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八十一章 皈依三宝

了尘剑光既出,直取老和尚眉心一点。老和尚竟全无反抗之意,只是低低颂来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之后,就一副闭目待戮神情,一动也不动了。

佛经有云: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心无杂念,就无所畏惧。远离诸多**,就可以得正觉正果)

老和尚这是欲求无上正等正觉,了尘心中却是恼火之极。你要成佛,我不拦你,但你拿我作筏,又岂会随你所愿?心头念动,剑意随心。电光火石之间将剑光猛然收回,却将一张定身符贴在了老和尚眉心之上。老和尚原意引颈待死,却没想到了尘会匆匆变卦,剑光气势汹汹而来,却中途收回,自己等到的反而是涨定身符。

“此是意欲何为?”老和尚大惊失色,却奈何全身为定身符所制,动弹不得。正待要运起周身佛力冲破符咒之时,了尘却先一步弹指一挥,击中老和尚灵台。老和尚顿时灵台一暗,刚刚运起地佛力,立刻消散得无影无终。

不怪了尘太奸诈,实在是老和尚太单纯,哪有打架打到一半,一心求死的。而且还是全无反抗地引颈待死。估计也就是老和尚常年清修佛法,少与人争斗的缘故,才能如此单纯吧?

了尘迅速封住了老和尚周身大穴,然后又用符箓镇压住了,老和尚任何调动法力地可能。这才从老和尚手中拿走了金钵和菩提念珠,道:“都是好东西啊!老和尚,不若你也皈依我道家三宝,如何?”

老和尚怎么劝了尘的,了尘自然要怎么“劝”回来。老和尚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周身佛力被封了个干干静静。无法可想之下,也只能强压心头“嗔”念,闭目不言。

了尘却是很无耻地继续刺激,道:”老和尚既然不反对,那贫道就当老和尚答应了,待贫道神魂归体,再来度化于你,可好?“说完哈哈一笑,匆匆在老和尚周位布下一个简单遮蔽阵法之后,驾起桃木法剑,瞬间消失在了云海深处。

就在了尘还在路上一路疾飞地时候。玄光观内,了尘的肉身却因为没有了神魂支持,开始乐急速变老。一旁的云灵子无法可想,急得手足无措地,都快哭出来的时候。观外终于一道流光射入,桃木法剑瞬间归位,了尘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师父!“云灵子看着了尘惊呼出声。

”福生无量天尊!“了尘当然知道云灵子为何惊呼,很是严肃地教训道:”修道之人,当心平气和,脱胎换骨也不过等闲事尔,何必大惊小怪?.“

“我只是怕云华跟狐狸回来都不认识你了“云灵子委屈地狡辩道。

”呵呵!“了尘笑道:”你少来,观里面除了狐狸,最鬼精的就是你,不想看到为师一副老态直说。“了尘说完,心头念动,原本雪白的须发便瞬间回返了青丝,犹如鸡皮一样的皮肤,也重新散发出了光泽.....

”这样才好,不然,老觉得不对!“云灵子捏着下巴,打量了一下了尘又变回年青了的样子,接着道:”师父要变成刚刚那样,云华还不哭死啊!“

了尘很是奇怪地问到:”我变老,云华她哭什么啊?为师又不是羽化升天了!“

”呃!“云灵子立马掩住了嘴巴,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不习惯而已“。

”好了,为师还有事情,你留在这里,我我准备去外面收个徒弟回来。你很快有师弟了“。了尘无心多想,随口对云灵子叮嘱道。

“啊!是云华这次去找的那个师弟要上山了吗?”云灵子问道。

“不是,是个老和尚”了尘摆了摆手道。

“啊!”云灵子惊讶得嘴巴里都能塞个鸭蛋了。很不确定地问到“一个老和尚做我师弟?“

“是啊,以后,就由你来帮为师教导了。”了尘不待云灵子问完,便又一次驾起飞剑,迅速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道家有三宝。道宝、经宝、师宝。第一皈依,无上道宝,当愿众生,常侍天尊,求脱轮回。第二皈依,无上经宝,当愿众生,生生世世,得闻正法。第三皈依无上师宝,当愿众生,学最上乘,不落邪见。

老和尚要了尘皈依佛家三宝,了尘自然也要以牙还牙,强令其皈依道家三宝了。不然,怎么能叫了尘如何从顺己心,念头通达?

了尘一路隐去身形,御剑疾飞,很快便回到了当初老和尚阻道之地。见得自己匆忙布下的遮蔽之阵完好如初,这才放下心来。就怕老和尚有同党,救了他出去,了尘若是要再去抢回来,就免不了麻烦了。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特来度老和尚入道了。”了尘信步走进了遮蔽阵法内,对着老和尚朗声道。

老和尚双目紧闭,对了尘地回返之言,全无半点反应。

“说起来,老和尚与贫道尚有阻道之仇,贫道却自问从未得罪过老和尚,却不知道老和尚为何如此啊?”了尘看了看老和尚,试探地问到。

可惜老和尚依旧双目紧闭,显然是不准备问答了尘疑问了。

“老和尚不说,贫道不会算么?看在很快成为我门下弟子,皈依我道门三宝的份上,为师先不与你计较了。”了尘很“大方”地摆了摆手,说自己原谅老和尚了。

可老和尚此时,却是再也压不住心中”嗔“念火起,全身气的一阵颤抖。若非口不能开。恐怕咬死了尘的心都有了。

了尘看的老和尚地样子,却一阵开心大笑道:”老法师修行不够啊!佛门《大智度论》可说:“嗔恚之人不知善,不知非善,不观罪福,不知利害,不自忆念,当堕恶道。如今老法师既堕恶道。佛道修行不在,何不干脆从我弃佛入道?“

了尘话音一落,老和尚确是瞬间脸色煞白。几十载禅心修持,竟然一遭丧尽,一时心头无尽悲凉。老和尚也终于睁开了紧闭地双眼,死死地盯住了了尘。

”福生无量天尊!老和尚既然要入我玄门正宗,修我三清妙法。这头发还是要留的,老和尚当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孝之人,还能修得何道啊?“了尘说完,竟然伸手向着老和尚头上摸去,一阵白光从了尘手掌之上泛起,老和尚原本头上烧出的爇顶,瞬间消失不见,头上也开始生长出丝丝白发来,直到有了一尺来长才停止了生长。

“好了,老和尚这下可以受冠了。待你我回山,贫道当广邀天下同道,前来观‘慧定禅师’弃佛皈道之礼。更不会少了你那位‘慧明师兄’的。老和尚尽管放心才是!”了尘确实心眼不大。阻道之仇,岂容小可。佛门若不给个交代,了尘又岂能轻易罢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