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虚空
字体:16+-

第三十八章 念北辰VS归虚赤

第三十八章 念北辰VS归虚赤念北辰抱着悠悠站在峰顶,沉默不语。

悠悠也默默的靠在念北辰怀中,静静的没有说话,这里是那么安静,没有世俗的喧嚣,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纯净。

“辰,没想到真的有更高级的存在,咯咯,这样我们又有的玩了。”

悠悠靠在念北辰怀中娇笑道。

“修真者、修佛者、修魔者、修妖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神仙又是什么样的?”念北辰自由自语道。

“辰,回去吧!小月和小语她们可在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悠悠开口道。

“回去。”

念北辰说完抱起,从峰顶一个纵身跳下去,高速的抛物线运动,念北辰他们划过一道弧线向下面飞去,穿过层层的云层,到达地面几百米处才停住身形,向他们住的地方飞去,脱出一道长长的尾巴,风声呼啸而过。

“我们回来了。”

悠悠还没到家声音就已经传到北辰月和杜蕴语她们耳中。

“那就开吃咯!咯咯,辰,来尝尝这滋味怎么样?”杜蕴语马上高兴的叫道,她们两女也没问念北辰他们去哪里无比精彩的比赛非常快,前十名已经出来了,现在要的比的就是这前十名的排名,进入前十名的有龙飞凤舞学院念北辰、邪冰凤、夏雨星,天龙学院笑苍生,凤凰学院碧血冰、白云烟,白虎学院鲁玄,青龙学院马小宝、朱雀学院烈火冥、玄武学院归虚赤,前十名还是七大学院的人。

而龙飞凤舞学院依然是人数第一多,竟然占了十分之三之多。

他们十人现在正站在巨大的擂台之上,排成一排,龙傲天满含笑意的站在他们面前,然后开口道:“今天开始十进五争霸赛,希望你们能用出全力来给我们带来更精彩的比赛,我们很期待你们的表象。

现在宣布比赛对战名单。

念北辰VS归虚赤,邪冰凤VS碧血冰,笑苍生VS马小宝、鲁玄VS白云烟,夏雨星VS烈火冥。”

“第一场比赛念北辰VS归虚赤,其他的人全部下去。”

月无眠站在擂台之上开口道。

月无眠一说完,其他的人都一闪身消失在擂台之上。

月无眠打量一下念北辰再望了一眼归虚赤,然后开口道:“比赛现在开始。”

说完亦消失在擂台之上。

念北辰自从见过令东天之后,所有比赛都没再拿剑出来,今天也不例外。

因为剑对念北辰来说就是用来杀人用的剑,凶器,而且还是自己的朋友,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念北辰不想让他染血,要染血也是敌人的血。

归虚赤站在念北辰对面,眼睛静静的瞪着念北辰,他知道念北辰来自龙飞凤舞学院,而且还是最神秘,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实力,虽然自己已经是八星级天武者,可是自己也看不透他。

归虚赤为人非常谨慎,他非常自信自己肉体的强大,可是他还是要穿上玄武战甲,只见他内力一运转,全身出现一件盔甲,竟然是用能量实质化的盔甲,念北辰望着归虚赤身上的战甲,露出兴趣的神色。

玄武战甲是修炼玄武心法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穿上,玄武战甲分五个层次,每种层次战甲的颜色都不一样,分别是白、灰、紫、金、黑,这样往上算,黑色是最高境界。

而现在归虚赤身上穿的战甲则是深紫色战甲,再进一步的话他就能达到紫金色战甲的境界,那时侯他的防御将再提高数倍之高。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归虚赤身上喷射而出,强大的气势压的周围的空气疯狂的流动,劲风狂吹。

擂台下的人都感觉到这气势的强大去玄武神威如狱,带着强烈的上古洪荒气息,念北辰不知道为什么当武道到达一定境界的时候其气势就会带有那么一点洪荒气息,不知道念北辰也不会去深究。

在归虚赤的强大气势之中,念北辰双手背在后面,微抬着头打量着比自己高的归虚赤,念北辰一眼就看穿归虚赤的境界,不过那奇怪的战甲不知道防御到底有多强,念北辰一个闪身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归虚赤凝神静气的用神念锁定整个擂台,突然神念之中捕抓到念北辰一淡淡的人影,竟然在自己面前,等他反应过来想出手的时候,念北辰手已经在他盔甲上敲击好几下,等他终于出手的时候,却打在虚空之中。

念北辰又回到刚才他所站的地方,表情依然淡然,归虚赤惊讶的望着念北辰,他本以为念北辰非常快,没想到快到连他的神念都捕捉不到念北辰的身影。

念北辰心中闪过:这战甲果然不错,他穿上战甲的时候防御跟自己先天金身的时候有的比,不甚至更强。

念北辰好久没有发泄一下,现在能找到怎么好的沙包当然要好好的玩玩。

念北辰一闪身出现在归虚赤面前,一弯身脚盘地一扫,扫在归虚赤的小腿处,归虚赤整个人都向另一个方向摔下去,能上的了前十名的人能是庸手吗?在摔下去的瞬间归虚赤拳头已经向念北辰击出去,强烈的劲气,强大的拳头,击在念北辰身上,打在实体上的感觉让归虚赤瞬间愣住,怎么可能打中念北辰?他正在分心想的时候,一股巨力传来,袭击在他的胸口之上,他直接向后飞去,在半空中一个翻身想要停下,念北辰的身影又出现在他面前。

归虚赤现在也不再管防御,和念北辰两人互相打起来,你一拳,我一脚,身影一闪而过,那些武道修为较差之人只能看屏幕放慢三十倍的影像,可是依然非常快。

两人都是实打实,都没有闪躲。

强大的力量互相打在身上,念北辰在归虚赤拳头之下,有点微痒的感觉。

可归虚赤感觉就不一样,全身慢慢的酸痛起来。

归虚赤看着念北辰那没有任何发紫的皮肤,依然晶莹,心中想道:妈的,不会吧!比我肉体还变态。

我靠,这么痛,回去不知道要擦多少药酒,疗伤多久,妈的这皮外伤真他们痛。

下面的人都被两人的表象惊愣在下面,瞪的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不过他们非常兴奋,这种纯肉体的较量可是难得一见。

念北辰越打越舒服,归虚赤虽然也很喜欢肉体强烈碰撞的感觉,可是那也要过个限度。

念北辰的力量越来越大,全身越来越痛。

擂台也被两人砸的破烂不堪,这擂台可是特制,也只有他们这种肉体变态之人才能砸出来。

终于归虚赤忍不住,一个闪身飞退到擂台边,做个停的姿势,念北辰的脚刚好出现在他脸旁边停下,一股劲风从他脸颊刮过,幸好念北辰停下,归虚赤送了口气。

归虚赤抬起头望着念北辰道:“不打了,我认输,我要回去疗伤,为什么我会碰到你这变态,好痛,我靠。”

念北辰站在归虚赤对面笑了笑没说话。

月无眠这时候出现在擂台之上,宣布念北辰获胜。

归虚赤一听到这,好像得到解放,一个闪身非常迅速的消失在擂台之上,他现在想的是赶紧泡在药酒睡个好觉。

念北辰也回到三女身边。

没想到念北辰和归虚赤两人就互相打了六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