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千忍悬崖去无路,虎啸山林云狐悲

走过必有痕迹,更何况在在这风雪已停的大白天!

任凭着米饭带着云狐子跑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嘻嘻然然的山民们总能跟着雪地的脚印,在猎犬们的带领之下不紧不慢地跟踪上来。

已经离小村很远了,又累又饿的米饭带着云狐子差点累扑在了地上。如果开始村民们还只是希望将老虎赶走,免得伤害人畜的话,到现在就纯粹是被巨大的利益牵扯着不依不饶而来了。

老虎的主动退避也给了那些村民很大的勇气,也别是老虎背上那一点醒目的白色,虽然村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只老虎会带着一只狐狸跑路,但并不妨碍他们对那只纯白狐狸皮的价值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财帛迷人心,原本还带着的一点敬畏之心,如今却只剩下了满满的利益驱动。能猎到一条老虎,整个村子都能分到一笔不菲的钱财,更何况还附带了一只更值钱的白狐狸,而人多势众也给了他们满满地信心。

米饭一次次被迫爬起,带着云狐子一次次地没命地逃跑,老虎本来就是什么耐力型的动物,这一次次地被压榨着体力,却是正中了猎人们的下怀。

村民们在有意识将可怜的米饭和云狐子赶离原来的方向,云层之上的明虚远远地看见了米饭和云狐子他们前面的一片断崖。

雪地里一阵吱吱呀呀地响声传来,一大群猎人带着渔网,渔叉,猎弓,长枪还有猎狗又一次出现在了云狐子和米饭的视线中。这次猎人们却并没有立刻追赶,天快黑了,追了整整一夜之后,无论猎人们还是米饭和云狐子都需要休息。

猎人们生起了篝火,坐起了饭菜来。远远地米饭和云狐子却只能忍受着饥饿和疲惫看着那团篝火,想象着食物的味道可怜地流口水。

云狐子有点后悔自己轻率地离开了,他想念温软的锦床,想念可口的食物,想念安稳的睡眠,甚至于连那可怕的诗书也不是那么让人无法忍受了。

夜晚降临了,夜风很大很冷,雪花也再一次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瑟瑟抖地云狐子和米饭依偎在一个斜坡的背面,希望能抵御一下凌烈的严寒和饥饿。

几千里之外的了尘的了尘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便将目光轻轻地移开,重新投注在了百里之外那支不顾严寒和风雪,跋涉而来的异族军队上。

大明的军队也跟云狐子一样,在舒适的温室内呆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了外面世界严酷。哪怕堪称大明精锐的西北精兵也依旧不顾军令地一个个缩进了温暖的帐篷里,怎么也不肯离开一步。

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不经历风霜雨雪,无论是云狐子还是大明军队都难以脱胎换骨。哪怕明明知道云狐子和米饭前方就是悬崖,哪怕明明知道敌军正在日夜不停地行军而来,了尘也没有多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