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张家三妹

就在了尘和张家二妹即将走出院子的时候,一个让了尘意想不到的人冲了出来,死死地抓住了张家二妹的衣角,不让张家二妹离开。

是墨家媳妇中的一位,同样的面黄肌瘦,同样的满面悲苦。此时却死死抓住了张家二妹,不让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张家二妹离开,一脸毅然,眼神里却满是祈求。

了尘知道她的意思,但了尘不是圣人,他不可能再把张家二妹留下,只为了让这位以后能好过一点。私心人人都有,但她千不该万不该,想踩着张家二妹来成全自己的脱离苦海。了尘拉开了她的手,轻轻一推,那妇人立马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至此再也无人敢拦着了尘二人离开了。了尘冷冷地看了这家农家小院一眼,如果这家人以为事情就此了结,就高兴得太早了。如果张家姐妹就此好了也就罢了,若是再有不幸,凡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一个都别想好过。

一路无言,了尘拉着张家二妹的手在全村村民复杂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小村,张家二妹始终默默无言,呆滞的眼神中只是机械地跟随者前进。了尘不知道这三年的时光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便得如此模样。待两人带了无人的地方,了尘隐去了二人身形,带着肩膀上摇摇晃晃的猴子狐狸踏上了云朵。天空上,了尘变回了三年前的模样,希望可以让张家二妹有一点点反应,可惜的是,麻木的依旧麻木,犹如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现在呆在面前的只是行尸走肉罢了。

了尘把张家二妹安置在了客栈里,又开始推算张家三妹的所在。

了尘没想到张家三妹竟然会到了这么远的地方,了尘足足飞了两个时辰,离出点足足上千里了,才到一个繁华的城市里降下了云头。然后换上三年前的打扮,走进了这座江南的城市——苏州。

了尘顺着卦象所示的方位在城市里一路前行,可当快到达的时候,了尘的心越来越凉,如果了尘看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条风月之街。

了尘驻足在了一家赏烟阁的青楼门口,犹豫者自己是不是该进去带三妹离开了。

事实何等残酷!了尘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三妹,也不知道还该不该去找她。

了尘徘徊良久,才咬着牙向着门口走去。却被看门的龟()公挡住了。了尘当然明白为什么。无非自己一身农家打扮而已。了尘笑了笑,也不在意。偷偷摄来了几锭府库的官银,又用障眼法迷主了龟()公的眼睛使他看不见银两上的印记。****见得大锭银两,还放在嘴里咬了咬。这才眉开眼笑地请了尘入内。

时近黄昏,显然夜色中存在的青楼也才刚刚打开门而已。了尘尽然无意中成了今天上门的第一个客人。看着满脸脂粉的老鸨,了尘倒尽了胃口,扔出一大锭被隐去印记的官银后,用神识扫过了整个青楼。然后在不理会老鸨的殷勤,径直上了楼左转站在了一个房间的门口。了尘在犹豫,犹豫推开这扇们后所要面对的一切。张家的遭遇了尘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有关联。但自己的离开却真的是这一切生的开始。

就在了尘还在犹豫不决得时候,不知道老鸨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虽然了尘一身打扮实在不想有钱人的样子,但白花花的银两却是骗不了人的。见了尘在自己姑娘房间门口徘徊良久,自以为了解“情况”的她竟然冲上楼来,帮了尘打开了那扇房间的门。

了尘呆了,正在房间里打扮的张三妹也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待再三确认的时候,突然变得面色惨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尘这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继续掏出好几锭大元宝来,急忙打老鸨离开,不许再上来。

张三妹望着了尘的眼里没有一丝心喜,有的只有绝望,无穷的绝望。了尘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呆呆地步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慢慢靠近前去。

“不要过来!”张三妹一声大吼,突然从化妆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长长的剪刀,对准了自己喉咙。

“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你为什么还要来?”张三妹泪如泉涌,双手颤抖着握住剪刀,在自己脖子上划出了短短的血痕。

了尘不能再向前走了。他不想逼死张家三妹。不管他如何法力通玄,功参造化,都敌不过一颗求死之心。

“为什么会这样?”了尘轻声问出了心中疑惑。如果一直得不到答案,他不知道自己会了会真的怒而杀人,将有关人等屠个干净。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张家三妹哭着蹲在了地上,现在的她除了满腹仇恨和疑问,真的生无可恋了。

“我带你去找答案,谁欠了你们的,都得给给我还会来”了尘坚定的说道。转头走出了房间,道了老鸨面前道:“刚刚那位是我故人,我欲替她赎身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

“这个客官,说真的,这里的女儿我可是真心疼的,一个......“老鸨子听见银子眼睛里闪动着的全是贪婪,一张大嘴喋喋不休,了尘无心应付一个老鸨子,压住满满的厌恶之心到:”但请开个价钱吧!“

”五千两!“老鸨子张开血盆大口。了尘几乎要被气乐了。还真是个敢张口的了。了尘心有计较也不还价说了声”请稍等,我去去就回。会给你拿银子过来的。“说完径直离开。走到一处无人处,随手折出一个纸人,轻轻一吹,就变成了一个与生人无二的壮汉挑夫。了尘再继续,一共折了二个。然后摄来扁担,银箱等物。五千两白银有差不多五百斤重,依人挑了两口沉甸甸的箱子,里面全是了尘从官府府库里弄来的税银,施法隐去了官印。

了尘再次来到了闻烟阁,离开还不到一炷香时间。

”你点点吧!我今天就要带人走。“了尘站在老鸨面前径直开口。两个挑夫也把四个钱箱子搬到了老鸨面前。

老鸨显然对了尘如此快的度弄来整整五千两白银很是吃惊,原本她也只是漫天要价而已,没想到眼前还真是一个凯子啊!走到那四个沉甸甸的箱子前一一打开,一锭锭白花花的细丝纹银几乎耀花了老鸨的眼睛,一张老脸笑得跟**似的。唤过账房和几个帮闲一一查验完毕,立刻爽快地掏出了张家三妹的卖身契。又要张罗着给自己女儿准备点嫁妆。了尘浑不在意。又掏出来了一锭金光闪闪的金元宝道:”如果你能告诉我,是谁把我那位故人卖到这里来的,这锭金子就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