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还乡

了尘站在洞府前的水池了看着云华一路气呼呼地离开了刘府,呵呵一笑地关闭了圆光术。世上缘法就是这么奇妙!小胖子注定逃不掉上山的命运。却因为俗世牵绊,凭空又要生出诸多波折来。得失之间,一饮一啄皆有天定。焉知此道不是一番考验?

却说云华在刘府被气了个好歹。决定以后万一小胖子刘宏哪怕上得山来,自己做大师姐的也得好好招待下。不然云华仙子当玩假的啊!

小心眼的云华一路愤愤赶路不提。小胖子刘宏却突然被远处的怨念激的打了好几个哆嗦。总觉得有恶意深深地包围了他。正暗自纳闷自己这是又得罪了谁?外面书童终于赶来了,鬼鬼祟祟地挪到小胖子耳边一番嘀咕。可把小胖子给震到了,再也无心念书。浑浑噩噩地混到散学,一溜烟就往家里跑去。

刘宏的满腔热血,却是遭到一番沉重的打击,祖母和母亲的眼泪,父亲铁青地脸色让小胖子刘宏不得不按下了去追自己师姐的打算。俗世牵绊,作为儿子的刘宏又能如何?整个人变得怏怏的。仙人腾云驾雾逍遥自在的场景常常出现在了刘宏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颗抛下一切去上山求道的种子,确不会因为家人的反对而打消,反而一天天地在小胖子心头生根芽,等待长成参天大树的一天。

却说云华从刘府出来,直奔自己的老家。当年离开的时候,云华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除了满心逃离那个人间地狱。就是希望自己以后能每天吃饱饭,然后啥都不干!现在云华偶然想起来,都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是幼稚好笑。

六年未见的李家村依旧如故,没有一点点的变化。村民们依旧日出而作,日出而息。看似平淡,却透着浓浓地暮气。云华一身道装出现在了李家村的时候还是清晨。门口几个童年欺负过她的小子,貌似都成了小伙子,再不复当年的幼稚之气。云华能记得他们,他们却显然认不出当年曾经肆意欺辱的黄毛小丫头了。只敢畏畏缩缩地偷看犹如九天仙子一样的云华,却不敢吱声。云华淡然一笑。曾经的一切此刻都已化作了往日如烟。李家村和她再没有半点关系,若非师父有交待,再说自己也挂念爹娘坟墓。才不会回到这个不堪回的地方。

云华走进李家的家族坟地,开始寻找自己亲爹的坟墓,远处有村民现了有陌生人闯进了李家家族坟场,立马飞也似地回去报信了。按例女人是不能上(坟)山的,更何况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云华饶了一圈没有现自己父亲的墓碑,只能咬破手指,循血脉指引,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孤零零几乎快要塌陷的坟头。野草凄凄,连块墓碑都没有。坟头因为无人堆土而渐渐被风雨抹平,显得格外矮小。

父亲的坟墓旁边没有母亲的坟墓在。显然在自己离开以后,李家仁也没有将自己母亲的坟墓迁来和自己父亲团聚的意思。云华饶是对自己的祖家不报任何奢望,也不由为得他们心性的凉薄失望。毕竟自己父亲也是他们家的人啊!

云华掏出了香炉,给自己生身父亲点上了香烛,又掏出了果品来祭祀自己父亲的亡灵。云华没有关于自己父亲的记忆,但她知道自己可怜的母亲一直在思念父亲。关于父亲的形象全是来自母亲的描叙和梦中的想象。再后来就变成了了尘的样子。就在云华在给自己父亲磕头的时候,坟场上来了一大群人,为的便是云华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大仇人,那个当年阻止自己师父带自己走的族长。是他下的命令将自己母亲沉进了江底。无论自己如何哀求,也不能让他丝毫怜悯的族长。云华满面寒霜地回过头来,冷冷地望向了闯进来的一大波族人,尤其是那个族长。

”那个不是,李春三的坟头吗?“族人中终于有人想起了,这个陌生的姑娘祭祀的是谁的墓了。一时失声喊出。立刻勾起了众人的记忆。再看看站在墓前犹如九天仙子般的小姑娘,猪都能猜到来着是谁了?一时间大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尴尬,恐惧,愤恨种种滋味涌上心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了。

李春三的姑娘被仙人收徒的事情可是全村人亲眼所见。哪些年,族里是怎么对待小姑娘母子的大家可都心里有数。所已说有血海深仇也不为过?毕竟是自己这些人害死了人家的娘。如今小姑娘六年之后再次回来,会不会是回来报仇的?还真不好说。特别是当年有份参与的将云华娘亲沉塘的人,如今已是两股战战,深深后悔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如今偏偏又”送货上门“。

老族长此时脸上一片铁青,心情犹为复杂。族人与这小姑娘有仇都不过连带而已。可小姑娘的母亲可是自己亲口下令沉塘的。就为了那李家老妇五两银子的孝敬,明知道一切不过是她家欲吞媳妇嫁妆,强行卖人的借口,也违心做下了此事。只是从此不敢多面对那个曾经苦苦哀求自己的小女孩,也对她遭受的虐待不闻不问,只盼着小姑娘早早夭折掉,好了却心事。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突然。小姑娘拜了神仙师父。自己族人被一通好生教训。自己族长颜面扫地,在族人面前威望不再。再然后事情流传出去,整个李家村从书香门第,当地望族变成了笑柄和鄙夷的对象,名声一下子跌进了谷底。自己儿子本来大好前途,却因此被连累革职回乡,村里但凡有的出息的都统统被开除出门。李家村被官府士绅打入另册,几代之内不要再想翻身。更连累得李家村传出逼死儿媳,虐待孙女。全无半点亲情的流言。导致村里好几年没能嫁进来一个姑娘。村里年青人看这自己的眼神。自己又怎么不知道。死占着族长之位,不过害怕被村民族人清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