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封禅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般淡淡的檀香飘荡在大厅之中,怡人心扉,有一种说不出的淡雅之气,间或着还能听到外面沙沙的树叶响声,让这里显得格外的幽静怡人。

这种原本极为轻松的气氛却因为厅中存在的几十名益州官吏而显得很诡异,大厅死一般的沉寂,几十人肃手立于两侧一言不发,大部分人的脸上已有汗珠滴下,却没有人敢伸手擦拭,一向随意的刘璋静静的立在那里,尽然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正当众人心中揣揣不安之时,刘璋抓起案上的一卷书牍狠狠的朝张松砸了过去。张松跪在那里,满是惊恐神色,只感觉当面一阵劲风袭来,连躲避的念头都没有,便被狠狠砸中,巨大的冲力只一下便将张松掀倒在地,束紧的长发披散,伴随着一逢涌出的鲜血,披散下来,状如恶鬼。

众人的心惊几乎同时“咯噔”一声,突如其来的举动骇了他们一跳,但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惹上了惹端。

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张松,奉车中郎将刘循嘴角微弯,露出一丝轻蔑,眼中更是寒光大盛,似乎随时准备上前一刀结果了张松。

法正看着刘璋、刘循父子两人杀气腾腾的目光,心中惊骇莫名,张松是他的知已好友,他实在不愿看到他惨死在这里,但他不过是个军议校尉,能参加益州府的议事,还是因为前段时间张松在刘璋面前说得上话的原因,如今哪里还有他开口的资格,焦急中的法正,别无他法,只能对着不远处的刘巴连连眨眼。

刘巴苦笑了一下,对着法正摇了摇头。刘璋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去劝诫,那还不是自讨没趣。

刘璋终于开口,他原本轻柔的声音这一刻在大厅中响起,尽然带着丝丝地寒意,让人浑身上下都感到冰凉:“张松,计策是你出的。益州大军这段时间也完全听由你的调遣,当初你信誓旦旦的说,不拿下荆州,提头来见。”说到这里刘璋不由自主的冷哼了一声,忽然怒骂道:“白白送给马超六万石粮草不说,剑阁、葭萌两处险关如今都落在荆州军手里,你那颗狗头何在?”

张松披头散发瘫坐在那里。只比死人多了一口气。死对他来说并不可怕,但让他想不通的是,他精心谋划的计策何以会失败?按照原先地计策,这个时候马超应该在攻打葭萌关,刘封带来的荆州军虽然不乐意与益州军合作,但敌人的刀剑架在头上,他们想不反击都难,但成都这里接到的消息却是与他的想法大相径庭,刘封不声不响中用计袭取了剑阁险关,包抄围歼了刘瑰的二千兵马。军司马赵行战死。校尉刘瑰下落不明,如今荆州兵正在往汉德城下集结,似乎有攻城的打算,益州地形势顿时乱成一团,这个时候别说吸引荆州军入蜀,分割围歼了,能不能在极短地时间内解决掉刘封的兵马。防止这两道险关被马超占据已是重中之重。西凉人穷困潦倒十几年了,一旦让他们冲进富足的益州。想要将他们杀出去可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