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六章 前人因果后人偿

一张普通石桌,桌上鲜果一篮酒一壶。

了尘与老道士就在桌前面向而坐。老道人云淡风轻。了尘却又点紧张。因为他竟然看不透对面到底什么样的修为。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此是何地?“了尘拱手问到。

老道士一笑,先拿出2个玉杯斟满了酒,放了一杯在了尘前面。端起自己的一杯浅洺一口才开口说道”方外之人。无名无姓。幼年学道,师父起了一个法号。‘玄虚子’至于这里,乃老道清修之所,不在凡尘之中。不知尔可听过洞天一事“

了尘一惊。这里竟然是洞天福地所在。玄虚子笑了笑接着道”这里不算洞天福地,看着虽好,却不及真正洞天万一。这里只是本门尚未完成的一件须弥芥子宝物而已。之可惜天道遁隐,天地之间灵气散尽。这件法宝已经不可能再完成了“。玄虚子说完长叹一口气。

了尘暗自惊叹玄虚子的门派手笔之大。如此一个灵气盎然的空间只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又问到”不知道前辈和那旱魃什么关系。可知这福地之外,已经赤地千里,成人间地狱了“。

”天道之下,因果纠缠。想你也应该知道事情起因。这旱魃也非我造就。这场旱灾也非旱魃之过。只恨那世人自作孽罢了“玄虚一叹又道”话说黄巢败亡的第二年,我云游到此。却发现此地有怨气冲天。却是黄邢身具救人莫大功德,却含冤而死。死前发下誓言,天机有感。使得黄邢死后怨气不散,有化为旱魃之像。天道至公。因果未消。老夫不忍生灵涂炭,便将他带到他身前的这座山谷之中。布下四象四杀之局。借此压制旱魃气息已经7百余年。这七百年此地也算平安度过。旱魃也渐渐开启灵智,我见他生前良善,变也教了他一些异类修行之法,指望他修行有成,脱出凡誚,不再为旱魃气息所困。却不想天道之下既然灾劫已定,岂容逃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此地有了一种流言。说这山谷之中寸草不生。是应为黄巢埋下了大量金银财宝。地气为金气所夺,所以寸草不生。于是便有无赖子及附近乡野愚民,为财所惑。来到这山谷之中寻找财宝。此地乃老夫阵法所在。众人遍寻无果,便有人发现这山谷之中的四象绝地之局。于是为求财宝。便将那朱雀悲哭的溪水截断。破了此地之局。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旱魃气息不再被此地压制。天道感应之下。赤地千里也不过为还前债罢了。”

了尘默默无语。那些财迷心窍之辈死而无辜,可其他百姓却要受这牵连之苦。了尘也只能叹气道”可有解救之法?“

”天道不可违。修道之人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吗?“老道问道。

”大道五十,天演四十九。尚有一线生机。不知道生机何在?“了尘不死心第问道。

“哎~~~。你不该问这一句的啊。”老道叹道。

了尘听了老道这一句话。突然醒悟了过来。暗暗叫苦。自己已经跳入这部知道是天道还是对面玄虚子的局中了。挣脱不得。不然恐怕此生大道无望。

“你有宿慧。也有大机缘。独缺大功德。想来你自己跳入这天道局中。也算天意。但大功德也有大因果。你既然已入这天道之句。便脱身不得要解这莫大因果?”

“敢情前辈指点”。了尘见玄虚子突然闭口不言。便知道自己需要付出代价了。

“我有一物。可敕封山神。只要旱魃成就神道。灾难自解。但有神位而无神名,是以需要朝廷龙脉之气认可。只要朝廷诏书一到,你可敕封山神。令百姓以香火还愿。还那七百年前因果。旱灾可解”玄虚子道。

“不知晚辈我能用何物换这敕封山神之物?”了尘问道。

“其实一般山神,阴神成就,借香火之力修行。本不需要什么其余。若能得人道认可。便证得神位。可旱魃却不在三界之内,不属五行之中。所以平常之法无法封神”老道掏出一枚银色符箓道“这时本门封神之宝。传说乃姜太公亲笔划就。又以封神塔下供奉百年。这世间所剩就这一道了。“玄虚子颇为不舍地道。

”不知道晚辈要如何还这因果?“了尘问道。却不敢立即去接。

玄虚子见了尘不立即接过,却先问因果。颇为赞赏地看了了尘一眼道”我有一事。需要帮手。但你修行太浅。说之无益。此符与你。我亦能分得一点这番功德。待你能缔结金丹之后,再来这里寻我。我等你十年如何?‘

了尘听完却只能苦笑道“前辈也知道如今天下末法,缔结金丹何等艰难。别说十年。能五十年内缔结金丹我都满意了?”

玄虚子看了眼了尘叱道“如何这般没出息。金丹之道,重在身心。待你完成这解旱之局后。可遍封法力,受点苦楚。自然打磨道心圆满。老夫在赠你一些灵石。自然可以顺利结丹。“说完又掏出一个布袋。显然这就是一件布有弥虚芥子之法的乾坤袋了,

了尘只能小心接过。玄虚子见他接下,又道:”十年之后。是我的机缘,也是你的机缘。好生修练。若是十年之期你未到。错过这一场。便真的可能大道无门了。要不是你祖师当年与我有救命之恩。我才懒得理你。”了尘大惊刚要问个所以然来。玄虚子衣袖一挥。了尘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待稳住身形之后。一看人已经在了山谷之外。了尘摸了摸乾坤袋。使起法力打开一看。只能苦笑。原来乾坤袋里不但有灵石若干。竟然连了尘自己的家什也在袋子里。

了尘收好乾坤袋和敕封神符。驾起飞剑向山阳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