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狂傲庶妃
字体:16+-

VIP100、青梅竹马

中秋夜宴的第二天,就听说太子妃因为见了家人心情愉悦,开始出来走动了,那些和北辰默风一样心存疑虑的人,此刻心头的疑虑也尽打消了。

恭亲王府,北辰默风坐在书房,面前是一叠银票和一封书信。

事实上,从昨天夜里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坐在书房中,面色阴沉。

暮云桑被抓回去了,北辰默风必有警惕,恐怕以后再要逃走,就难于登天了,也便是说,他以后要再见她一面,也是难于登天,想要拥有她,更是天方夜谭了。

如今他的势力被一股莫名邪力所侵蚀,已经再逐渐减弱,而父皇的态度,也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以前总是偏心于他,明眼人都瞧得出来,父皇一心想立他为太子,只是让祖宗规制给限着,不好打破。

可近来几月,他连着好几次求见,他父皇都以各种理由推脱,分明是再疏离他。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似乎只是半年的光景,他的势力一落千丈,离那帝王的宝座,也越来越远。

女人,他不得不让给北辰默风,就因为他是太子。

皇位,他也不得不拱手相让,就因为他是嫡子嘛?

他是心有不甘,太多不甘,他想要的,他轻而易举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而他,明明是长子,明明从小文韬武略胜过太子,连父皇都亲自夸他是帝王之才,甚至暗中许诺一旦高祖皇帝驾崩,就打破祖宗规制,立他为太子。

既给不了,当时就不该允诺。

既允诺了,帝王一言九鼎,就不该半途放弃了他。

“王爷!”

门口传来敲门声,北辰逸轩眼神里,是一片阴鸷,那眸光,似要将这陡然敲门打断他思绪的人,千刀万剐。

“滚!”

一声冷喝,门口没了动静,少卿,有人推门而入,他抬头,就看到了一张清秀的面孔,是他的王妃,也是表妹,他舅舅的长女,和他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叫做梅仙儿。

“爷怎么了?”

她似乎并不惧怕北辰逸轩那阴鸷的脸色,也或许是已经习以为常,天底下,没有一个人比她更了解北辰逸轩。

人前,他永远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但是他的心里,住着一只魔,一只时时刻刻都在吞噬他理智的魔。

他想要的,永远藏在心里,他想要的越多,这只魔就长的越大,如今这心魔,在他手里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他的势力越来越弱后,就开始日日鞭笞他,凌虐他,嘲讽他。

他被心魔吞噬,越是想得到的, 越是得不到。

越是得不到,那心魔就越是猖獗。

梅仙儿不忍心看他这样煎熬自己,她知道,昨天从中秋夜宴回来后,他就一直关在书房,寸步不出,所以她来了。

他让她滚,但是她知道他不是有心的,他只是心里太痛苦,太难受了。

看着梅仙儿的脸,他满腔的愤恨,妒嫉,怒意,终于渐渐缓和下来。

闭上眼睛,沉沉沉沉的呼吸了几口,终于,眸色恢复了平静。

“我没事,你怎么过来了?”

“爷,臣妾无能,不能替你分忧解难。”

梅仙儿自责道,她是多么心疼他,每次看到他这样,她心里比他还不好受。

“仙儿,过来。”

“爷!”梅仙儿面色沉重的走到了北辰逸轩身边,北辰逸轩伸手,拉了她到膝盖上,轻轻抱着。

梅仙儿安安静静的依偎在他胸膛之中,听着他胸口的起伏,很乱。

“爷,接二连三的血案,你可有眉目了?”

“大约猜个一二,不过不好断定。”

“爷,会不会是太子?”

北辰逸轩稍沉默了片刻,不知可否。

梅仙儿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目光如炬:“但凡爷一句话,我父亲和爷爷,必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皇上老了,终日沉迷酒色,醉在温柔乡,上次进宫去看母妃,母妃和臣妾说,皇上如今对她,就如同昔日对待皇后一般,爷,皇上会突然对爷变了态度,其中必定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爷不想再等了,全凭爷一句话。”

北辰逸轩嘴角微微一勾,笑容里,顾虑重重。

他原本是寄希望于皇上,希望皇上废黜太子,立他为储君。

可现在皇上的态度变得变幻莫测,他心里也没有底。

先不说他还没到那个实力可以弑君夺位,就说已经有了,他也不得不防着魔王山。

如果那个杀人魔真的是魔王山上的鬼王,那为何要处处针对他的人,而且下手狠毒,绝不留情。

而这件事,和父皇冷落他,又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魔王山和北辰默风,又有没有什么联系?

这些问题一日没解开,他一日就无法动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岂能不妨。

“仙儿,我想上一次魔王山。”

答案,终究是要找出来的,与其坐以待毙,他倒是想去会会鬼王和魔君,问问他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们杀的。

梅仙儿闻言,脸色一瞬惨白 。

“我不许表哥去。”

这些年嫁给北辰逸轩,她一改称呼,叫他爷,自称臣妾,却只有在情绪极为激动的时候,才会和以前一样,叫他表哥。

他握住了她的手:“我知道你担心。”

她一把抽回手,态度坚决:“无论如何,我也不许表哥亲自上山,且不说那魔王山上的人一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表哥此去不知道是惊是险,就说这上山的路不好找,我听说满山都是瘴气,皇上曾派去三千精兵,结果如何,回来的不到一半,魔王山不动一兵一卒,就已经把三千金兵困死了两千,无论如何,那样的地方,我都不会允许你去。”

“仙儿。”

他喊她,语气也和她的态度一样坚决。

梅仙儿眼眶有些微微泛红,哽咽道:“你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那好,当日成亲我就发过誓,这辈子必定和你生死相随,你若执意要去,必须把我带上。”

北辰逸轩表情住了住。

嘴角,弯起一个温暖的弧度,吻上了梅仙儿的额:“好,那就一起去吧,进去了若是出不来,合该你我命中如此,也可以和我仙儿来个同年同月同日死,人生也无大憾。”

梅仙儿郑重的点点头。

“生死,臣妾都和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