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千忍悬崖去无路,虎啸山林云狐悲

走过必有痕迹,更何况在在这风雪已停的大白天!

任凭着米饭带着云狐子跑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嘻嘻然然的山民们总能跟着雪地的脚印,在猎犬们的带领之下不紧不慢地跟踪上来。

已经离小村很远了,又累又饿的米饭带着云狐子差点累扑在了地上。如果开始村民们还只是希望将老虎赶走,免得伤害人畜的话,到现在就纯粹是被巨大的利益牵扯着不依不饶而来了。

老虎的主动退避也给了那些村民很大的勇气,也别是老虎背上那一点醒目的白色,虽然村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只老虎会带着一只狐狸跑路,但并不妨碍他们对那只纯白狐狸皮的价值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财帛迷人心,原本还带着的一点敬畏之心,如今却只剩下了满满的利益驱动。能猎到一条老虎,整个村子都能分到一笔不菲的钱财,更何况还附带了一只更值钱的白狐狸,而人多势众也给了他们满满地信心。

米饭一次次被迫爬起,带着云狐子一次次地没命地逃跑,老虎本来就是什么耐力型的动物,这一次次地被压榨着体力,却是正中了猎人们的下怀。

村民们在有意识将可怜的米饭和云狐子赶离原来的方向,云层之上的明虚远远地看见了米饭和云狐子他们前面的一片断崖。

雪地里一阵吱吱呀呀地响声传来,一大群猎人带着渔网,渔叉,猎弓,长枪还有猎狗又一次出现在了云狐子和米饭的视线中。这次猎人们却并没有立刻追赶,天快黑了,追了整整一夜之后,无论猎人们还是米饭和云狐子都需要休息。

猎人们生起了篝火,坐起了饭菜来。远远地米饭和云狐子却只能忍受着饥饿和疲惫看着那团篝火,想象着食物的味道可怜地流口水。

云狐子有点后悔自己轻率地离开了,他想念温软的锦床,想念可口的食物,想念安稳的睡眠,甚至于连那可怕的诗书也不是那么让人无法忍受了。

夜晚降临了,夜风很大很冷,雪花也再一次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瑟瑟抖地云狐子和米饭依偎在一个斜坡的背面,希望能抵御一下凌烈的严寒和饥饿。

几千里之外的了尘的了尘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便将目光轻轻地移开,重新投注在了百里之外那支不顾严寒和风雪,跋涉而来的异族军队上。

大明的军队也跟云狐子一样,在舒适的温室内呆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了外面世界严酷。哪怕堪称大明精锐的西北精兵也依旧不顾军令地一个个缩进了温暖的帐篷里,怎么也不肯离开一步。

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不经历风霜雨雪,无论是云狐子还是大明军队都难以脱胎换骨。哪怕明明知道云狐子和米饭前方就是悬崖,哪怕明明知道敌军正在日夜不停地行军而来,了尘也没有多说一句。

这一夜,云狐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过来的,从来没有吃过苦头的它第一次离开温暖的怀抱,躺在了冷冰冰的雪地里。也第一次没有了送到面前的可口食物,忍饥挨饿地度过了一天一夜。

“为什么师父和云华都没有来找我,他们不要我了吗?”云狐子一夜都在想这个问题,想起了了尘的微笑,想起了云华的怀抱。若不是还有米饭在身边,恐怕它都要往回走了,哪怕既没面子,而且又要去读那些艰难四书五经,也比现在来的好啊!

云狐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蓬松的大尾巴倒是一条上好的棉被,米饭那么大的个头也正好替它挡住了风寒。

米饭却是一夜没睡,经历的山林的它很清楚黑暗中的危险,看着狐狸卷成一团在身边沉沉睡去,米饭这才横卧着,将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刻也不干放松。

清晨,当一声低低地咆哮声响起的时候,云狐子也被惊醒了过来。他们又要上路了,看来那群猎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铠铠白雪反射着冰冷的白光,这次云狐子没有在骑在米饭背上逃跑了。米饭也一样没有吃过东西,若是连米饭没有了体力的话,它们连自保都不可能了。

若是自己能早日化形多好,至少可以带着米饭御剑飞走。若是自己修炼的时候专心一点多好,后面这群村民不过都是弹指间就可以摆平的事情。

身后远远地一声声犬吠传来,猎人们依旧在追赶。雪地里一只老虎带着一只雪白的狐狸拼命的奔跑。云狐子他们刚刚甩开追兵想休息一下的时候,讨厌的犬吠声就会再一次传来,一刻不得休息,一点不得停歇。

“或许昨天应该连夜离开的,哪怕夜风在冷,哪怕自己再累!”云狐子想到。

当太阳在再一次爬到正中的时候,云狐子和米饭再一次停住了。

悬崖,前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峭壁,后面是三面而来的追兵。米饭一声虎啸,转过头来微微地弓起了身子,口里不停地出一声声威胁的低吼,却把云狐子紧紧地藏在身后。

先出现了还是那十多条猎犬矫健的身影,然后才是一大群人类的身影。他们拿着渔叉,刀枪一步步小心翼翼地逼上了山头来,望着眼前的老虎,眼里全是兴奋的色彩。

富贵险中求,一只如此巨大的老虎加上一只如此珍贵的银狐,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财良机。相比起那巨大的收获,一直又累又饿的老虎的威胁,又算的了什么?

猎犬们成群结对地三面包围而来,猎人们却小心地跟在后面结成队伍,守住了山头的三面,步步进逼。

“嗷~!”地一身大叫,米饭率先出击了。他向着西面狂奔而去,瞄准的便是那最西边的几个人。那里人少,会是最好的突破口。却在动的前一刻,一脚将悴不及防的云狐子踢下了山崖。

十几只猎犬勇敢地冲了过来,将米饭团团包围,低喉着作出攻击的姿势,聪明的它们显然也只是在佯攻,一边消耗这米饭所剩不多的体力,一边时不是地佯攻一下米饭的后背。

米饭大吼着,突然纵身一扑,一只稍稍冲得前面点了的猎犬躲闪不及,被米饭扑了个正着。猎犬一声悲鸣之后,便被米饭咬死在雪地里。鲜血染红了雪地,米饭毫不理会其余猎犬更凶猛的吼叫,自顾自地撕咬起身下地猎物来。

米饭太饿了,它需要体力来应付下面的战斗。

猎犬们显然也被米饭的“凶恨”吓到了。物伤其类地它们“呜呜”之后,立刻夹起尾巴将包围圈散的更大了一点。开始你冲我退,我退你进地不断骚扰,试图仗着自己这边的数量优势,让米饭疲于应付。

米饭对待猎犬这一套已经很熟悉了,上回被困山中,就有过一大群猎犬围攻过自己。米饭对此充耳不闻,依旧专心直至地进食。直到胆子又一次渐渐大了起来的猎犬们,再一次逼近了它身边的时候,米饭才再次迅猛地扑了过去,飞快地用爪子将一条领头的猎犬按到在地。

米饭依旧在进食,猎犬们这次谁也不敢再冲在前面了。动物的本能让它们感到了危险。只剩下了色厉内荏地不停地叫唤,米饭两次攻击终于成功地让猎犬们恐惧了。

两条大狗足够米饭吃个饱了。回复了些许体力的米饭终于将目光瞄向了不远处的猎人们。

米饭一声大吼,吓的猎犬们“呜”地一声,竟然被吓到一哄而散,亡命地向着后面跑开了老大一截,猎犬们的包围圈终于被打破。米饭也趁着这个机会,飞快地出击了。

米饭先是一个虎跃,向着东面做出了冲去,人群理一阵喧哗,纷纷停下了逼近的脚步,准备迎战的时候,米饭却突然一个回转,冲着西边狂奔而去。西面的人群一阵色变。身不由己地脚步一停,连忙聚成一团准备自保的时候,米饭却突然拐了个弯,轻松地饶了过去,向着山下狂奔。

人群中一阵谩骂,接着就是几张猎弓被取了下来,再也顾不上完整的虎皮了,弯弓搭箭向着下山的米饭射去。

“嗖嗖嗖!”几支利箭破空而来,米饭立刻前爪一收,整个身子便栽倒了雪地上,几个翻滚之后,就看见了几只羽箭插进了雪地里,只留下一点点箭尾微微颤抖。就在米饭大松了一口气,准备爬起来再向前逃跑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阵尖利的风声传来,已经卧倒在地的米饭只来的及稍稍扭动了以下脖子,一直羽箭就插在了米饭的背上。

人群中一阵喝骂声。猎人们再次带着猎犬追了上来。

米饭只觉得背上一阵钻心的痛楚传来,它已经顾不得背上的伤势了,一声低吼之后,爬起来继续奔跑。

人群一愣,这只受伤的老虎怎么一点战意都没有,只想着“逃命”?

米饭不知道自己跑过了多远的距离,只是觉得自己的踹息越来越重,背上的伤口也越来越疼。鲜血染红了斑斓的皮毛,也留下了一条清晰的血线,并迅地将米饭的体力一并带走了。

米饭越跑越慢,脚步也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了一段之后,终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米饭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这一刻它想起了小西,想起了了尘,响起那那间山神庙后树林,也想起了自己唯一的朋友——那只白色的狐狸。

米饭回头望了望东边的山林。

应该已经跑的够远了吧?可自己已经尽力了啊!

不知道小西会不会想我,此时他应该已经急得哭起来了吧?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明知道小西会难过,还有跟着那只狐狸跑出来。

“嗷!”一声虎吼,震啸山林。米饭不想就这么倒下去,耳朵着那讨厌的“汪汪”声,看着渐渐逼近的人影,挣扎着爬了起来,再一次弓起了背部,试图再来一次扑击。

虎死雄风在,山穷不倒威!

人群中议论纷纷,这只老虎实在太过出乎他们的意料了。猎人们小心翼翼地靠近,唯恐步了那两只猎犬的后尘,却拼命地呼哨着猎犬们前进攻击,哪怕明知道前面的那只老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周围一切都好像安静了下来,米饭感觉自己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了。

“嗷!”一声悲鸣之后,米饭又一次倒下了,这次却是连挣扎都没有了,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缓缓地闭上了虎目。

猎犬们终于鼓起勇气满满地靠近了,人群也再一次围拢了过来....

十多里之外,一只雪白的狐狸也在为了生存奋斗着。

云狐子被米饭踢进了悬崖边上一个雪松枝上。冬风呼啸,松枝也随着大风微微摇晃不停,云狐子不得不集中了全部的精力紧紧地抓住树枝,心惊胆战地不稍动。

“嗷!”一声苍凉的虎吼声隐隐传来,素来没心没肺地云狐子也不由得身子一震,全身的白毛也根根竖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拼命地哀嚎!

“呜呜!”云狐子这次是真的急了,再也故不得满心地恐惧,开始一步一步地顺着树枝爬向了悬崖边。一步又一步,哪怕一点小小的失误,面临的也是万丈深渊。

无有恐惧,则无往不利,终于勇敢了一回云狐子,也终于顺利地到达了松树的树干之上。

顺着树干就能到达崖壁边上。那里有无数枯藤,那是云狐子唯一的出路,也是云狐子唯一的逃生之途。

大风呼啸,云狐子紧紧地抓住了山藤一点点地开始往上爬。仿若一朵风中摇曳的白花,摇摇欲坠地随时会跌落尘埃,从山崖之上落下,化作来年山崖下烂漫的春花。

云狐子从来没有想这一刻面对危险怡然不惧,云狐子从来没有如此刻一般努力奋斗毫。不止歇过。若是让云华她们知道了,肯定能把眼珠子瞪出来。但云狐子的确做到了,因为它的朋友危险了,它必须去救它。

狐狸不是山羊或者猴子,软软的爪子并不善于攀爬。哪怕有一个个古藤作为依靠,只要咬住其中一根就不怕掉下,但这么一点点地挪动,也让云狐子的爪子和嘴巴磨出了无数带血的伤痕。

爪子好疼,嘴巴好疼,狐狸好累,肚子好饿。云狐子好想大哭一场。却不得生生忍住,向着崖壁尽头的天光,紧紧抓住了枯萎的山藤,奋力攀爬。累了用嘴咬住休息一会,回复一下气力之后,继续用带着血迹的爪子钩住山藤一点点地往上挪动。

山风吹走了云狐子所有的气味,断崖消逝了云狐子所有的踪迹。猎人们站在悬崖边上几度搜寻,天黑了,才失望而去。

云狐子不知道米饭怎么了,但当它终于筋疲力尽地躺在雪地上的时候,月亮已经爬的老高老高了。山林中一片寂静云狐子顾不得休息,啾啾哀鸣着,向着米饭最后吼叫的方向奔去。

哪怕是死,哪怕最后被人做成一件裘衣,云狐子也要和米饭死在一起。

这一刻,云狐子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哪怕月光照射下的山林,闪亮如银。可云狐子奔跑的身影也依旧那么的醒目,那么的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