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关于抱歉的话

”福生无量天尊!既然阵法已破,广济寺是否可以给贫道一个交代了?“了尘不紧不慢地问道。

了尘前来广济寺,虽然做过动手的准备,却到底没有先出手。只是没想到,区区广济寺竟然早就了对付他的心思,门外那十八位受伤的高僧,显然不可能是广济寺一家寺庙能凑齐的,此时无论是否于整个佛门有关,至少广济寺处心积虑想要对付了尘是抵赖不了尘。

”南无阿弥陀佛!护国真人修为高深,贫僧无话可说,愿赌服输,贫僧愿意以此皮囊,消真人之怒,如何?“老方丈如今身负重伤,连说话都踹息不已,说道最后,更是一阵猛烈咳嗽,又是一口玄学吐了一口血,才勉强压下胸中的气血翻涌。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要方丈皮囊干什么?此皮囊就算贫道不取,方丈都已是油尽灯枯,圆寂在即了吧?佛门当真好算计,您们赢了,贫道在劫难逃,平了,贫道名声大坏,输了,贫道还要背一个逼死高僧的恶名。你们当真好算计啊!“了尘转眼之间,就想到了其中奥妙,冷笑不已地道。

无怪乎!了尘如此尽将佛门往黑暗之处想,实在在利益道统之争,你死我活,由不得了尘不小心翼翼。

”南无阿弥陀佛!真人累世宿慧,佛骨天生。无边苦海,白莲化舟,天生与我佛门有缘啊!“老方丈看着了尘,犹如看见一件绝世珍宝似的,一边咳血一边真诚地说道。却对了尘的话语置若罔闻,算是默认了吧!

“贫道自有长生之法,不劳佛门记挂,只是方丈若在不住口,贫道手上岂不又白添人命?如此一来,佛门与我可就真是不死不休了,方丈切莫害贫道背锅就好!”了尘不以为然地道。

什么累世宿慧,不过了尘转世没喝那一碗孟婆汤罢了!白莲作舟,却也不过为寻幻境破绽,弄出来的寻常戏法罢了。竟然能在幻境之中,蒙住十几位得道高僧,也算了尘幻术了得了。

“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方丈低低地颂了一声佛号之后,便沉默不语了。老方丈倒不是怕死,而是怕眼前这位心无神佛的家伙,看见已然与佛门不死不休的份上,破罐子破摔,一不做二不休的话,那广济寺就麻烦大了。

就在了尘一边看着方丈调息疗伤,一边默默斟酌该拿个什么东西回去了解因果的时候,方丈静室外面就涌来了一大群光头和尚,这些显然就是广济寺的僧众了。

早不来,晚不来,看来这广济寺还真是准备得齐齐地啊!

一干僧众见得外面满身是血,晕迷不醒的十八位高僧大吃一惊,立马闹哄哄地上前扶起,几个机灵点的立刻连滚带爬起泡了出去,去叫寺里的医僧救人。另有一大群人,却站在方丈静室外面踌躇,显然是不知道该不该此时闯进来。

“福生无量天尊!看来贫道要告辞了,今日是你们佛门算计贫道在先,佛门自然欠贫道一个交代。贫道先拿走这根禅杖暂时代为保管,若要拿回,明年贫道自会在青城玄光观等候诸位高僧法驾光临!”了尘听到外面略带犹犹豫豫问候方丈地呼唤声,就知道那群佛门弟子若是听不到方丈回答,马上要闯进来了。立马左手轻轻易挥,禅杖便自行飞到了尘手中。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就此拜别!”了尘拿起禅杖,对着老方丈单手一礼道。

却浑不在意,了尘拿起禅杖的时候,方丈紧闭的眼皮正不断跳动,脸色也是瞬间几度变幻。

了尘消失在了静室之内。半响,方丈才突然睁开已经毫无昔日神采的双眼,一口浓血吐出,把刚刚进门的弟子们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大惊失色地将方丈扶起,去找僧医疗伤了。

广济寺内已然一片大乱!

了尘隐去身形,站在广济寺内,一边默推六壬,一面神识遍扫寺内。驻足了片刻之后,才突然向着西北角大步走去。

和记香烛店,在京师已经开了二百年了。大明都还没有的时候,和记就已经在京师小有名气,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倒也殊为不易。

今天,一大早起来,和记香烛十一代东家和顺福就感觉眼皮一直在跳,心里也跟这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今日又有什么祸事临门的和富顺,也不由得唉声叹气,整个人都怏怏地站在院子里发呆。

和富顺今年三十有五了,人活三十六就是一道坎,和富顺有妻有子,有祖业傍身,也算和和美美,富且安康。却谁知,不过就是一时的鬼迷心窍,被黄澄澄的金子迷住了眼,立马就弄得现在有家归不得,有福享不了了。

若说和富顺不后悔,那是假的。如今,满京城的差役和道士等着找他麻烦,他自己也只能躲在广宁寺的角落里,连个外人都见不得。何等憋屈无奈!

想一想,哪怕事情过去,自己的祖转香烛铺也算倒了招牌,百年传承,一朝丧尽。以后大概也只能转租出去,自己也得背井离乡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和富顺袖着双手,正站在小小的庭院里长吁短叹的时候。院子里竟突然出现了一个青年道士的身影。好似凭空出现,可把和富顺魂都吓飞了。

“鬼啊!”和富顺下愣了一会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一时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没命地往院外哭叫狂奔。

“福生无量天尊!和东主如此匆忙,可是要回衙门解说明白?”和东主是注定跑不出院子的,就在他离着远门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了尘的身形又鬼魅似的,出现在了小院门口的月亮门中。

这下可彻底将和富顺和东主吓得傻了,跑又跑不掉,喊又没人应,眼见这大白天神出鬼没地道士,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顿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涕泪横流。

“福生无量天尊!平生不做亏心事,哪怕鬼敲门?和东主如此惊慌,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了尘面带微笑,徐步向前走到和富顺身前笑问道。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和富顺半响才顺下气来,面带惊惶地大声问道。

“贫道当然是人,和东主可还满意?”了尘笑道。

和富顺这才稍稍定下心来,确定自己看见了面前道士的影子了,才真的相信自己不是大白天的撞见鬼了。不过也就定了一下心而已。旋即又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躲在这广宁寺内,顿时,又是一阵哀嚎,和富顺立马飞也似的爬起来,又要望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救命。

了尘都有点无语了,就这样一个不着调的胆小鬼竟然坑得白云观一筹莫展,差点引起道佛之间不死不休的冲突,还真是日了狗了~

了尘摇了摇头,轻叱了声”定!“

和富顺立马全身僵直在了哪里,保持着逃命的姿势,一动不能动,唯有眼中泪水哗哗地流个不停。

”这哪是道士,分明是个妖人啊!“和富顺肝胆俱裂,这佛门清净地,青天白日之下,竟然还有如此事情,和富顺就在心中无尽恐惧,满怀着对”生“的眷念,看着了尘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