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六十三章 一问一答论天时,了尘室内谈学问

作为小河庄的地主东家,廖府老爷了尘能将溺水淹死的小孩子救活,更兼之铁口直断,说了第二天小孩子能好,果然就好了的消息在十里八乡不胫而走。

了尘如是就成了村民们口中的活神仙,而且是天上星宿传世,能生死人,肉白骨,沟通幽冥,地府追魂的那一种。而且传得越远,版本越奇怪。到最后,荒唐得到了连最初版本的发起来都不认不出来的地步。

这个时代的人们大多信奉鬼神,特别是乡间,总是对于一些超出了常理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而且深深敬畏。

无论如何,廖府老爷是个有本事的人,得到了村民的一致敬畏。

还不是佃户对东家的那种羡慕和害怕式的敬畏,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既敬且畏。

了尘买下庄园也有两三年了,第一次得到了村民们的真心尊敬,走在路上到处都是行礼,打招呼的人,恭敬得不得了。

从村民赖有福家的宝贝儿子完全清醒过来,几天之后能跑能跳,跟没事人一样的那一天起,了尘就经常能收到村民的礼物。

比如刚刚从河里抓上来的鲜鱼,比如山里逮到的野兔子和锦鸡一类的东西。礼物都是山里能弄到的东西,廖府并不缺,但这些就是村民们能拿出手的最好的东西了。

老管家很高兴自家老爷能得到村民的真心爱戴。走到哪儿都有人恭敬得打招呼,对于把廖府当家的老管家来说,这就是自家老爷“行善事,教化乡野有成”的最好体现,于是吩咐门房,不但按照市价付钱,而且加了价的给。

于是,来送礼的村民更多了。老管家很是高兴地跑来对了尘报告。

了尘有点哭笑不得,这算哪般子教化?

“老爷,怎么不算,如今老爷您,在周围乡里可是真正的大善人,名声好的不得了啊”老主管一脸兴奋地纠正道。

了尘瞬间懂了,原来乡野的贤名,也是能用钱买的。果然古今一同,万变不离其宗啊!

七月稻熟,稻田里蛙声虫鸣,金色的稻毯一望无边。眼看丰收在即,村民们很高兴,了尘也很高兴。

无论什么年代,一场丰收都是件让人喜悦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一年的辛勤汗水终于有了收获。

前几天,有个村民送来了两只小狗,恩!就是那种很纯正血统的中华田园犬了,不过这两只比较特别,一黑一白,堪称黑白双萌,而且貌似不怕生,肉呼呼,毛茸茸地很是讨人喜欢。朱载墲就喜欢得不得了。奈何家中还有两位霸主也很喜欢,迈着小短腿仗着年幼,朱载墲和小丫头拉不下面子,很快就控制了两只小奶狗的所有权,朱载墲和小丫头作为大孩子,哪怕再怨念,也得含泪割舍,然后希望了尘能再弄一只有黑有白的大狗来,一只抵得过小家伙们两只的那种。

了尘听到朱载墲的请求,差点以为朱载墲说得就是后世那种名震中华的二哈狗。

中华田园犬少有纯黑纯白的,大多都是黄狗而已。黑白的真是少见,所以才会被村民当成了礼物送到廖府。

“恩”了尘很没责任心地敷衍道:“黑白色的这里没有,可能要一直向北走,走到北边的尽头可能有。”

了尘不知道二哈原产哪里,但既然是拉雪橇的,不是南极就是北极了,而且南极除了黑白色的企鹅,就少见别的生物。那么北极的希望就比较大了。

“啊!北边那么冷,还能住人吗?”朱载墲很奇怪的地问道。

“南边比北边冷!”了尘答道。

“啊!”朱载墲张大了嘴巴。真心怀疑自己师公这是怎么说胡话呢!

“等你长大了之后,可以派几条船,一路向南,一路向北就就知道了”了尘怎么会不明白面前小东西的所思所想,玩笑似的挥了挥手道:“好了,不说这些。师公带你们去走走,贫道还留了一亩地,明天带你们去收稻子。”

“啊!”朱载墲张大了嘴巴,也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地去找小丫头商量了。家里两只小的肯定帮不上忙,去了只会添乱,事情肯定就是师公带着自己和小丫头来做了,要是让下人帮忙做的话,师公又岂会如此郑重地通知自己。

了尘带这一家子走到了村外的稻田边,夏风吹过无边地稻浪,犹如无边的金色海洋一般翻起浮涌。稻田里的旁边已经有很多人家开始收稻了,挥汗如雨,争分夺秒的抢收每一粒粮食。

现在还是清晨,等太阳再高一点,稻田便无法收获了。夏日炎炎的太阳会晒死人的,所以收割稻子一般都在晚上和清晨。

江南这边把收获夏稻和栽种秋稻叫“双抢”。这可是真的在和老天爷在抢收获。夏季多雨,一场大雨就能让已经快要入仓的粮食全都送给土地爷。而且收获和栽种间隔的时间窗口很短,误了收获和种植的时间,对于农家来说,就意味着一年的歉收。

从稻田里回来的时候,便看见了更多的人家都在准备双抢的事宜。几乎都是一家子整齐上阵,男女老少一个都不能少。就连朱载墲和小丫头这会儿也找不到玩伴了。

在夏收面前,小孩子也是有任务的,比如帮忙押车,捆稻子,送水送饭等等。。。

但不同一般的忙碌,家家基本上都弥漫着一股喜气,今年稻子长势好,眼见着丰收在即,怎么不让村民们兴奋万分?

只是到了傍晚时分,突如其来的阴云伴着凉凉的南风瞬间打破了村中的喜气。虽然雨水还没下来,但村民们已经急的火上房了,带着全家老小,一起赶到到了田中,希望能从老天爷嘴里多抢到一点收获。

到了夜间,大雨开始倾盆而下,此情此景,不但连村中的村民,就连廖府里都罕见的没有了笑脸。

“老天爷这在磨人啊!到了嘴里的粮食都要打飞了”老管家虽然常年住在金陵城里,但小时候家里也是种过田的,到了年轻时还管过一段时间的田庄。当然知道这场大雨如果不能及时停下来,对于即将开始的夏收会有什么样的危害。

到了第二天早晨,雨势虽然小了些,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样子。

朱载墲见师公没有再提起他那一亩稻田的事情,无聊之下,不顾外面的小雨,打着纸伞就出门找小伙伴们玩耍了。

倒是小丫头穿着一双红红的新绣鞋,犹豫了半天,终于没舍得弄脏了新鞋,留在家里,主动教帮忙“带孩子”,还一本正经地教起了小家伙们“认字”。

小丫头的幼稚园“园丁“生涯刚开了一个头,朱载墲便一脸沮丧地回来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冒着小雨在外面抢收稻子,哪儿还有时间和心情来陪朱载墲玩耍?

“都换身衣服吧!我们也去把田里的稻子收了。”了尘换上了一副农家打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大厅里,叫人喊来了朱载墲和小丫头,如是说道。

“老爷,外面还下着雨呢!咱家也不愁那一亩稻子,老爷要实在舍不得,可以让下人去帮忙收回来。”老管家有点心疼朱载墲跟小丫头了。这个年代缺医少药,要是朱载墲他们因此害了什么大病,可真的就说什么都晚了。

“无妨!正好让小家伙们知道一下农家的辛苦,还有粮食的不易”。了尘摆了摆手道。

“哎!小少爷跟小姐都是人上人,哪儿还需要干这个啊?”老管家叹了口气。自家老爷有点任性,干什么事情都想一出是一出,老管家觉得真是弄不懂自家老爷了?

了尘两辈子没下过田,朱载墲和小丫头更是如此,虽然了尘颇有自知之明的请了一个种过田的家人来教,可光那一身的泥巴就让人够呛。更别说,那稀稀拉拉,长短不一的稻杆,掉在泥里的粮食肯定比收获还多。

一亩地割了半亩,朱载墲和小丫头就割不动了。了尘也不强求,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帮忙做好。但着实辛苦了的两个小家伙总算知道了原来种田也不是那么好玩的。

光朱载墲和小丫头手上的刀伤都不知道有多少。

可打道回府的了尘一行人,走在田间地头,看到的却是依旧忙碌不休的村民。

比起了尘他们玩笑体验似的性质,夏收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关系一年生计的事情。

“师公,你不是能让雨停下来么?”朱载墲回到家中,好容易缓过气来之后,便跑到了了尘那里问道。

“是可以,但师公停下了这里的雨,那天上的云可没消失啊,他会跑到别的地方去,那别的地方怎么办?”了尘笑问道。

“那你可以把云收走,或者赶到需要下雨的地方去下啊!”朱载墲歪着脑袋天真地道。

“傻瓜,不说你家师公又没这么大的本事,就是有,今年过了,明年呢?后年呢?一年,两年,一百年。总不能师公天天跑来跑去,帮他们驱云布雨吧?”了尘一脸正经地回答道。

“载墲啊!”了尘摸了摸朱载墲的脑袋道:“无论求神拜佛,这些不说有没有用,就是偶尔灵验,也都是权宜之计。要让天下百姓免了今日之灾,是要另想办法的啊!”

“什么办法?“朱载墲赶忙问道。

“第一,让下面的官员勤修水利,雨水多的时候,把雨水存起来,雨水少得时候再把存起来的雨水放出来。这样就不会有水旱之灾。村民们的稻子长势就能好。还有就是要找一些懂得看天时历法的人,教会天下的村民,让他们提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下雨,什么时候会天晴。如果村民们知道这两天会下雨,提前把稻子收回来,是不是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了尘解释道。

“这也能看出来?“朱载墲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怎么不能?”了尘笑道:“比如不刮东风不雨,不刮西风不晴。朝有破紫云,午后雷雨临。草灰结成饼,天有风雨临等等。你要做的是找到懂得看天气的人,然后编成书,然后再教给天下人。不用全都正确,只要能大部分灵验,不是就能让全天下所有村民都受益吗?”

朱载墲点了点头。

“这是一门学问,很深的学问。不但农民们需要,将军们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这个预测天气的本事,就是天时的一种。你要是有机会,就可以把他推广开来,还要找人研究它,记录它,寻找他们的规律,然后就能用它来造福百姓”。

“预测天气也是学问,为什么夫子他们没说过”朱载墲问道。

“夫子他们教的学问,是最没用的学问。比起其他的学问差远了”了尘笑道。

“可,可。。”朱载墲有点接受不了。

“天下间所有的事情都是学问,比如如何种地能产更多的粮食,如何打仗能战胜敌人。如何治河,如何炼铁,如何能让马儿跑得快,牛羊长得壮,如何治病,如何修房子,甚至如何能让衣服更漂亮都算是学问”了尘道。

“可,可为什么师公口中的学问,和别人口中的都不一样啊”朱载墲头屑蒙圈地问道。

“那载墲你认为这些学问有用吗?”了尘笑问道。

“恩,多产粮食当然重要,打仗也是,治河也很重要,如何养牛养羊业也还可以,可修房子,做衣服算什么徐学问?”朱载墲不解地问道。

“衣食住行,行军备武,天地自然,哪里没有学问啊?”了尘叹了一口气,没有在去给朱载墲解释那么多。等朱载墲看多了,自然就会明白今天自己给他说的是什么?

“天下可不能光光就只有做官的学问啊!”了尘感叹道。看了看朱载墲道:“你先找小丫头他们玩吧!师公还有点事情。”

朱载墲带着一头雾水,满脑袋官司地离开了了尘的房间。

了尘这才松了一口气,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副古朴的龟甲,然后塞了六枚铜钱进去,虔心地摇了摇之后,随手一甩。

反,反,正,反,正,正。

了尘一愣,自己怎么随手就卦出了这么一象?

了尘随手将铜钱收起,看了看天上的阴云,原本还在犹豫是不要要助得此地百姓一助。这卦象一出。了尘倒是更为难了。

反,反,正,反,正,正。卦名凤山渐。卦曰:路上行人在隆冬,过河无桥走薄冰,小心谨慎过得去,一步错了落水中。。此卦是让求卜之人万事小心的意思。作为半仙之人,哪怕随手一卦,也是天机显现。如何能轻易不顾?

只是了尘有点奇怪的是,危险从何而来?(未完待续。)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