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真仙
字体:16+-

第二卷80章 故人相逢

仅仅一月,魔宗遗址封印就要解开了,这几日,古辰一直都在加紧修炼”十日时间一晃就过,今日,即是玄阴宗的道友来访日子,黄药仙带着古辰、虚紫鸳”一早便来到了都天峰顶。

少顷,另外三脉首座,亦带着此次前去邪冰魔宗遗址的人员前来,隐剑峰去的两人,古辰皆认识,一人是皇甫浩,另一人,就是带古辰上都天峰的,冷师兄”如今,古辰已知道他叫冷千寒。

青炎峰去的两人,古辰皆不认得,年纪都在四旬以上,显然是两名长老”外放的修为,一人在引魂初期、一人在筑胎后期。

落霞峰去的两人,古辰也都认得,一人是皇甫浩的相好柳青依”还有一人看上去年约三旬,但却有引魂中期的修为,此人古辰亦认识”三年前初入虚天宗的时候,落霞峰接收新弟子的长老,便是她,名叫顾纤尘。

没过多久,宗主无始,也带着几人,从虚天殿中走了出来,无始身后的修士,最低修为也在引魂后期以上,无真正在其中。

四脉首座,带着本脉去魔宗遗址的两名人晏,走到了宗主无始身边,四脉首座将本脉两名人员的名字报上,无始有些奇怪的看了古辰与皇甫浩一眼,显然有些意外”竟然有灰衣弟子参加此次任务。

尤其目光落在虚紫鸳的身上时,无始的嘴唇抖了抖,似乎张嘴欲言,但终究没说什么。

古辰虽然与皇甫浩都主动向师父开口,要参加此次任务,两人的目的却全不相同,古辰是想借此机会离开灵虚山,完成这个任务后独自去闯荡一段时间,而皇甫浩,纯粹是觉得没脸见人”要出去躲一段时间。

通过各脉首座的介绍,古辰终于弄明白了此次前去魔宗遗址的十名人员的身份。

主脉都天峰两人,一位是少宗主无真有引魂后期的修为,一位是主脉长老韦秋良也是引魂后期的修为。

青炎峰两名长老,筑胎后期的叫黎文山”引魂前期的叫赤追炎。

隐剑峰两名弟子,皇甫浩有筑胎中期的修为冷千寒则有筑胎后期的修为。

落霞峰一长老,一弟子长老顾纤尘引魂中期的修为,弟子柳青依筑胎中期的耸为。

百草峰,自然就是古辰与虚紫鸳了,表面上来看,两人都只有筑胎初期的修为,论实力,在五脉中最低,但实际上,皇甫浩曾败于古辰之手,虚紫鸳的玄阴寒气神海境修士难以抵抗实力比起隐剑峰的皇甫浩与冷各寒,还是要高出一些的。

总共十人,四名长老,六名弟子筑胎初期两人,筑胎中期两人筑胎后期两人,引魂前期一人”引魂中期一人,引魂后期两人。

执行此次任务的十人,皆由主脉长老韦秋良负责。

古辰将执行此次任务的几人全部都记在心中,没过多久,空中便有一艘渡天舟,快速而来。

主脉长老无锋,与一名白衣白发的修士”立在舟头,很快,渡天舟便落在虚天宗众人前方”舟上有二十余人”身穿衣着与虚天宗人员大不相同,亦无虚天五脉的标志,不是虚天宗之人,显然是玄阴宗的来客。

看着从渡天舟上下来的玄阴宗道友,古辰突然眼神一怔,满是惊讶,只见那名白衣白发修士后面,站着一男一女两名年青修士,男的英俊非常”女的美貌无比,年约十七八岁,宛如一对金童玉女。

那英俊非常的男子古辰不认识,令他惊讶的,是那名美貌无比的年青女子”竟是云雪。

古辰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眼huā了,再睁眼一看,虽说眼前的美貌女子,比三年前的云雪看起来还要美上一分,但不是云雪,又是何人?

云雪与旁边的英俊男子相视一笑,眼神亲密无间,跟在白衣白发的修士身后,向虚天宗众人走了过来,古辰站在黄药仙的身后,她显然没有看到。

“你认识她么?”虚紫鸳见他表情有异”在古辰耳旁间道。

古辰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不太肯定,小声道:“也许认识。”,白衣白发的修士走来同时”虚天宗主无始也迎了上去,脸上笑意盈盈,道:,“天玄子道友,多年不见,道友神态依旧,气度更胜从前了,哈哈……”

这名白衣白发的修士,正是玄阴宗宗主天玄子。

天玄子亦哈哈一笑,道:“无始道友亦更胜往昔,哈哈……”,言罢,天玄子的目光落在无真身上,道:“这位一定是无真师侄了,多年不见,昔日小子已长大成人了,哈哈,无始道友,颇有你当年风采。”

“正是小儿。”无始点头道,言罢示意了无真一眼。元真会意,拱手道:“见过天玄子前辈。”

天玄子微微点头,抬手指了指身旁的英俊青年,道:“这位是我新收的弟子白玉仙,玉仙,无始前辈与为师,乃是世交,以长辈之礼待之。”

那英俊青年长得俊俏无比,皮肤亦十分洁白,不少女子,都生不出他这副容貌”若不是喉结突起,乍以看,颇像一名女子,名叫白玉”仙,与他的外表还真是十分相似。

“白玉仙,见过无始前辈。

”白玉仙向无始行了一礼”声音中亦带有几分阴气,不似男声。

无始点头示意,目光落在天玄子身上,道:“道友请移步殿内说话。”

天玄子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玄阴宗修士”道:“后辈弟子在此歇息,各位师弟,随我入殿。”

虚天宗这边亦是只有长辈才进入了虚天殿中,让后辈弟子,都留在殿外,看来他们长辈之间,有事相商。

双方长辈走了以后,人数顿时少了不少”云雪的目光,从虚天宗众弟子脸上扫过,男弟子无不对她露出痴迷之色,唯一有古辰一人例外。

当云雪的目光落在古辰身上时,神色未变”但是,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惊讶,还是被古辰看在了眼中。

有玄阴宗的弟子,过来与虚天宗的弟子搭讪,两宗之间关系向来不差,并且,亦有弟子曾经共同执行宗门任务”早就相识,很快便聊在了一起。

古辰见状,目光往云雪眼中盯了一眼,走向了一旁偏僻之处。

过不多时,云雪跟了过来。

四眼相对,两人静静的瞧着”云雪再也不是乐水城那个有点天真的小女孩了,眼神中,再也没了当初的那份纯真,看着古辰,亦没了当初的那份崇拜。

“你怎么跑玄阴宗去了?”古辰开口问道。

云雪嘴角一翘,露出一个笑容,道:“这一切,全都得多谢你呢,当初若不是你把我抛弃在乐水城,我怎么会不顾一切的追出来?怎么会遇上师父?呵呵,你说得对”我以前的眼界,真是太小了,如果不出来,永远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我真的要感谢你呢!”

“你怪我?”古辰听得出来,虽然云雪笑意盈盈,但声音中,隐约含着恨意。

古辰知道,她从乐水城出来,肯定吃了很多苦,前世他有过经历,并且”云雪是名女孩子,吃的苦,比古辰前世,肯定更多了。

他没有想到,云雪竟然有这份胆量,竟然敢离开乐水城,看来古辰二次经历人生”走过的路不同”也连带着他人,踏上了不同的路。

“怪你?我干嘛要怪你?嘁……”

云雪一声嗤笑,道:“你不喜欢我,自有白师兄喜欢我,你不疼我,自有白师兄疼我,不入玄阴宗,我怎么会遇到白师兄?再说了,是白师兄,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旧岁就踏入了筑期中期,他又疼我,又爱我,这样的男人,才有资格做我云雪的男人。”

听着云雪的话,古辰微微皱眉,道:“既然如此,那就恭喜你了。”

说完,古辰转身就走,走过云雪身边,突然停身道:“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来自哪里!你不说,我们便是朋友”你若说了,我们便是敌人。”

言罢”古辰踏步向前,又回到了众弟子所在之处,只见皇甫浩和白玉仙”不知为何,像斗鸡似的,鼓着眼睛瞪着对方,眼神中满是杀意,无真站在两人之间”正在镇场。

古辰向虚紫鸳询问了一下”原来是有名弟子,向白玉仙讲起了十日前的五脉大比试,白玉仙听到皇甫浩被古辰踩在脚下抽了几十个耳光白玉仙顿时笑骂皇甫浩是个垃圾。

哪曾想,皇甫浩就在身边,心中羞怒”顿时火冒三丈,就要动手,白玉仙对于皇甫浩的怒气”视若不见,更是当着他的面说:被人在擂台上抽了耳光,就是垃圾。

眼看两人就要动手”若不是无真出面,恐怕无人镇得住场面,眼下玄阴宗和虚天宗的长辈皆在虚天殿中谈事”若两宗弟子在外面打了起来,绝对有伤和气。

皇甫浩往日嚣张、骄傲,却碰上一个比他更嚣张、更骄傲的白玉、仙,根本没把他当回事,这白玉仙是玄阴宗来客,无真不可能帮着皇甫浩去打白玉仙”只好把那个多嘴的弟子,当众抽了十个耳光,以作惩罚。

这下那名弟子罚了,白玉仙和皇甫浩,还像斗鸡似的怒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