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寒夜尸变

月色如银,晚风阵阵。

了尘就在离小镇十多里的一个小山包上,点起了一堆篝火。笑看着小西如何安慰眼前这位受惊过度的“新娘子”。

白皙的脖子上勒痕犹在,脸上泪犹未干。一番生死体验,从无尽的绝望等死中,又突然莫名其妙地到了这荒山野岭,没疯都算神经坚韧了。

篝火熊熊,了尘从张家厨房里借了一口锅和一些小米熬了满满一锅稀饭,给面前这位女子安安神。小西叽叽喳喳个不停地安慰着那位惊魂未定的女子。只是翻来覆去就那两句,还全都不在点子上。偏偏一副大人般的语气,语重心长配上一副小小的身板,幼稚的面孔着实让人喷饭。

稀饭熬好,当阵阵香气飘出的时候,了尘突然面对着西方望了望,拿出一个大碗和汤勺来,交待小西帮那位姑娘盛点稀粥之后,便转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受惊过度的人最怕孤独无助的感觉。直到了尘离开,那姑娘才猛然惊醒过来,看着了尘离去的身影,小嘴张了张,却终究没有喊出声来,颓然地转过身来,脑袋垂得更低了。

官道上马蹄阵阵,惊飞一路的夜鸟。声音由远及近,了尘兀自站在官道动也不动。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了尘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树枝,姑且作剑为鞭,就在一行人马靠近之时,随手在官道中央一划,几匹冲在最前面的骑手犹如撞上了一堵无形之墙般,碰了个头破血流,连人带马跌倒在地。已然生死不知。

变起仓促,好在一群人马贼出生,骑术都不错。一阵人喊马嘶的堪堪停了下来。没有再撞到了尘划下的无形之墙上去。

张裔坐在马上,脸上一阵惊疑不定。了尘一手震慑,看似随意,却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真刀真枪张裔倒不怕,可面前这道人明显不简单。自己为什么带着手下兄弟好好的马贼不做,却来到这小地方替人卖命,不就是不想再过那刀口舔血的生活么?料想小地方是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的,谁想今天貌似要栽了啊!

”福生无量天尊“了尘宣了一声道号,却没有行礼。只是瞧了瞧马上一众人等,呵呵一笑道:”诸位绿林好汉,杀劫随身,煞气冲天。还是不要来找贫道的麻烦的好。不知道三无道长是哪位啊?“

了尘明知故问,眼睛却瞄向了三无道人。让坐在马上还直喘气的三无道人一时之间犹如被天敌盯上一般,刹那间身上全是冷汗。

”修道之人本应济世救人,以求道心圆满。可你却为俗财所迷,杀人害命,罪不可赦。好一个无法无天无良知的三无道长,既然你自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贫道自然也要清理门户,省得道长再败坏我道家名声,以为天下修道者戒!“了尘说完,树枝一挥。三无道长立马不由自主地缓缓飞起,向着了尘所在的方向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