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狂傲庶妃
字体:16+-

VIP28、心动的人

“你学过医?”

“一点点,从小生活在山上,懂一些草药。”

她有很好的托词,毕竟这个身体,十五岁之前,一直住在山上祠庙,而起寺庙的住持还是一个医女,所以懂医也没什么稀奇的。

“扶本王起来!”

这是命令,太子脾气又犯了,都到了这地步了,还当自己是大爷呢。

“躺着!”她可不理会他,一会儿伤口又开了,忙活的还不是她?

“呵,暮云桑,胆子真不小,尽然敢忤逆本王。”

“你够了昂,不然我立马走人,你就在这躺都死去,北辰默风,这是在宫外,你不是太子,我不是太子妃,你再忤逆忤逆,规矩规矩的挂嘴边,我就把你丢这自生自灭。”

他脸黑,这个女人!

好不容易有了点儿回到现代的感觉,她还沉浸在其中呢,生生的被这古人给破坏了气氛。

一口一个本王,一口一句规矩的,他也不觉得累。

这个社会,不是弱肉强食的社会吗?

宫里是他是老大,她寄人篱下,她勉强就叫他一句殿下。

但是现在,她才是老大好不好,给他吃给他喝给他治疗给他烤火,他是搞不清楚状况吗?

她撒手就走,他就只有躺着等死的份了。

所以说,他的命在她手里,谁听谁的,一目了然。

他显然是个识时务的男人,不再吭气了,只是沉着脸看着那只兔子:“本王要吃左腿和左前爪。”

“为何不是右腿?”

“本王伤了左手左腿,自然要吃左爪左腿。”

“噗嗤!”原来,黑脸的太子,居然也有这样搞笑的时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吃啥补啥,她算是见识到了,那目空一切,冷酷傲慢的男人,也有这样幼稚白痴的时候。

给兔子上最后一遍蜂蜜,她翻烤着兔子,点点头。

“好!”

她应的那么干脆,他的眸子里闪了一抹警戒之色。

见他眼神戒备的看着自己,她不屑哼笑一声:“我暮阎王从来都是个大方的人,一个左腿左前爪,放心我不**你。”

“暮阎王……”

他重复着这个称呼,她忙讪笑辩解:“因为我很向往冥界,我在想如果我到了冥界会变成谁,后来想想要变一定要变个最强大的,就是阎王了,所以我有时候会叫自己暮阎王。”

扯了个角色扮演的幼稚解释,不管他信不信,反正他也绝对不会想到,眼前的暮云桑,早就不是他懦弱的太子妃暮云桑了。

他眸子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和神色,只是深深的落在她的身上,宛若要将她看穿一样。

偏生她的态度太过自然,不漏半点破绽。

目光落上她瘦削的肩头时候,终于他发现,她身上居然只有单薄的一件里衣。

“把衣服穿上。”

他不冷不热一句,语气不急不缓。

“我不冷。”

“本王让你把衣服穿上。”

“呵!我说了不冷就是不冷。”

“你真不穿?”他眯着眸子威胁。

她不屑冷哼一声,继续顾自己烤肉。

却见他忽然挣扎的坐起身,就在暮云桑正要责骂他不知好歹私自扯开伤口之前,只见大手一探,触不及防的将她拉入了怀中,厚实的大衣,绕过肩头,紧紧的将她包裹在了其中。

之前还不觉得太冷,这些被衣服包裹着,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冻的冰寒,衣服上带着他体温,温暖的将她圈禁在其中,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吮吸着衣服上的热量,好舒服。

可是这个姿势,实在有点……

太那啥,暧昧了。

穿就穿上吧,她自己会穿。

“放开,我自己穿上。”

她推了推他,他却一口冷气倒抽给她听。

“疼!”

“活该你,放开我躺好。”

“别动,疼。”

这是在耍无赖呢,还是在耍无赖?

“北辰默风!”她警告的喊他的名字。

“呵呵!”他却忽然在她耳畔邪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激的她毛福悚然的。

“你笑什么?”

“暮云桑,被本王抓到了,就别想走了。”

心口猛然一颤。

这是表白吗?

很霸气,不可否认,暮云桑的小心肝在跳动。

这一天之前,北辰默风在她生命里的标签是冷酷,自以为是,霸道,神经,死对头,往死里虐的人。

但是当他为了自己命都不要生生自残了六刀的那刻,其实什么都变了不是吗?

这世界上,唯一能征服暮云桑的男儿只有一种,就是足够强又愿意为她死。

北辰默风,足够强,抛却身份不说,他的武功,暮云桑是见识了的,那是远远凌驾在冷七之上的宫里,那是她望尘莫及的本事。

而他,为她自残六刀的利落,也是历历在目。

他说“本王就算是死,也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受一点伤害”,他说“暮云桑,被本王抓住了,就别想走了”。

他的怀抱,血腥而温暖,他的霸气,无人能敌。

暮云桑的女儿心,在跳动,在加速,前世今生,这是第二个能打动她的男人。

第一个已经被她脏进了心底深处的坟墓里,偶尔挖出来,也是挖出来鞭尸。

第二个,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