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封禅
字体:16+-

第十八章

太夫人冰冷冷的话语无疑像是一阵巨雷在孙权的耳边炸响,看着母亲冰冷的表情,孙权再也不敢出声,领着二百亲卫直往山下迎去。

远远的,刘封一眼就看到了从山上走下来的孙权,不需要别人的介绍,不需要任何的表情手势,刘封可以肯定那个在众军护卫之中的人便是孙权,那种与众人身上截然不同的气度便是最明显的标志。

刘封手下的士卒发现了山上下来的敌人,但众人之中,除了面对山顶的那部士卒分出一半观注他们之外,没有丝毫的异常,面对山脚、树林两侧的士卒连头都没有动一下,根本不去观注这里。

给请了下来,冷汗猛的从他身体之中冒出,为何这段时间自己老是出错,连一点点的小事都办不好,难道自己真的已经老了?开始糊涂了?

隔着老远,刘封便拱手朝孙权施礼,如今虽然敌我未分,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况且孙权虽然年轻,但与自己义父一般皆是雄霸一方之主,所以按辈份来算,也算是自己的叔父一辈了。

孙权远远看到众军护卫之中的刘封,不由感觉眼前一亮,那一身公子哥的打扮与四周兵戎戒备的士卒显得格格不入,一如鹤立鸡群一般醒目,孙权不由迟疑起来,传闻刘备这个假子凶悍异常,连夺长沙、武陵两郡,更曾在数万曹兵之中来回冲杀,照理该是一膀大腰圆如同猛兽一般的壮男才对。怎么如今却是一个富家少爷了。

忙朝孙权迎了上去,将为何滞留于此的原因说了一遍,尤其是刘封一箭逼出一名埋伏者的事,更是说的详尽至极。

孙权有些恼火,埋伏在此地地士卒皆是他亲自带来守卫自己与母亲安全的亲兵,没想到埋伏的这么差,一下子就被别人发现了,连隐蔽这一点都做不好,自己还怎么指望他们做奇兵。

不过面对着刘封,孙权的脸上顿时变得平静起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立即告罪解释一番亲领他们往山上走去。

吴侯亲迎算是给足了刘封等人的面子,尤其是孙权所说毫无矫作之色,让刘封等人即便还有一点疑惑也不敢冒然说出来,只能告罪一声随他一同往山顶行去。刘封极为机警,紧随孙权而行,绝不让他与自己拉开距离,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只要自己时时能保持着对孙权的威胁。即便是他敢玩什么花样,定要誓死将他击杀。

一行众人各怀心思浩浩荡荡往山顶奔去。倒也相安无事。

等待许久的太夫人与乔国老终于看到了刘封,这个面色冷肃、魁梧英俊的年轻后生让他们着实吃了一惊,他们心中的想法与刚刚的孙权一般,刘备帐下猛将颇多,关羽赵三人皆有万夫不挡之勇,刘封这个假子能在他们三人地帐下脱颖而出且有并驾并驱之势定有其过人之处,如今看着刘封那张青涩的脸,他们怎么也无法将他与那个冲锋阵前,为刘备攻城拔寨的猛将联系在一起。

要不是刘封立于一侧给人感觉到一股沉稳如山岳一般的气势,他们真要怀疑。刘备那厮是不是连假子也弄了一个假的来糊弄他们。

太夫人对外表俊秀,为人稳重的刘封极为喜爱,不由召手示意刘封坐于身侧。这下可让刘封为难了,他一向对长辈执礼甚恭。哪敢如此,顿时愣在那里。

太夫人被刘封那憨直的表情逗乐了,起身走了过去。执住刘封的手轻拍着说道:“如今孙刘亲如一家,身在江东无需多礼,就当是在自己家中一般,况且你即将娶我女儿为妻,那便是我江东的女婿了,如此拘束,来日与他人如何相处?听闻少将军曾以一千士卒取长少、二千士卒夺武陵,想来当时定是豪气冲气,指挥若定,何故面对我一妇道人家,反而放不开了。”

一旁的魏延闻言心中大喜,自己真是英明神武啊,大公子平时如同马前卒一般地装扮给自己一收拾便成了英气逼人的帅哥了,这年头长地帅就是好啊,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好,照太夫人这样说来,大公子这下娶妻那可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正当魏延心中暗爽之时,刘封躬身回道:“封不过是一粗人,只略通武枪弄棒之术,承夫人夸赞实在汗颜,愧不敢当。”

太夫人闻言哈哈大笑,“少将军年纪轻轻正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之时,何必如

,还是随意一些为好!”话虽如此,但她对刘封这种性子还是极为欣赏的。

太夫人随即拉着刘封问长问短起来,其实她已令人详实的查过刘封的一些情况,虽不能说完全清楚但也算得上八九不离十,如今这般与刘封聊天不过是想再从言语之中进一步了解刘封而已。

甘露寺中宾主尽欢,孙权因为忙于处理政务,临进午时便先返回柴桑城中了。而太夫人与刘封唠叨了半天似乎觉得还不过瘾,硬拉着他留在寺中共同进餐,下午继续。看到这种情况,魏延、韩风等人可是开心的紧,巴不得这老太婆将他们留在此处谈上个几天几夜,一点也体会不到刘封现在的苦楚。

太夫人对于这个前来提亲的刘备义子极为满意,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再加上事已至此江东选择的余地并不大,所以经过一日长谈,太夫人当即拍板定下这门亲事,只待选个好日子,便要将女人嫁出去了。但老夫人有个条件,如今她地年纪大了,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很想让女儿能多陪她一些日子,所以希望刘封迎娶新娘之后,能在江东住些日子,好让她也不那么孤单。

刘封看着太夫人那和蔼慈祥的样子本想立即就答应了,但一旁的魏延及时的在他腰间捅了一下,将他地仁慈之心一下便捅到了九霄云外,刘封满含谦意朝太夫人说道:“婚姻大事,当由父母长辈作主,封不敢胡乱言语,还望太夫人见谅。”

太夫人也不以为意,只令刘封禀明刘备再说。

江东之主愿嫁妹妹于刘封之事直如一股旋风一般刮向荆州南部数郡,以致于传令士卒未到,刘备等人已收到了消息,看到计策成功,孙权果真愿意嫁妹妹刘备不由又是高兴又是叹息,二方二九的芳龄女子啊可就这样直接便宜伯威那小子了,但他一想到传言孙权长的碧眼蓝髯,想来他地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心中也稍稍舒坦了一些。

但刘备显然是忘了孙权的哥哥孙策,当年孙策在世之时可是与周瑜齐名的江东美男子,放眼天下能与之相比的也不是很多,孙权的妹妹便是孙策的妹妹,长的象谁,或者一个都不像还真不好说。

等刘封派来的传令士卒确定此事之后,刘备立即召集徐庶、诸葛亮商议了一番,随即令孙乾迅速赶往江东处理刘封婚事。

建安十四年冬十月初六。

刘封正式迎娶孙权之妹孙尚香,孙权为此于讨虏将军行辕之中大摆宴席,江东文武将吏、士族门阀、乡士豪绅皆至,一时之间热闹非凡,男方媒人为孙乾、女方媒人乃泽,江东讨虏将军府长史张昭主婚,太夫人吴氏为长辈,受新人拜。

去年年底之时江东曾在赤壁大败曹军,那时军情仍旧紧急,孙权一时没有来得及犒劳众将,于地特借此次不寻常的婚事在这不寻常的时期犒劳江东上下,满城尽欢。

而刘封这个外人新郎官自然成了众人敬酒的首选,成了众人齐齐攻击的目标,一时之间杯影重重,酒气冲天,看着那一碗接着一碗似乎永无止境的水酒朝他碰来,直骇的刘封脸若死灰,这一刻他哪里还有半点战场杀敌时的威风,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可怜虫,但是新婚之酒不可不喝,刘封只能硬着头皮拼命了。

这时魏延与那五十名亲卫开始发挥作用了,那些亲卫大都是北方之人,酒量大的惊人,而魏延更是个大酒缸,平日在军中之时被庞统管的甚紧,几乎让他给憋疯了,今天这个大好时机他当然不肯错过,看到刘封那副窝囊样,魏延不由挺身而出,来者不拒,好像他是新郎官一般比刘封还要兴奋。

而那些亲卫也没有闲着,立即提着酒缸便朝那些吆喝着的江东文武冲去了,也不管他们是谁,见到就碰上个三大碗,四周顿时乱成一团。

出现了这样一群能喝的,众人也是开心至极,一下就把刘封这个正主给忘了,全部朝魏延等人发起了猛攻,反正他们人多,也不怕放不倒他们,真正不行,还可以从外面调几批人进来嘛。

刘封看着朝魏延敬酒的人一波又一波不由担心起来,生怕他出现意外,还未等他出口,一旁的韩风便紧拽他的衣服说道:“将军,你该入洞房了!”刘封哦了一声,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