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字体:16+-

第七章 天庙之行

当我醒来时,天才刚亮。

红月像只贪睡的小羊般蛾缩在我怀里,不禁摇头苦笑,昨夜睡时我故意避往大帐内的一角,不碰她们任何一人,这小妮子不知何时钻入我的被窝里,真拿她没法。

我本来打算立即坐起身来,可是薄薄睡袍里香热腻滑的肉体,娇痴的睡容,却有着使人无法舍离的魅力和**。

只不知她是否能在甜梦中寻到她现实里缺乏的东西?我探手握着枕下的魔女刃,她并不是冰冷的。

一道奇异的暖意,由她传人我心里,不过我并没有惊奇,因为早习以为常。

自从知道她的奇妙后,每晚我也要枕着她才安眠。

因为她,我的体质正在不断的变化中。

伤口的复原速度比以前快上三、四倍;体力不住增长,应付起来柔和妮雅来,更是绰绰有余;思虑更清明了;而更奇怪的,是我的直觉比前敏锐了,好像能知道危险的来临。

还有其他还不太清晰但却奇妙的触感,现在虽仍不能清楚说出来,但却使我知道一些奇妙的潜能正在发生着。

红月忽地“依晤”娇啼,身体扭动,小嘴张了开来,叫道:“晤!大剑师!大剑师!”原来在作着梦。

我搂着她的手不由收紧,怜意大起,饱睡后像海潮般自然而来的男性原始冲动使我感到和她更是亲密无间。

但我心中并无肉欲之念,身体虽享受着和她的磨擦和接触,但心灵却提升至超乎男女情欲的层面,一片安宁、平静和满足。

甜睡的红月像感受到甚么似的,不住扭动颤抖,呢喃他说着含糊不清的梦话。

假设她真是西淇就好了,我会将所有的爱,全输进她体内。

天色渐明,帐外逐渐亮了起来。

不时传来的健马嘶叫,使我记起了身在异域。

刚离开魔女国时,每当午夜梦回,又或早上醒来,我都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失落!但自从有了采柔后,便没有了这种使人自悲自怜的感觉。

轻抚着枕下的刃体,拥着红月灼热的身躯,我的思虑逐渐凝聚起来,忽然间,我强烈地感到自己飞越过广阔的平原,跨过了巨龙般起伏的高山,横渡过没有尽极的汪洋,往某一奇异的地方进发着。

我骇然一震,醒了过来。

幻象破碎。

仍在帐内。

但刚才的感觉为何是如许持续和真实?我肯定刚才的并非梦境。

是否魔女刃的魔力?是否她将我和那废墟中的异物连接在一起?脚步声由远而近。

我轻轻推开紧缠着我的红月,坐起身来,道:“谁!”妮雅其中一个近身女卫在外恭敬地道:“大剑师,红石大公有请。”

我微微一笑,心道:天庙终于作出反应了。

我和妮雅策马来到红石、约诺夫、红晴和天眼等三个祭司的马侧,一齐往立石堡的方向遥遥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