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寒夜尸变

月色如银,晚风阵阵。

了尘就在离小镇十多里的一个小山包上,点起了一堆篝火。笑看着小西如何安慰眼前这位受惊过度的“新娘子”。

白皙的脖子上勒痕犹在,脸上泪犹未干。一番生死体验,从无尽的绝望等死中,又突然莫名其妙地到了这荒山野岭,没疯都算神经坚韧了。

篝火熊熊,了尘从张家厨房里借了一口锅和一些小米熬了满满一锅稀饭,给面前这位女子安安神。小西叽叽喳喳个不停地安慰着那位惊魂未定的女子。只是翻来覆去就那两句,还全都不在点子上。偏偏一副大人般的语气,语重心长配上一副小小的身板,幼稚的面孔着实让人喷饭。

稀饭熬好,当阵阵香气飘出的时候,了尘突然面对着西方望了望,拿出一个大碗和汤勺来,交待小西帮那位姑娘盛点稀粥之后,便转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受惊过度的人最怕孤独无助的感觉。直到了尘离开,那姑娘才猛然惊醒过来,看着了尘离去的身影,小嘴张了张,却终究没有喊出声来,颓然地转过身来,脑袋垂得更低了。

官道上马蹄阵阵,惊飞一路的夜鸟。声音由远及近,了尘兀自站在官道动也不动。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了尘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树枝,姑且作剑为鞭,就在一行人马靠近之时,随手在官道中央一划,几匹冲在最前面的骑手犹如撞上了一堵无形之墙般,碰了个头破血流,连人带马跌倒在地。已然生死不知。

变起仓促,好在一群人马贼出生,骑术都不错。一阵人喊马嘶的堪堪停了下来。没有再撞到了尘划下的无形之墙上去。

张裔坐在马上,脸上一阵惊疑不定。了尘一手震慑,看似随意,却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真刀真枪张裔倒不怕,可面前这道人明显不简单。自己为什么带着手下兄弟好好的马贼不做,却来到这小地方替人卖命,不就是不想再过那刀口舔血的生活么?料想小地方是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的,谁想今天貌似要栽了啊!

”福生无量天尊“了尘宣了一声道号,却没有行礼。只是瞧了瞧马上一众人等,呵呵一笑道:”诸位绿林好汉,杀劫随身,煞气冲天。还是不要来找贫道的麻烦的好。不知道三无道长是哪位啊?“

了尘明知故问,眼睛却瞄向了三无道人。让坐在马上还直喘气的三无道人一时之间犹如被天敌盯上一般,刹那间身上全是冷汗。

”修道之人本应济世救人,以求道心圆满。可你却为俗财所迷,杀人害命,罪不可赦。好一个无法无天无良知的三无道长,既然你自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贫道自然也要清理门户,省得道长再败坏我道家名声,以为天下修道者戒!“了尘说完,树枝一挥。三无道长立马不由自主地缓缓飞起,向着了尘所在的方向飘去。

”你身上二十一条人命,受二十一道刀山之刑如何?“了尘望着那飘在空中犹在挣扎不休的三无道人问道。

”大仙,大仙,贫道真心改过,改过了啊!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三无道人显然明白面前的这位道门高人不是说着玩的,立马大声哭求起来。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是非因果,天道承负。冤债缠身,你不曾饶了那些无辜女子,今日贫道又如何能饶得过你啊?“了尘摇了摇头,叹气道。随即树枝在地上重重一划,官道之上,立马裂开了一个恐怖的大口子。里面黑气腾腾,红光直冒。无数凄厉的惨叫哭嚎声传了出来,在这寂静无人的荒山野岭,夜半之时。显得分外恐怖。

地狱之中,有大恐怖,岂是人间所人见?

饶是张裔等人杀人放火,胆大包天。也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呆立当场。无论是人还是马都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刀山地狱,无边苦海。你先还了此生孽债再说!“了尘全然不理会已然吓得魂不附体,屎尿齐流的三无道人。摇了摇头。树枝点下。三无道人再挣扎也不过徒劳地向着地狱满满飘落了下去。

鬼哭神嚎,无数厉鬼在地狱里的惨叫求饶声,声声扰人心神。三无道人任凭如何作为,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了。一时之间哭的已经都不成人形了。地狱就在脚下,三无道人终于回忆起自己离开之时师傅语重心长的临行之言:”你我师徒缘尽,但也算师徒一场。我辈中人,戒之在贪。贪者如有地狱,**犹如苦海。你若回头便罢。若是不改,天道之下,因果承负,想躲都躲不了啊!“

大地缓缓合拢。三无道人已然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黑气散去,红光隐没。可刚刚那嚇人的一幕,却将这些素来不信鬼神的亡命之徒吓的心神皆丧。

了尘一声怒喝:”滚!“张裔一伙人便犹如大赦一般,瞬间回过神来,立马没命似的快马加鞭,转眼逃没了踪影。

月上中天,了尘看了看天上皎皎明月,举头向着张府方向望了望,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信步向着篝火燃烧处走了回去了。

张家大院里,人来人往,忙忙碌碌却无一人敢大喘一口气。张夫人哭罢了儿子之后,也只得暂时歇了,思考着去哪找个真正有本事的高僧来渡一渡自己儿子了。这世界上哪有两度入殓的啊?张夫人一想到这里就恨得银牙紧咬,微眯着眼睛一面不断地念起阿弥陀佛来。一面走向了自己的佛堂。

金刚经,法华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张夫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抄了多少遍了,可依旧挽不回自己儿子的性命。如今的她倒是真有皈依三宝,看破红尘的心思了。

张夫人一走,一大群丫鬟下人立刻也跟着赶紧离开了这阴森森的院子。唯有几个不得不留下来守护自己少爷一体的家丁一个个开始面带苦色,偶尔几声夜枭声传来,都能吓得他们几个一阵哆嗦。

夜晚寒气逼人,院子里的灯笼忽明忽暗的。几个家丁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都离尸体离得远远的,才总算没那么感觉到阴气逼人了。

”喵!“一身猫叫传来,几个家丁顿时一震,还不待行动,一只白影已经从天而将,竟然神奇地踩穿了大棚,掉了尸体脸上,胡乱地踩了几脚之后,又瞬间跑没了身影。

月光洒下,映在了张家少爷刚刚被自己母亲关闭的双眼之中,一阵夜风吹来,张家少爷缓缓地再度睁开了双眼。(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