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封禅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众人听闻庞统之言,仿佛眼前这横扫荆襄的四十万曹兵不是虎狼之辈,而是送进虎口之绵羊,根本就没有任何能让人畏惧之处。

对此奇怪论调,惨败于曹军手下的众人自是不服,连一向敬重名士的张飞都有些不快起来,要是曹军好对付,他们于长坂惨败,那岂不是天下笑谈?但他们偏偏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庞统的三条论断句句透彻,有根有据,直让他们哑口无言。

众人不由对这个矮小丑陋之人暗暗称奇,常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没有听闻庞统分析之前,谁能相信这个人便是能与“卧龙”齐名的“凤雏”?谁能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有如此眼光?刘备听罢庞统之言,心中顿时略微放心下来,原本有些惧怕的心情大大缓解,可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利让刘备对上曹操时未战便先怯了三分,以致于信心严重不足,如今听闻庞统分析,感觉曹军虽然强大,自己也不是毫无胜机。

凝神思考一下,刘备随即说道:“不出士元先生所料,今日江东讨虏将军府已派人前来吊丧,如今正居于馆驿之中,拜贴之上寄名乃掌府书记鲁肃,不知各位觉得如何?”刘备身侧诸葛亮闻言说道:“荆州与东吴屡经血战,孙讨虏之父孙文台更是死于黄祖之手,孙讨虏更是亲至江夏斩黄祖之首级,两家仇敌之间何来吊丧之说,鲁肃此来必是专为探听我军军情。”

刘备皱眉说道:“鲁肃其人心胸豁达,才智高绝,言词尤为锋利,该当如何应付为妙?”庞统闻言忽然轻笑起来,道:“将军无须担忧,鲁子敬此来乃为联盟,证明东吴亦有联合抗曹之心,如此岂不是更好,只需派一能言善辩之士轻舟直往江东说服孙权,便可于长江之上与曹军一战,鹿死谁手,还未见分晓。”

刘备苦笑说道:“联盟之事,非同小可,关系我军生死存亡,非智谋高绝之人难担此重任,我正忧心于此事。”

诸葛亮随即说道:“主公,亮愿亲往江东,以三寸之舌说服东吴之众共抗曹操。”

刘备顿时惊骇说道:“我军初至江夏,诸事皆赖先生谋划,先生若亲去江东,江夏之事如何处置?”诸葛亮轻笑道:“主公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如今士元在此,智谋胜亮百倍,何需担忧?”哪知庞统却不领情,冷然说道:“统乃山野粗人,若非得刘少将军赏识,如今不过一夏口县令,何以能为将军出谋献策,如今将军已安然返回江夏,统正想辞去长沙太守一职,专心任军中刺奸,恳请将军批准。”

原本渐渐平息下来的众人又被庞统所言激起,顿时吵闹起来。

原本便对庞统一而再、再而三落他面子极为不满的关羽首先喝道:“庞统,你不要给脸不要脸,难道在我大哥身侧做事还比不上军中刺奸?”哪知庞统对这个武勇绝伦、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猛将正眼看都不看一下,傲然说道:“统愚笨,自有自知之明,生怕坏了左将军大事,何谓给脸不要脸,将军此言恐怕不太妥当吧!”刘备一听庞统之言,心中也极不舒服,刚想开口,便看到一旁的诸葛亮在对他眨眼,迟疑了一下,刘备顿时醒悟,往往智谋出众之人都有一些自己的处世法则,在没有彻底认清楚一个人之前,很难会真正效忠一个人,即便是诸葛亮,那也是自己三顾茅庐,花了极大的耐心才请出山来的,眼前的庞统可是连孔明也称赞不已的人物,岂肯轻易便归于自己的帐下?想到此,刘备眼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立于赵云身后的刘封,此刻刘封英俊的脸庞涨的通红,紧张的注视着庞统,想必正为他担忧,刘备暗自叹息一下,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不想自己这个义子倒让庞统倾心了,伯威看样子确实不简单啊。

刘备打断众人话言,随即开口说道:“既然士元先生不愿留于江夏,备自不敢勉强,先生仍留伯威帐下便可。”

随即刘备话锋一转说道:“如今大敌当前,众人当齐心协心、各部当提高戒备以迎战曹兵,现以偏将军关羽为长沙郡尉总督长沙军事,征虏中郎将张飞领三千士卒屯守夏口,总制江夏咽喉,翊军中将军赵云总督江夏城中防务。”

顿了一顿,刘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刘封,继续说道:“刘封行护军中郎将职,统三千兵马驻防巴邱,守护长沙各渡口,以糜芳为长沙太守、简雍为江夏太守,庞统为巴邱县令,总领各地政务。”

众人不料刘备转眼便对两郡军政要务重新分派完毕,但话已出口,也容不得他们议论了,随即躬身领命,缓缓散去。

军情紧急,刘封不便于江夏久留,军议散去之后,随即赶至后堂拜别义父刘备与甘夫人,顺便看望长坂一战中,几乎陷入敌手的阿斗。

后堂之中,没有外人在场,刘备也极为随意,并不像大堂之上那股威武严厉,但刘封却不敢怠慢,始终低垂着头,躬身听命。

刘备踱步刘封身侧,轻拍义子肩膀,蓦然想起樊城之时,刘封硬是要以身代父断后时的坚毅表情。

再看看如今短短月余时间,无论从神态抑或身躯上都已看不到刘封当时的稚嫩,刘备不由感慨万分,世界终究是年青人的天下,而他们自己也注定会被历史的车轮撵过,化为灰迹,如今自己已年届半百,所得不过两郡之地,想要扫清天下,重振大汉,又是何等艰难。

轻拍了拍刘封的肩膀,刘备轻声说道:“我儿如今已是成年之人,义父帐下战将,所谓军中无戏言,沙场无父子,巴邱紧要之地,紧临巴陵、蒲圻两处渡口,万不可失陷于曹兵之手,如若连这最后一点凭仗也将失去,到时我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若有差错,莫怪义父翻脸无情。”

刘封顿时肃然说道:“义父放心,只要孩儿还有一口气在,必保巴邱不失。”

刘备点头说道:“我儿勇悍,能领百余士卒从樊城杀出重围,已显过人之处,但刚极易折,为将者不仅要勇悍无匹,更需智勇兼备,切记,匹夫之勇不足惧,成大事者,首重计谋。”

刘封自从听从庞统指点,以一千士卒就攻下长沙之后,早已深刻认识到智计这两个字的作用,闻言不由点头称是,躬身受教。

而刘备说到智计便又想起庞统来,略带遗憾的说道:“庞统此人才识惊人,智计高绝,即肯屈居我儿手下,封儿务必以礼待之,事事征询,不可怠慢,朝夕相处,封儿亦可从士元先生身上多学一些。”

刘封答道:“封儿平时待士元先生但犹若师长一般,自是不敢怠慢,不过封儿愚笨,恐难学到先生万一。”

刘备叹道:“雄才伟略之主虽可指挥士卒纵横天下之间,但劳力费神,自是痛苦异常,强如曹孟德已是极限,如今也不过四处受制,忙于应付。

真正成大事者,便是能让手下之人物尽其材,人尽其能,能让天下英雄为之效命,统御有道才是真正雄主之才。

吾儿切记此点,宽以待人,严以律已,成大事者,不可拘于小节。”

刘封对于刘备之间一时之间难以理解,不由直皱眉头,他隐隐感觉到义父所言饱含深意,虽不理解,也强自记在心头,准备日后再去慢慢领悟。

随即刘封想到了沙摩柯,想到了武陵郡,不由急急说道:“义父,日前在长沙城中,孩儿救得一蛮人性命,此人自称沙摩柯乃五溪蛮族金鞭溪之魁帅,被其弟与武陵太守金旋所害,侥幸逃得性命,曾向孩子借兵,孩儿不知如何应付,还请义父指教。”

刘备闻言心头一喜,但随即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若在平常,这真是极好之消息,不过此刻主要敌人乃是南郡曹兵,不将曹兵击退,即便全取南边诸郡也毫无意义,除长沙之外,南部诸郡皆贫乏之地,非数年之功,难以收效,此时更不宜分兵他向,封儿自顾留住此人,他日必有用处。”

刘封闻言心中有数,随即准备拜别。

怀抱阿斗静静坐于一旁的甘夫人一言不发,奇怪的看着这对义父子,不知道他们为何这般认真。

甘夫人长的非常美丽,肌肤如玉,明艳照人,此刻怀抱阿斗更是集温柔慈爱于一身。

看到刘封拜别要走,不由心生怜意,此子虽不像阿斗那般亲生所养,但俊俏懂事,也颇得甘夫人喜爱。

甘夫人皱着眉头说道:“前番封儿留守樊城便是九死一生,此次好不容易脱险,为何又要让他亲往前线。”

刘封急忙跪拜于地说道:“义母,为义父分忧乃封儿之幸,岂敢他有言。

封儿此番前去不知何日能回,万望义父、义母保重。”

起身看了甘夫人怀中阿斗一眼,刘封毅然转身离去。

甘夫人心中一酸,几乎落泪。

刘备则喃喃叹道:“此子骁勇善谋,御下有道,虽年幼,前途亦不可限量,只可惜不是我亲生之子。”

甘夫人闻言不由奇怪的看向刘备,自知失言的刘备急忙闭口不言,朝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