如果哥哥你忍不住的话……那就不要忍了。”

她将手伸入风魂的腹下,轻握住那滚烫的东西,纤纤玉指来回拨弄,让风魂体内的冲动藉由这种温柔的束缚而得到缓解。风魂闭上眼睛,发出舒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发现那**的部位陷入了一片湿润之中,睁眼看去,见妹妹已将头埋了下去。动作虽然有些生涩,其中的情意却让人感动,风魂隔着衣服抚摸着妹妹的身体,感觉着妹妹与平时不同的风情。

直到所有的激流喷泄而出,芷馨抬起头来,在哥哥的注视下将口中的浊液吞了下去。晨光照在她的脸上,散发出俏皮而幸福的光泽。

“哥哥。”她问,“我做得好不好?”

风魂说:“好极了。”

芷馨说道:“等我们回家以后,我还可以替哥哥做得更多。”

这丫头,终究还是怕我不肯跟她回家。

风魂将她按倒在地,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抚摸着细腻光洁的肌肤,直到妹妹在他的抚摸下发出呻吟,他低声说道:“哥哥现在就想要得更多。”

翻过芷馨的身子,让她趴跪在地,风魂从后边掀去她的短裙,一直掀到腰际,露出那件桃红小裤,曲线毕露的臀部在桃红小裤的紧贴下份外美妙,上面还印着一只可爱小熊。将手伸进妹妹的衣内解开她的纹胸,双手绕过胁下,轻揉胸儿。虽然对这种情形早就有心理准备,少女还是因为心中的害羞而缩了缩身子。

漏*点在体内快速燃起,直到汇集成对妹妹身体的渴望,风魂将桃红小裤褪至妹妹的大腿上,有什么东西在少女的小花瓣间摩擦着,让她又酥又麻。就在少女期待着哥哥的侵犯,并做好承受痛楚的准备时,哥哥的动作却又停在那里。以为哥哥是故意的,趴跪在地的少女娇媚地回过头来:“哥,你、你真坏,我又不是小狗,你还要等多久?”

话刚说完,却见哥哥表情凝重地看着天空。她不由得愕然抬头,天空中,一道金光快速飞来,有若拖尾的彗星。金光落在地上,现出一个金冠紫袍的威严男子。

“西皇爷爷?”风芷馨讶道。

来的竟是太极天皇。

虽说在这几天里,西皇对她始终关怀备至,让她觉得这个人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般,但自己这种小狗狗般的姿势被人看在眼中,自是不免一阵害臊,赶紧直起身子穿好衣服。再次看去,却见太极天皇正愤怒地盯着自己的哥哥,仿佛要将哥哥碎尸万段一般。

风魂也察觉到太极天皇对自己的怒火,不由站起身子整好衣袍,低头看了看仍然半跪在那,才刚刚将桃红小裤重新穿好的妹妹,他踏前几步,站在太极天皇面前,沉声道:“陛下……”

“畜牲!”太极天皇怒喝一声,承金煞气蓦然涌出,卷向风魂。

四部太乙青龙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