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七十章 道长的怒火

王守仁离开时候带走了一部分青嵩素,说是要去帮了尘实验一下效果。了尘自无不可,随他拿去了。只是叮嘱了他一下别忘了继续收购黄花嵩之后,就将王守仁送出了门。

了尘则带着剩下的药粉再一次来到了贵阳城内,敲响了莫陌家的大门。这次开门的竟然是莫陌的妻子。看来不过几日,莫陌的妻子已经大好了。了尘一愣连忙打了个稽首道:”福生无量天尊!不知道莫公子可在家?“

”道长安好,我家相公已经有事出门了,“莫陌妻子笑道。仔细看了看了尘后,忽然开口问到:”不知道道长可是前几天到访的了尘仙长?“

”无上天尊!若无第二个了尘道长来访,当是贫道无疑了。不知道莫陌公子出们前可有交代去处,几时得归?“了尘一听莫陌竟然出门了,而在这瘟疫横行的日子可不是出门的好时机。了尘也不由对莫陌能如此上心自己所托,心中一时好感大增。

“啊!”莫夫人闻得了尘的话,当即下拜道:“小女子当感谢仙长救命之恩。谢过仙长大恩大德,小女子感激不尽。”

了尘连忙将莫夫人虚扶而起道:“莫夫人不必如此,治病救人不过是贫道顺手而为,当不得莫夫人如此大礼。贤伉俪夫妻和美,莫陌公子情感动人。莫夫人当谢自家相公才是。”

莫夫人脸有些微微发红,赶忙把了尘请进了家门道:“我家相公去衙门一趟,应该很快回来,仙长请进屋稍待一下。”

出家人并不需要如俗世一般对男女大妨太过在意,了尘自随着莫夫人在堂前稍坐,等候莫陌回来。莫夫人给了尘沏了一杯雨前茶后,一直望着了尘,总有一些心事重重,却又欲言又止地感觉。了尘不由大为奇怪地问到:“莫夫人,可有什么事么?”

莫夫人一听,先是一震,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相求。人家仙长就自己问出来。却也不想想自己表现得有多明显。连忙给了尘跪下道:“本不该如此劳烦仙长,但小女子的母亲和亲生弟弟也已染上疫气,父亲听说小女子得遇高人,可以救治这瘟疫之症,连连苦求。小女子实在不忍心亲母亲弟,就此亡去,所以厚颜,还请仙长大发慈悲救我母弟一救。”说完,莫夫人就给了尘磕起头来,泪如雨下。模样实在可怜。

了尘叹了一口气,衣袖轻轻一挥。莫夫人就直感觉一股无形大力将自己从地上托起。正自惊疑不定的时候,了尘开口道:“济世救人,本事贫道职责。莫夫人不必如此。只是你家母亲和弟弟所患何症?”

“禀道长,家母和幼弟都是患的寒热病。如今满城疫症,却死者多,生还者少,大夫们也束手无策。就只能祈望仙长一二了。小女子结草衔环,感激仙长的大恩大德。“

了尘点了点头,掏出了自己带的青蒿素粉末来,用张黄表纸包了一些递给莫夫人道:”一次一勺,掺凉开水服下。不可煎制。一天三次。若今日晚上,还不见效果。明日贫道自会亲身前去。“

莫夫人再三拜谢之后,就急匆匆地带着药粉回娘家去了。了尘看着莫夫人急冲冲地背影,虽然觉得貌似把自己这位客人一个人丢在家里有些不妥,但救人如救火,想想还是算了。自己慢慢喝茶等莫陌公子回来罢。

了尘茶水见底的时候,门外终于响起了拍门声,声音甚急且重,一点都不像回家之人的敲门声。了尘神识一扫,立刻脸色阴沉了下来。因为来的并不是莫陌,而是一队衙役官差。了尘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以了尘对这贵州满省官员操守地了解,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干净事。

了尘阴沉着脸。打开了院门。外面衙役正准备破门而入呢!就看见门开了。出来的却是一个道士。先是一阵惊疑,俄而大喜道:”这家里果然藏有妖人,诸位给我把这妖人拿下,送到衙门去领赏啊!“为首的班头,先反应过来。一声大吼,属下跟班纷纷抽出了了腰刀,铁尺,哨棒等物。还有几个衙役带了铁链。显然这是要上门抓人的节奏啊!

了尘冷冷一笑问道:”贫道和莫陌公子犯了什么王法,要把贫道和莫陌公子一家都抓起来。而且来这么多人,可是要抄家?不知各位奉哪位大人之令。可有衙门公文?“

班头见得面前道人丝毫不惧官差的样子,反而敢开口反问起它们来了。一时就有些拿捏不定起来。暗道:”莫非,这道人还有什么倚仗不成?“说实话,古代官差和现代警察实在相似性太多。眼招子要亮,要会先看衣裳后看人是肯定的。哪些人要当看不见,网开一面乃至帮忙巴结是肯定要记清楚的。不然惹到权贵,可不是他们小小衙役差人能扛得住的。眼见了尘一派不把众官差放到眼里的模样。开始苦苦思索起着贵州一省可有什么惹不起地道人来。却苦思良久,就是没有发现一个符合地,回头望了望自己属下,见属下也轻轻地摇了摇头,看来也和自己的判断一样——眼前这道士虚张声势而已。

班头心中大定之后,气焰一下子就起来了,大声道:”你这妖人,行邪法妖道,蓄养五鬼。又偷窃库银,罪大恶极。本官差,奉巡抚大人之命,捉拿于你。你有什么话自去巡抚衙门里面说去。到时候少不得先赏你一顿板子再说。“

班头这么一说,了尘心里就已经明了了。不就是自己光天化日之下,拿了巡抚大人的脏银吗?说什么库银啊?估计巡抚和他师爷也吓得不轻,想当然以为只有民间传说的五鬼搬运术才有可能从两人眼皮子底下,重重护卫中把银子偷走。至于找上莫陌,不过是莫陌最近几天要帮了尘张罗店铺。被怀疑发了横财而已。当然也少不了有官府借机敲诈民财,胡**差而已。或许还有莫陌一直对诸位官员心有不忿,口不择言的缘故。借此报仇的缘故罢了。

了尘心思转念,官差们却不含糊,几个拿着腰刀的差役立马逼上前来,另外拿了铁链的几个官差也提起铁链当头向着了尘套来。了尘心头火气,一把抓起套住自己的铁链,顺势一带。原本拿着铁链的官差,就立马栽倒了地上。手上一片血肉模糊,铁链被了尘连皮带肉地抽走了。了尘拿过铁链一抖,铁链铛铛地掉在了地上,却是断成了几节。

官差们一阵脸上发白,冷汗涓涓而下。几个原本逼近的差人,跟触电似的,往后面猛地一跳。离开了尘老远了。班头脸色很不好看。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了。实在是没想到一个破落秀才家里,竟然会有这么一位高手道士。能轻易把拇指粗的铁链弄成几节。这还是人吗?

班头几番心念急转,如今他是被推在火坑里面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则打不过眼前的道士,退了则无法交差,而且会威信全无。以后衙门里还有谁会服他?

”你这妖道,这时要抗命拒捕,对抗朝廷吗?“班头强自给自己打气道。这次更是搬出了朝廷来,表示自己是官府的人,希望能让了尘有所顾及。

”呵呵,好大的罪过。也不知道朝廷知道了,是先拿你们那位大人的脑袋,还是先拿我的脑袋。“了尘怡然不惧道。看了看面前这一队畏畏缩缩地官差道:”贫道正要见见你们那位大人,前面开路。若有人再敢踏进莫家半步,或者惊扰到莫家人半点。贫道一定拿他全家人的人头祭剑。“了尘指了指自己背后的桃木法剑,兀自恐吓官差道。

众位官差听得脸色更白了,脑袋一缩。要是一般人敢这么说,”官爷“们一定嗤之于鼻,顺便让那人知道知道什么叫”民心似铁,官法如炉“。但眼前这道人这么说,众位官差还真的信了。无它,眼前这位道人还真有本领这么做。

班头带着一班官差走前面,了尘在后面悠哉游哉地跟着。倒似官差们给他开路似的。好在,如今大街上半个人影也无。不然,什么脸都丢尽了。即便如此,官差们也一个个跟死了老子娘似的,深恨自己怎么就出了这样一趟倒霉差。

贵州巡抚衙门里面,巡抚大人已经好几天睡不着觉了。火气越来越大。连着那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师爷都被自己下令打了个半死,丢在了大狱里生死不知。实在是那银子丢得太过蹊跷。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在两个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在场的就自己和师爷两个人。现在想来,自己肯定不会拿自己银子。师爷似乎也不太可能。他完全没必要偷啊!这是自己要给他去京城活动的银子。他大可拿了以后一跑了之,偷什么偷?而且当时师爷也没地方藏起那么大一个钱匣子啊!当时也是自己怒火攻心,气糊涂了吧!只是事情已经做下,十几年东主情谊一朝丧尽。师爷知道得太多,想不死都不行了。

不是自己拿的,也不是师爷拿的,到底谁拿了?巡抚大人可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后来,想起了以前听人说起的五鬼搬运之术。听说可以隔空取物,甚是神奇。病急乱投医之下,就命人暗查最近城内有无突发横财之人。

几天里,前前后后抓了几十号人,可依旧一无所得。直到有人密告:”城中生员莫陌,最近貌似有钱了,到处寻找店铺。更奇怪的是,莫陌妻子搬来已经快要病死了,偏偏就有道士去过他家。他夫人便神奇地好了。说是符水治好的。“巡抚大人一听,就感觉这位莫陌可疑,使人招至衙门,马上扣留了起来,奈何这破秀才嘴硬得很,一顿板子打下去,就是不招。莫陌是生员。大明律明文规定的不革功名,见官不拜,更不得用刑。巡抚不敢太过,只能先关起来,一面行文贵州提学衙门,要求革除莫陌的秀才资格,一边派人将莫陌家人抓来审问。巡抚大人不信那个秀才这么嘴硬,连他家人的嘴巴也这么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