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五章 痴情女千里寻狐,了真人三年一梦

就在小胖云衡子道长为了这一大群闯上山来的苗民一个脑袋两个大的时候,背后终于传来了“救命”的声音。』』『

“福生无量天尊!小友为了孽徒远道而来,不妨陪着老道喝杯茶如何?”明虚一脸笑意地出现在了玉衡子身后。玉衡子刚忙带着大门口的一众道人行弟子礼。

更夸张的是周围原本看热闹的信众顿时呼啦啦跪倒一片,“老神仙”“老神仙”地呼喊不已,甚至有激动得泪流满面的。

阿伊玛和自己一群姐妹加上一群苗兵吓了一跳。

阿伊玛他们虽然住在深山里,但也不是真的与世隔绝啊!“了尘真人”的大名还是听过的,而且苗人似乎也特别信这些。

当阿伊玛他们知道云狐子是玄光观弟子的时候,先是一惊,然后恍然。难怪狐狸可以修炼成精啊,原来上面是有神仙指点的。为了要不要真的闯到玄光观去找云狐子还好一番思量。

但到底爱情战胜了敬畏,鼓起勇气闯进了这座皇家道观,神仙驻地。

想来神仙高高在上,应该不会跟自己一个小女子和一群啥都不懂的苗民计较吧!

可出乎意料的是神仙真人真的出面了。这下阿伊玛他们的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势瞬间跌落谷底。

来人可是“神仙”一般的高人,还是云狐子的师父。自己刚刚那副泼辣的模样没有被师父看过去吧!会不会因此对自己就有了不好的“偏见”。要是他反对自己和云狐子在一起怎么办?

现在的阿伊朵真是愁肠百结,心思纠缠。赶忙低下头去,罕见地羞得一脸通红,一副小女儿姿态让她的一群小姐妹和苗寨里的小伙子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嗯!”阿伊朵一副小女儿姿态,声音轻得跟蚊子哼似的。

阿伊朵羞红着一张脸,跟着老神仙走了。其余的人就被玉衡子请进了观内招待。

出得道观大殿后面的山路,道路上突然升起了一团云雾,踏进云雾之后,明虚和阿伊朵便到了一个简陋的洞府门前。

阿伊朵幻想过无数次神仙们居住的地方应该是怎么样的。苗老司也给她讲过很多仙神的故事。神仙都是有着莫大神通,可以无所不能的,他们自然是住在凡人无法想象的华丽宫殿,仙山福地之中的。

只是现在的阿伊朵亲眼见到仙人的修行之所如此简陋,所以觉得很不可思议。

“俗世富贵,过眼云烟,问道求真,求的是身心自在。是琼楼玉宇还是简陋洞府,又有什么在意的呢?”明虚好像看穿了阿伊朵的心事一般,笑着说完,便走到一张石桌旁,随手从石凳子上抓起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远远丢开,伸了伸手道:“请坐吧!”

“谢谢真人!”阿伊朵低着脑袋,学着汉人女子的样子,福了一副表示谢过之后,才小心地坐在了石凳子上。

“说起来老道还要谢过阿伊朵姑娘,救下了孽徒云狐子一命啊!说起来,还是你照顾了它三年,只是这家伙来顽皮,老道也是头疼不已。只是那小家伙如今还尚未回家,阿伊朵姑娘恐怕白跑一趟了啊!“明虚递过一杯山茶到了阿伊朵面前说道。

阿伊朵其实早就猜到云狐子可能不在山上了,自是除了这里,天下之大,他又去哪找那只狠心的狐狸啊!

阿伊朵捧着茶杯,眼泪刷刷地就掉了下来。

石桌旁静寂无声,明虚看着面前伤心掉眼泪的小姑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直到半醉半醒的火狐狸再一次跳到石桌子上,甩动着大尾巴,盯住了哭泣的阿伊朵,一脸同情的时候,阿伊朵才回过神来。

“这里狐狸真多!”阿伊朵想到。

“不知道这只火红的狐狸能不能找到云狐子,它们关系应该很好吧?”阿伊朵也是没办法了,竟然打起了火狐狸的主意。

“火狐狸也找不到云狐子,不过贫道倒是知道那家伙在哪,此去东南,顺着贫道所给符箓指引,若是有缘,你会找到它的”明虚说完,递过来三张符箓道。

“第一张可以帮你找到云狐子,其余两张请帮老道交给哪个孽徒,告诉它,他师傅正在青城山等着他回来领罚!这张紫色符箓是给云狐子危急之时用的,另外一张是封印之符,让它找到了一块叫“杀生石”的石头之后,将此符贴在上面,将石头带回来。”明虚说完,阿伊朵小心地接过符箓,现在终于见到曙光的阿伊朵离心似箭,恨不得马上去把云狐子抓回身边来了。

“让我的大徒儿云华送你一程吧!情之一字,最为伤人,若有为难,你可上青城山来,可好?”明虚说完,阿伊朵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云华笑吟吟地带着阿伊朵下山去,明虚抱其火狐狸微微一声长叹,径直去寻白猴子了。

酒不够,自然又要麻烦白猴子进山一趟了。

此时的云狐子还不知道自己的”无良“师父给他送来了一个大麻烦。

明朝是禁海的,要找一艘能出海的大船可不容易。渔村里的小舢板近海打打鱼还凑合,要去远海,一个风浪打来,准保让满船的乘客水晶宫里做一回客。

云狐子没觉得自己有本事和祖师爷一样八仙渡海。何况身边还带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女人。要找大船,只能去大城市里找,那里有走私的海商,他们才有能往来海洋的大船。只是他们肯不肯卖一艘大船给云狐子,就只有天知道了。

昆吾山下,了尘也正一步一步艰难地攀登在了白玉石阶上。

重压依旧,只是如今的了尘已经今非昔比。随着每一步的踏出,身上隐隐泛出一层闪闪的金色。

铜皮铁骨,虽然现在的了尘还做不到刀枪不入,力能扛山。但至少个人力量上已经不是凡人可以比拟的了。一路走来,身上的灵气哪怕不经过神识催动,也能自行运转,一呼一吸间,灵气吞吐,配合着神秘的韵律,将身上无形的压力卸去大半。

昆吾山上一阵钟声响起,了尘终于一脚踏上了大台阶。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了尘全身的气血瞬间涌入了双腿,腿上金光爆闪,了尘大喝一声之后,整个身体便完完全全地站在了大台阶之上。

了尘身上如山的重压瞬间消失,犹如卸下了万斤重担的了尘一阵天高海阔,浑身轻松。可就在了尘还来不及查看一下体内详细的情况,便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但当光明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却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张木**。自己师父正满脸关切地望着他道:“好些了吗?你怎么如此不听话,那山是那么好爬的。这次你摔下来,幸好命大,不然为师恐怕就要白人送黑人了啊!”

明微道长叹了一口气,端来了一碗漆黑的药汁道:“了尘,乖,把药喝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为师如何有脸再去见列代祖师啊!“

了尘满腹疑问,等再一次见到师父那张熟悉的面孔的时候,便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满脸泪水的哽咽了一声:”师父“之后,乖乖地接过了师父手中的汤药。

幻境又如何?能再见师父一面,就已经很知足了。风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两世为人,却两番欠下师恩如山,枉负孝道。哪怕是梦境呢!弥补一番心中歉疚又有什么相干呢?

一大碗苦苦的药汁下肚,了尘很快便赶到一阵昏昏沉沉,眼皮子再也睁不开了,很快地又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清晨。了尘拖着一条受伤的左腿,艰难地走出了房间。

阳光还真刺眼,瞬间照的了尘眼睛有点黑,眯了半天之后,了尘才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倒抽了一口冷气。

破破烂烂小道观,自己又回到了百年前?

“受伤了就别乱跑,伤筋动骨一百天,要落下什么病根就麻烦大了。赶快回去!”明微道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了尘背后带点责备地道。

“我...”了尘还没开口,明微就摆了摆手道:“好好养伤,山下张老根家的小孙子被惊吓了,我要去帮他们家收收魂。明天才能回来。你呆房间里千万别乱跑,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山下的刘家丫头会给你送饭。你注意点,不要老吓人家女孩子。有点男孩子的风度啊!”明微道长一声道袍,背着桃木剑,一派仙风道骨却絮絮叨叨个没完地把了尘“念”进了房间,才急冲冲地下山去了。

躺回了**的了尘,猛地掐了自己的脸蛋子一把,一股生疼的感觉袭来。

了尘都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了尘站在一片迷雾之中,对着外面浑然不知的时候,玄虚子也站在了一处雪峰之上,手脱着云盘,念念有词地四面游走。忽然脚下一顿,伴随着一声大喝:”疾!“。玄虚子的身形也消失在了茫茫雪山之上。

玄虚子出现在了了尘刚刚出现的地方。现在在他的面前也是一条长长的白玉石阶。周围仙芝玉林,玄虚子看都不看。一双眼睛紧紧地盯住了雾气蒸腾处,白玉台阶之上,一动不动的了尘。

玄虚子眼神忽明忽暗了几下之后,掏出了一把符剑。正准备射而出的时候,却也猛然现自己竟然和自己体内的金丹失去了联系。

玄虚子神情变了几变之后,这才平静了下来。将符剑收起,大步向着玉阶走了过去。只是眼中的火苗隐隐间怎么也正遮挡不住。

玄虚子的确比了尘厉害,第一次走上玉阶就比了尘第一次的表现强多了。一步又一步,都能看见大台阶了才被如山重压打回了山脚。

跌落山角的玄虚子哪会如此轻易放弃,思虑了半天之后,再一次迎难而上,也不知道究竟用了什么办法,竟然一次比一次走得远。

浑然不知的了尘还不知道玄虚子已经到了他的背后。

山雾渺渺,一缕阳光谢谢地透过窗台。了尘正啪在书桌上抄写道藏。

一晃三年了,了尘不知道外面究竟过了多少时间,但如今的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和自己师父相依为命的日子。没事的时候抄抄经文,下下棋。有事情的时候,随着师父下山,做做法事,弄点钱财糊糊口。

没有了诸多繁杂,没有了辛苦求道的纷扰,反而心中一片清静,仿佛外面的一切也惊不动他内心波澜半点。

“徒儿整日抄写黄庭,可有所得?”明微道长一脸笑意地出现在了了尘面前。

“似有所得,似无所得。道之飘渺,真假难明。”了尘抬起投来,迎着窗台的阳光突然一阵长叹道:“敢问师尊,何之为道?”

明微道长一愣,好笑地摸了摸了尘的额头道:“徒儿今天怎么啦?”

了尘忽然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对着明微“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养育之恩,弟子没齿难忘。但三年已过,徒儿也该离开了。”

明微道长呵呵一笑道:“你既然知道一切本是虚幻,为何又要陪这贫道这个幻影三年?”

了尘回道:“师恩难忘!”

明微道长闻言,点了点头道:“孺子可教,既然如此,你可以过关了!”

明微道长说完,了尘眼中的小小道观瞬间化作了一地碎片,消失无踪。那张熟悉的面孔也渐渐消失不见。了尘的手忽然抬起,想要抓住了那一瞬间的幻想,终究有颓然放弃。

留下又如何?终究不过梦幻泡影。所有的一切都不过心底的幻像罢了。

了尘静立了半响,叹了一口气之后,看都不看下面台阶上正死死盯着他的玄虚子,背过身去,踏阶而上。

留下玄虚子怒目须张,恨不得将了尘活活吃下去,一不小心,又一次天旋地转之后,被打落山脚。

九魔十难,大道之途。前面的路还长着呢!

从进入昆吾的那一刻起,了尘和玄虚子就已经友尽。剩下的各凭本事,自己尽力就好,何必再管其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