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封禅
字体:16+-

第六十七章

十二月中,荆州长沙郡、巴邱。

巴邱紧临长江,直面北岸曹兵,百姓为逃兵灾,早已往长沙、桂阳等地逃去,是已此地早已成为空城,除了刘封一部兵马二千余士卒之外,便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行动不便之人。

此时,时至正午,北城门外军帐之中,蓦然便传来刘封的一声怪叫之声,

“你们尽然抢了一个女人回来?”

躬身听命的魏延感觉尴尬至极,喃喃说道“这个,这个……将军,我们开始并不知道她是个女人,直到回到军中这娘们的头盔掉了我们才发现。”

原来,在徐庶的带领之下,他们此部士卒轻而易举便绕过了曹兵的防守,直击华容、阳两地,满载而归。

正忙于编整民夫,准备撤回南阳等郡县的曹兵以为前方大军已经溃退,看到敌军杀到了此地,哪里还敢抵挡,只恨自己少了两条腿,发疯一般的便朝南郡等地逃去,刘封士卒犹如蝗蜂一般横扫曹兵屯田要地,将曹营洗劫一空,抢回大量种子,为了更好的发挥出屯田效果,奉刘封之命,他们更是抓捕了为数不少的屯田军官。

魏延没有想到自己抓来的那么多俘虏之中,尽然还有个女拌男装的人,庞统任刺奸,对于军纪管束极严,要是被这小矮子发现自己营中抢来个女人,指不定会想出什么恐怖的方法来折磨自己,魏延干脆自觉呈报给中郎将大人,让他去处理去。

刘封头大了,即便是面对数倍敌人之时,他都没有感觉到如此这般头痛过。女人,长这么大,除了接触过舅妈、以及二位义母之外,他几乎没有跟别的女人说过话,怎么处理这个女人?刘封不由看向一旁的庞统,徐庶一回到巴邱便匆匆赶去江夏会回义父了,如今他所能依靠的只有庞统了。

哪知一向睿智地庞统此回也有点犯难了,皱眉深思一言不发,如何处理好这个女人关系到大军军纪的把握,乃是给众人的一个榜样。丝毫马虎不得。

一旁的沙摩柯看着众人紧皱眉头的样子不由奇怪说道“大人,这有何难,女人不过是财物,尝赐给手下士卒便可……”。

沙摩柯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王威已经轻笑了起来,沙摩柯正奇怪他为何发笑之时,只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目光朝他投来,庞统瞪大了双眼,就像是要吃人一般,死盯着沙摩柯说道“大笨熊。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就罚你三天不许吃饭。”

沙摩柯一听吓坏了。对于饭量大的惊人的他来说,一天不吃饭便已是要了命了,何况三天。

庞统想了想,转身对刘封说道“将军,反正人已经带回来了,还是先见一见再说,不好处理的话,就放回去吧。”

刘封一想也是,大不了再放回去嘛,义父举兵以仁义为先。自己可不能坏了义父地名声。反正现在曹操还死占着南郡不退,这个女人真要是哪个将领的家眷,也能很快的找到自己的家人。

随着刘封的令声下去,一道瘦小的身形便被带了进来。缓缓出现在军帐之中,等众人看清楚她的样貌之后,这些沙场杀敌无数。刀剑临体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的悍将尽然个个都惊呆了,便是刘封也不例外。

那女子身上依旧穿着曹兵的乌黑革甲,简单清洗过的面庞没有了灰尘地遮掩显得格外白净,乌黑长亮的头发只随意地束了一下,依旧有不少挂在脸前,正是这丝丝的秀发若隐若现的遮挡住他娇美的面庞,显得格外的成熟动人,眼神之中流露出的那种忧伤神色,更是让人又爱又怜,悠然心碎。

刘封虽然接触的女人较少,但甘夫人、夫人都是天下有数的美女,其惊艳美貌,罕有能及者,眼个这个女人,虽然也算十分美貌,比之两位夫人毕竟失色不少,而真正让刘封吃惊的,便是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浓浓地忧伤之情,一股一眼看去,便几乎能让人心碎的沉痛表情。

一旁的沙摩柯世居荒蛮之地,哪里能见过如此娇嫩、美艳的女人,尽然夸张地咽了几口口水,那副瞪大了眼睛傻愣愣的盯着那个女人连眨都舍不得眨一下的表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搁在平时,早已被王威、魏延等人取笑个不停了,但今天很奇怪地没有人作声,众人都已经完全傻掉了。

倒是老将黄忠始终保持着清醒,本来嘛,黄忠年已六旬,经历的事何等之多,女人再漂亮对

也是一个漂亮一点的装饰物而已,怎么像那些家伙一丢了魂一样,看着一个个丢人至极的家伙,黄忠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刘封尴尬之至,听到黄忠的轻咳之声,不由回过神来,对着那个女人欠意说道“姑娘身着曹兵衣甲,我部士卒一时不查将你带到此处,实在深感不安,姑娘现在便可以自由离去了。”

一旁众人一听刘封之言,几乎急的跳起来,但一想到庞统那个要人命的家伙便在一旁便不敢放肆,只能心中暗叹,大公子真是不谙世事的少年公子哥啊,如此漂亮的女人尽然就这么白白的放走了,真是何等痛心啊!!

立于帐中的女人听到刘封之言,明显愣了一下,不由抬起头来朝刘封看去,大帐中央将位之上,一个甚为年轻的小将正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从他的面相来看,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其身上却有一股如刀锋般尖锐的气势射出,那稳如山岳一般的神情与其年龄极不相符。

女人凝视刘封半晌,几乎有点不敢相信他的话,前几次被军士所掳她曾吃尽苦头,几乎命丧他乡,今日这群人为何会如此轻易便让自己离去?莫非还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庞统看着她听闻可以离去的话语之声,仍旧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不由大感惊异,出言问道“不知姑娘何方人氏,为何会女扮男装出现在曹营之中?”

听闻庞统问话,这女人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端坐的刘封,一动不动,那股浓浓伤感之情一时之间充斥着军帐,也让众人无可奈何。

刘封郁闷无比,侧过头去狠瞪了魏延一眼,误抢了一个女人回来也就算了,眼前这女人还很有可能个哑巴、聋子,这该如何是好!

魏延显然知道自己惹麻烦了,哪敢吭声,缩着头一言不发,一副不关我的事,你们看着办的表情。

刘封有些无助的搓了搓手,迟疑着问道“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

女子一想到这些人尽然拿她当哑巴、聋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如今身在虎穴,前途未卜,她哪里敢开口说道,便将计就计的装下去,迟疑着对刘封点了点头。

刘封一看她有反应,顿时有些高兴,能听懂话便好办了,于是他接着说道“你是曹兵将领的家眷吗?”

这女子闻言,本能的便点了点头,但一想到这里可是荆州军营寨,是敌对势力,自己承认了,岂不糟糕!于是赶紧摇了摇头。

这一来二去的,可把众人搞糊涂掉了,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到底啥意思?

这时王威想到曹操乃是极度好色之人,想必手下也是如此,该不会是因为美貌而被抢去曹营当**乐工具的吧!于是小心翼翼的插嘴说道“莫非你是被曹兵抢去军营的?”

女人看到别人倒是替她找到了借口,赶忙点了点头。

自做聪明的王威一看到如些漂亮的女人尽然被曹兵抢回营寨当成玩物,顿时愤愤不平的破口大骂起来。

众人本就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再看到她身上那股愁云不散的气质,哪会去怀疑,痛心不已之际,纷纷抱拳对刘封说道“大人,此女如此不幸倘若让其重回曹营,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刘封看着神情激愤的众人不由哭笑不得说道“可是军中怎能留女人?”接着又向她问道“你可还有亲友?可有去处?”

一提到亲友家人,这个女子想到自己的悲惨身世不由流泣抽搐起来,连连摇头。

庞统虽然一直怀疑她的真实身份,但是此女子身上的那种浓浓哀伤却是装不出来的,反正此次俘来的曹兵屯田官吏不少,也不急在一时,慢慢探查便可。想到此,便出列对刘封说道“将军,不如暂且留她在军营之中,反正她来时也是扮作曹兵,不如仍旧女扮男装充当将军亲兵,等荆州形势稳定下来之后,再为其找一稳妥归宿不迟。”

不待刘封开口推迟,一旁的众人已经齐声开口说道“如此甚好,刺奸大人此策甚妙,甚妙!!”

这时,军司马伍俊急急从帐外冲了进来,也不顾里面极为怪异的气氛,躬身便对刘封说道“将军,快马急令,左将军大人召集各部统军将领军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