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仙
字体:16+-

第十六章 大元天宗

楚莫轩走后,林易本以为自己可以清静一会儿,可以静静的想一下自己的事情,可谁知接下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是在林易的耳边响起。

“杂役弟子,为何一个人在这无人的角落,莫不是知道自己进入宗门之后,却只能沦为一介杂役弟子,心有不甘?”

听到这一道声音,林易眉头微皱,旋即立马循声望去,只见的在林易的正前方,柳涛正一脸讥笑的看着自己。

见此,林易的脸上瞬间变得阴沉起来,暗道这人怎么跟个狗一样咬着自己不放?自己也并没有主动招惹他,反倒是他,一直针对自己。

“狗一样的东西,难不成你以为你成为外门弟子,就有炫耀的资本了?”林易冷笑一声道。

闻言,柳涛面色立马通红:“外门弟子又怎样,总比你这杂役弟子强!而你,天生就一副贱命,即便入了仙门,也只有当杂役的命!”

听到柳涛这一番话,林易却是摇了摇头,他知道此刻在这做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归根结底,还是要凭进入大元天宗以后的表现说话。

想到这,林易嗤笑一声,也是不再理会柳涛,而是转身离去。

柳涛见到林易理都不理会自己,而是选择直接忽视自己,他的眼中立马燃起熊熊怒火,隐隐中,似乎还有着一丝杀意涌现。

“林易,进入大元天宗之后,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柳涛望着林易远去的背影,冷厉道。

……………………………………………………………………………………

林易等一行人乘坐着帆船在天空中飘进了大概半日的时间,半日之后,田中兴终于告知林易等人即将达到大元天宗。

很快,一条极为绵延的山脉便是出现在林易的眼中,只见的这条山脉形似翔龙,远远望去,便是犹如一条巨龙匍匐在苍茫的大地之上,给人一种震撼之感,山脉之上,云缭雾绕,氤氲蒸腾,在微弱的阳光之下,山脉之中,却是有着阵阵霞光从其上散射而出,细细一看,仿若仙境一般。

而在这山脉的正中心,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它便是如同一杆笔直的战枪一般直插云霄,颇具一番威慑之感。

“这片山脉名为流云山脉,而那座高耸如云的山峰,则是流云山,而我大元天宗,便是坐落在流云山之上。”田中兴指着那山峰,对着众人说道。

而众人见到如此山脉之后,眼中也尽皆是涌现出浓浓的兴奋之意。

待这巨大帆船渐渐靠近流云山之后,林易便更是能够看清流云山的真实面目。

只见的流云山之上陡峭无比,山峰边上,悬崖陡立,怪石嶙峋,此等山势,绝非凡人能攀爬的上。而在山上,有松柏林立,花草遍布,偶尔一阵山风徐过,将那松柏树叶尽皆吹动,远远望去,便是如同叶海在翻涌。一层叠着一层。

山腰处,还有着一条偌大瀑布,浩大的水沿着悬崖峭壁,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水声,如同山洪一般一泄千里。

阳光下,将那水流映的波光粼粼,举目一望,竟是给人一种犹如九天银河落入凡尘一般的感觉。

而在那山峰临近云端的地方,有瑞禽结群飞翔。在那树林之中,有异兽结伴出没。在那山涧之中,有着奇草竞相生长。在

那幽潭之中,有玄龟相继沉浮。

呵,好一座人间仙境!

看到这般景象,林易深深的震撼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景象,他以前也无法想象,在这人世间,竟然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不光是林易,帆船之上除了原本是大元天宗的一些人之外,其余人脸上也是尽皆浮现出陶醉以及震撼之色。

而见到众人如此,田中兴脸上也是露出自傲的神色:“不是我吹牛,在南楚帝国,恐怕再也找不出能与流云山相媲美的山峰,而唯有此山,才配得上我大元天宗坐落其上!”

闻言,众人脸上也是皆是表现出深以为然的神色。

“这流云山不光是风景宜人,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流云山之上,有我大元天宗开派祖师布置的无上阵法,此阵法不仅是大元天宗的护宗大阵,更是大元天宗的聚灵大阵,有此阵在,流云山脉的灵气比外界浓郁三倍,如此一来,能在我大元天宗修仙,对你们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造化。”田中兴望着众人道。

闻言,众人的眼中瞬间散发出一阵光亮,而他们脸上也尽皆是庆幸之色,大有一副拜入大元天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之意。

而见此,田中兴微微一笑,他之所以说这番话,便是初步凝聚众人对大元天宗的归属感。

不多时,那艘巨大帆船便是缓缓的停在了流云山的半山腰之处。

之后,田中兴便是领着众人从那帆船之上下来,一下帆船,一排排恢弘的建筑便是出现在林易等人的眼中,只见的这些建筑玉砌雕澜,恢弘无比,而在一些墙壁之上,亦是雕砌着许多精美的图案,给人一种极具华美的视觉享受。

各房屋之间,走廊廊腰缦回,曲径通幽,走廊边上,亦是耸立着根根巨大木柱,木柱之上,皆有红漆涂刷,尽显古朴大气之感。

“这,便是杂役弟子所居之所。”田中兴指了指那一排排建筑,对着众人道。

“哇瑟,杂役弟子都住这么好,那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岂不是住金窝银窝了。”

人群中,一个面相黝黑的少年惊呼道。少年此言一出,也顿时引得人群一阵哄笑。

闻言,那田中兴也不理会,而是对着一旁的欧阳汉文执事道:“此番在落云城招收的杂役弟子,诸多事项,便由你去安排。”

“是,长老!”欧阳汉文恭敬回道。

“杂役弟子留下,听从欧阳执事的安排,其余人等,随我来。”田中兴对着众人沉声道。说完,他便是转身离去。

这时候除了杂役弟子之外,其余人皆是立马跟了上去。

不过田中兴走到一半,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而后慢慢转过头,目光却是第一次落在了林易的身上。感受到田中兴的目光,林易眼中也是有着几分惊讶之色闪过。

按理来说,自己在这人群之中已经呆了近两天,而那田中兴一直跟众人在一起,如此一来,那田中兴不可能没有看到自己,而且,那日诗会,田中兴也在场,那么田中兴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只不过,这两天来,那田中兴一直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只是为何到了现在,他才正眼看向自己?

“林易,我希望半年之后,杂役弟子前十,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说完这句话,田中兴也不再理会林易,而是领着其余人继续前行。

田中兴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目光都是在这一刻落在了林易身上,目光中,或带惊讶,或带质疑,或带羡慕,总之,各种各样的意味都有。

不过对于这些目光,林易也丝毫不理会,他现在不明白的是,为何田中兴走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这样一番话,岂不是让原本想低调的林易再也低调不起来,而且有了田中兴的这一句话,恐怕以后的自己,会成为在场的所有杂役弟子所注意的对象。

而在一旁的欧阳汉文大有深意的看了林易一眼之后,便是对着众人道:“你们且随我来。”说完,欧阳汉文便是朝着与田中兴相反的方向走去。

众人见此,也是立马跟了上去。

“长老,你似乎对那名为林易的杂役弟子印象不错?”一路上,另外一名执事对着田中兴问道。

“不错。”田中兴回答道。

“却是不知那小子有何特色,竟值得田长老青睐有加?”那名执事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因为他会作诗啊。我敢说,论作诗,大元天宗无一人能比得上他。”

“田长老都不如他?”那名执事自然知道这田中兴喜爱作诗。

“我不及他。”说到这,田中兴的眼中,却是开始有些深意浮现。

闻言,那名执事面色愕然,能让田中兴说出这话,看来那林易在作诗这一方面真在行啊,执事心中不禁这样想到。

二人的交谈自然是落入其他人的耳中,不经意之间,林易似乎已是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声。

…………

在欧阳汉文的带领之下,林易只感觉自己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建筑中走了大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众人便是来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四合院内。

“这便是你们以后居住的地方,这个院子之内,共有十个房间,而你们一共二十个人,如此,你们就两个人一间房。”

在欧阳汉文的任意分配之下,林易却是跟先前那个黝黑少年分配到一个房间,而对此,林易也任意接受,从他内心里,总是下意识的认为黝黑的人都是勤劳的农民伯伯,农民伯伯极为朴实,而他,也是极为喜欢跟朴实的人打交道。

“从今日起,尔等,便是我大元天宗的一员了,而你们的身份,便是杂役弟子,但,你们切莫因此灰心丧气,正如田长老先前所说,杂役弟子又怎样?只要敢拼,照样能成为外门弟子甚至内门弟子!你们,要努力了!”欧阳汉文大声道。

“是!”

众人闻言,也是满脸坚定道。

“嗯,那就先这样。至于服饰以及其他什么的,我等会就回差人送来。对了,除了服饰之外,作为刚进入大元天宗的新人,你们每一个人都会获得两块下品灵石以及一颗化灵丹。而以后,你们每一个月都会获得两块下品灵石以及一颗化灵丹,这,便是宗门给你们作为修仙的资源。”欧阳汉文接着道。

“灵石,丹药?”有人不禁惊呼道。

“正是,好了,就这样,我便先走了,你们先熟悉一下环境。晚上自有人回来交代你们以后该做些什么。”欧阳汉文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