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狂傲庶妃
字体:16+-

03、挡我者死

不等她多问,女子已经径自爬上了画舫,动作利索,轻巧,看来也是个练家子。

不管眼下是怎么回事,暮云桑心里都明白,湖水可真他妈的冷,再泡下去估计要感冒了,一切还是先上去再说。

从湖水寒冷程度,到天上的月亮星象,她推测如今大约是中秋节光景。

就是不知道,中间她错过了什么,怎么会从夏天过度到秋天,又醒来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头雾水,饶是她聪明绝顶,一下也无法反应过来。

上岸,只觉得手脚有些疲软,或许是大难不死后遗症,她没多管。

冷风吹的身子生寒,她加紧了脚步,只顾着往船舱里走,甫一到门口,却被两个美艳女子一左一右拦在门口

“太子妃,这画舫里头可都铺了毛毯,你一身湿漉漉的,把毛毯给弄湿了,一会儿太子看了可该不高兴了。”

太子妃,太子?

好像刚才救她起来的那个女的,也说了“太子”两字。

她当时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没那这两字往心里去,如今她想,她们口里“湿漉漉的太子妃”,应该是她暮云桑没错吧!

“让开!”

不管那许多,她只知道,挡她者,死!

冰刀一般的眼神扫过去,那两个美艳的女子,身子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从也没见过那个懦弱的太子妃有过这样凌冽的眼神,其中一个明显不敢太放肆了,另一个却还不知死活:“不让怎样?去找你那太师爹爹哭去啊,丑八怪。”

丑八怪?

她自认生的比天后巨星还好看,连韩青那自恋狂都要对她甘拜下风,眼前这个女的,果真是活腻歪了。

暮云桑的处事准则:别惹我,不然你看不到第二天的日出。

纤细的手臂,在那人话音刚落的瞬间,狠准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虽然手上没平时的力道,但是手指精准的把住了对方脖子上的某处要穴,重重一捏。

“啊!”只听到一声闷哼,那美艳的女子竟然应声倒下,软如烂泥瘫软在了暮云桑脚边。

另一个见状,瞬间方寸大乱,神色慌张,战战兢兢起来。

随着暮云桑一个眼刀扫过去,那人吓的后退三大步,颤颤巍巍的开口:“太,太,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