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五十五章 道观闪闪放光华

道观之内,花香鸟语,犹如阳春的江南。香风阵阵,使人忘忧。好一派仙家福地的景象。至少对这群一辈子见过最多的就是沙子的沙漠之民来说,就是犹如天堂一般的所在。

山中水果甚多,自然也就不必去给那些客人弄什么清真食品了。就是让了尘他们去弄,他们也肯定先把请求之人先宰了做食品再说。

一群商人护卫以及仆从刚刚只来的及除扫了一下身上满身的尘土,还来待坐定。道观内的小童就已经送来了清茶水果。泉水清冽,茶叶清香。加上红彤彤而不知名的水果,倒是让人见之就忘了旅途的辛劳。

在中国的茶叶尚未外传之时,茶叶一直都在其他国度属于奢侈品,如这般淡绿清香的绿茶,却是见都没见过。倒是弄得一群商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那枚金币够不够付给茶水钱的。

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都不敢去端起那杯清茶,就怕被宰了没法说理。倒是小童很是机灵,立刻猜到众人心思似的解释道:“此茶不过山间野茶,不值钱的。你们大可放心。这是我家观主招待你们的。不用钱。”

巴希尔翻译了一遍之后,众人才放下心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微烫的茶水伴着茶叶的清香一入喉,立刻就有一股草木之香从口齿之中升起,刹那间流遍全身。感觉身上的毛孔都张开了似的,一阵通体舒泰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

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戈壁沙漠之中更是无法无天之地。时而行商,时而马贼的人不要太多。能在这沙漠之中跋涉千里的,哪个不是和马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群商人也算走南闯北,是非经过的老手了。本该小心翼翼地提防一切。却偏偏在此时卸下心防,全无半点防范之意,而不自知也是奇怪。

反正这座道观就是出奇的给人一种安心的归宿之感,犹如回到自己家一般。所有的俗世杂念从进入山门的树林起,就好像被留在了山下一般。或许到现在,一群商人还不知觉,可一旦离开之后,在回想起来,肯定一身冷汗之余,又会觉得这里是如此地神奇。久而久之,这里的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让人无限向往。当这股安宁忘俗之感在心底生根芽之后,道观就会成为他们心中无限思念的所在。

他们迟早要回来。说不定还会忘却他们此时全心皈依信奉的神灵,拜倒在三清面前。

从山林的阵法,到入门的清心之咒,再到园中的一景一物,无不都是了尘刻意的暗示催眠之法。却能半点痕迹也无。

了尘本不该用这“偏门”之术的,但如今身处虎狼之地,要在这里种下一处道观丛林恐怕也就讲不得什么光明正大了。无论是了尘还是玄虚子都没有哪个时间去常留此地。弄一些“偏门”就在所难免了。

月色朦朦,道观之内一片安宁。几个童子来到了三清大殿玄虚子和了尘跟前,稽一理道:“福生无量天尊!两位老爷,客人们全都歇下了。”

玄虚子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之后,几个童儿立刻身上一阵金光微闪,几息之后,便现出了原形。赫然就是几个木头娃娃而已。

“道友这几个娃娃还真是不同寻常啊!”了尘笑道,却不无羡慕之意。几个娃娃看似普通,却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不用人看管,有灵有智,看起来也有血有肉,跟活人一般无二且百无禁忌。绝不是了尘扎的纸人可比。一见到水火之类的马上现出原形。

“道友若是喜欢,送你如何?”玄虚子倒是大方,笑着问道。

了尘却摇了摇头道:“天下奇物何其之多。贫道还能尽占了不成?外物总不及自身修行,过于贪婪反而坏了自身心境,何必呢?”

说真的,了尘这般倒不是为了什么不为外物所动。只是单纯的不想欠下玄虚子人情罢了。凡人的人情犹有偿还之难。修道之人的人情更是轻易欠不得。

“呵呵!”玄虚子一听了尘的话,自然也知道了尘的用意。倒也半点不恼。换了他自己,也不会轻易为了几个娃娃木偶,欠下别人人情因果的。

“今日之后,道友还有何打算?”玄虚子问道。

“三日之内,敦煌的城主必定前来。说服了他,这道观就少了很多官面上的麻烦。其余山匪马贼狂信民众,我们在山下布下防御阵法之后,还怕这些吗?”了尘答道。

玄虚子默不作声,良久才问道:“难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到道门交接之人前来?”

了尘笑道:“道友何必心急。昆仑就在不远处,又跑不了。”

玄虚子闻言,沉默了一会叹道:“大道之途,只争朝夕。道友还有几百年的岁月,自然可以慢慢行来,细看一路风景。贫道恐怕是等不得了。若是可以。贫道可以留下木偶维持道观。可好?”

了尘闻言一愣,立刻答道:“福生无量天尊!就依道友吧!”

了尘不用欠下任何人情,木偶还不是自己乖乖送上门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道观内一阵钟声响起,接着又是一阵阵诵经之声。商人们也在经文钟声中徐徐醒来。一夜无梦之下,睡得份外清香。醒来之时,犹觉得满身精力充沛,份外清爽。

早餐依旧是几个童子送来的清茶水果。商人们倒不嫌弃茶水水果不耐饥饿,茶水神异,水果甘甜,让人感觉怎么也吃不够似的。吃完了还有一种奇特的舒服之感,让人觉得脚步都份外轻快。

东方日起,阳光映照得道观内外,份外庄严。让人忍不住从心灵深处生出一种膜拜之感。

商人们要再出了,自始自终都没见到过别人。不但观主没见到。连大人都没见到一个。商人们提出想要答谢观主,巴依尔转告几个小童之后。小童却是稽一礼抱歉道:“观主及各位修士正在修行,不便出面。还请抱歉。观主吩咐,日后若是诸位有员再临,观主自当亲自找到诸位。”

商人们大失所望,只能作罢。纷纷掏出几枚金的银的钱币作为一夜招待的答谢。小童们再次感谢之后,才将一大群人送出了门外。

清晨的山林里,露珠点点,山风伴着草木清香徐徐而来,让人昏昏欲睡。一大群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山的。到汇合了留守的护卫武士之后,再启程时,商人们纷纷回盼顾。

夕阳东升,霞光万道。参天草木掩盖之下的道观,犹如金色一般,几丝若有若无的云雾升起,整个道观竟然不似人间一般。说不出的庄严,也不说不出的神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