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仙人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 地府牵绊今世果,忘川河畔有爹娘

鬼门关,十人去,九人还,黄泉路漫漫。.*m

人生一世,入了这道关门之后,所有的一切就算是画上了句号。人世间所有的富贵荣辱,爱恨情仇都随着阵阵阴风散去。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一盏盏接引的白纸冥灯,一条好似没有尽头的青石路伴着阴差的呼喝跟铁链,随着一个个鬼魂与阳世诀别的呜咽构成了一道生死之间的阴阳天堑。

正行走在无边火照花海之中的了尘突然脚步一顿,刚刚抬起头来,就道遁光射至身前。

“无量天尊!不知6判前来,可是欲寻贫道?”了尘皱了皱眉头,前一身红色官袍,手拿着判官笔的阴司判官问道。

“无量天尊!我家天子知神君到此,因地府尚有一事,事牵神君,特请神君前往十殿一行”6判官或许面对地府阴魂威风八面,但在了尘面前却是半点也威风不起来。见了尘面色不虞,赶忙解释道。

“轮转王陛下欲寻贫道?”了尘顿时有点摸不清头脑了。若是钟馗或者第五殿的阎罗包大人找自己都有可能,可轮转王能找自己一个阳间修士何事?

要知道轮转王主官的是轮回往生,貌似自己应该还没有到要去六道轮回走一遭的时候,也应该跟轮转之事没有牵扯吧!就算自己私闯地狱,收集曼珠沙华上的魂露,也到不了惊动地府天子的层次吧?

“神君不必如此,我家天子并无恶意。只是六道轮回之中有一事,事涉神君。所以我家天子才特请神君一晤!”6判赶忙解释道。

得罪谁,都别得罪老天。若是老天有意隐瞒,任你神通再大,也抵不过不识天数的悲哀。如今的了尘无疑便成了一位天道的拒绝来往户。任是了尘易术无双,心中暗暗推算了半天,也半点事情都推测不出来。

“太乙无量天尊!既然如此,就烦请6判带路,贫道随判官一行就是!”了尘见既然自己推算不出来,心中暗付自己与轮转王素无因果,当不至于陷害自己。索性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轮转天子找自己什么事,等到了地方自然知晓。

地府十殿,轮转居东。正对世界五浊之处。就在阴司大殿不远处就有一条滔滔大河横穿而过。河面之上有金银玉石木板桥六座。正对着六道轮回的转生之地。

河名忘川,桥名奈何。了尘跟着6判一路从半空飞掠而过,行到河面之上的时候,两道徘徊在忘川河边来来去去的白衣身影却突然跳入了了尘眼中。冥冥之中,了尘突然一阵警觉,连心脏都仿佛被牵动着一跳似的。

若无承负因果,当引不动了尘的天人之感的!

只是遁光太,再引人注意的身影也不过惊鸿一瞥的瞬间便过去了。但了尘的心脏竟然会无故跳动,就由不得了尘不格外警惕了起来。

“神君到了,我家天子就在大殿之中,神君可自行前去,下官先行告退!”6判带着了尘在一处气势恢弘却阴森森的大殿前停留了下来。对着了尘躬身一礼之后抱歉道。

“福生无量天尊!6判身负阴阳轮转判定之责,事务繁忙,贫道不敢打扰。6判官自去忙,贫道谢过6判带路之恩了”了尘跟6判稽告别道。

至于6判把了尘带到了门口,却不亲自带进去,会不会又是一场“林冲误入白虎节堂”?则根本不在了尘的考虑之内。

阴司不是阳间。一来6判不敢,二来轮转王没必要。三是了尘不归地府管辖,轮转王害不了了尘。三界六道皆在天道管理之下,无论多深的阴谋也会在天道推演之下无所遁形,了尘也是有师门的。轮转王如何敢害了尘?

到了仙人以上,若真的要算计于人,也大多阳谋。让你明知不妥,也不得不进入局中。阴谋小道,只会惹人耻笑而已!

了尘告别了6判,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巍峨巨大却造型阴森诡异的宫殿之后信步向前,径直走入了宫殿之内。

地府十殿天子,位比天子,只在四御之下。管理整个地府阴曹,职司阴阳两界生死轮转,善恶审判,维护阴阳二界的平衡秩序。了尘虽然与地府不相统属,但亦如阳间官场一般,哪怕管不到自己头上,但见了上官还是恭敬一点好。

特别是轮转王,了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脱生死轮回,在天地绝通几千年之后,再次打开长生之门。若是一日修行到头,阳寿将尽,了尘又不想走人道之神的路子的话,肯定还是要在六道轮回上走一遭的。到时候肯定还是要求得轮转王网开一面,不经正常程序,直接保留前世记忆投胎的。虽然到了了尘这般地步,保留前世宿慧已经是平常之事,但毕竟也是规则之外的东西。要是恶了轮转天子,到时候恐怕就不好说话了。

况且就算了尘不怕,但了尘有弟子,有牵挂之人,他们也不可能人人长生,终究要是要轮回一遭的。

因此了尘走入大殿前庭之后,立刻在一处空闲之处等待接见了。地府事务繁忙,公事时间还是不要贸然闯入得好。

“福生无量天尊!神君万寿金安,下官乃轮转殿司历,我家天子有请神君道后殿一叙,请神君随下官行来,请!”一个阳间官员打扮模样的走到了了尘跟前稽行礼道。

“劳烦!”了尘稽一礼之后便随着这位司历一路穿过了戒备森严的轮转前殿,走过森森御道直接到了一件规模略小的宫殿前面。

地府比照阳世官府,前殿都是处理公务的地方,而后殿则通常处理比较私人的事务,或者接见比较熟悉的朋友。

走入后殿大门,先就是一个身着黑色九龙袍服,头戴天子九冕,颚下流着好长白须的老人正坐在大殿之中。

这个应该就是轮转王三十二相中的其中一相了吧!

轮转王其实跟前九殿的天子大不一样。前面九殿的天子大多司掌地狱或者审判,大多以威严恐怖,严肃端方吓人的法相出现。而轮转王却是主管轮回六道。能到达这里的鬼魂大多已经洗清了罪孽,还完了阳世欠债。也走完了阴司的旅程,是要前往六道轮回投胎的。所以轮转王算是唯一不需要以凶恶示人的幽冥天子了。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了尘,见过轮转圣王天子!”了尘率先稽一礼问候道。

“神君身兼天人二道,仙神同修。令人好生羡慕啊!况且如今阳世灵气将尽,神君还能如此得天之眷,修行到如此地步,日后只要神君勤勉不失,功果不减。长生久视可期。到时候既掌天道权柄,也得仙道逍遥。当真让人羡慕不来啊!”出人意料的是轮转王竟然对了尘意外的和气,也意外地好说话。

在了尘心目中,只要是阴间待久了,哪个不是一脸严肃恐怖的(了尘是真的误会了。显然把法相跟本尊合为一谈了),面前的轮转王竟然露出一点慈祥老爷爷的气息来。不能不让了尘把心都提了起来。

“神君不必如此,天降予之,必先取之。神君做下偌大事情,功德不少,却也承负颇深。干涉天道运转如此,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可见神君何等得天道眷顾!莫说我幽冥地府,就是三界六道之中,谁人不知神君大名。天道福荫至此,谁还敢阴害神君?如今神君神魂稍损,天道蒙蔽。不过天道考验罢了。神君何必因此心怀不安?”轮转王显然也知道如今了尘的情况。

一个习惯了全知全能,以天道推演来趋吉避凶的人,一旦失去了推算之能后,对所有事务都心怀戒备乃人之常情。而轮转王要告诉了尘是——了尘注定死不了。没人敢真的害他,大可放宽心胸面对天道考验就是。

“无量天尊!是贫道心生魔障,太过执迷了。贫道在此谢过轮转圣王点拨之恩!”了尘听完,立刻毕恭毕敬地对着轮转王三礼大谢。

点破心障,的确是修行大恩。由不得了尘不接下偌大恩德人情。因此才会如此大礼大谢。表示接受到大人情了,日后有缘的话,自然不敢不报答一二。不然天道之下,因果承负的牵扯不是那么好玩的。

“本王知你近日为了魂露,经常穿梭于阴阳二界之中,所以才命6判带你前来。神魂之事,事关重大,自然轻忽不得。但我轮转大殿中也有一事,事关本王职责,也事关神君成道之因。所以本王还是觉得交与你手为好。”轮转王开门见山地说出了将了尘带到这里的用意。轮转王伸手一招,一本黄色封皮的卷宗就自动出现了在轮转王手中。

“此为本王交托之事,你可以先再答复本王如何?”轮转王将卷宗递给了尘道。

不知道为什么,了尘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坑了,但入不入坑,一时间颇为迟疑。一脸含笑的轮转王,哪还不知道自己从走入轮转大殿的那一刻起,自己已经没得选择了。现在明知是坑也得跳啊!

了尘叹了一口气,静静打开卷宗。不过略略行,便已经是脸色大变。待到卷宗读罢,了尘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之事,不敢推脱,多谢王圣王一片仁慈之心,贫道先行告退了”了尘收起卷宗,递还给了轮转王,稽告辞道。

“呵呵,既然如此,本王就不留难神君了,日后若有闲暇,神君可来轮转殿中稍坐”轮转王呵呵一笑道。

“那是当然”了尘现在满腹心事,哪还有稍坐的心思,赶忙告辞离开之后,直奔忘川河畔。

“太乙无量天尊!贫道怎么就突然冒出一对爹妈来了啊!”了尘满腹心事地飞到了忘川河畔。望着远处一对不断在河畔流连的白影暗自叹气道。

忘川河畔,百年等待。说起来是件很浪漫事情,但真以当事之人来说,却绝不是什么好事。

生死轮转本是天道一环,强行流连不去,本身便是一件有违天道规则的事情。不说来自幽冥地府的干涉,就是对鬼魂本身也是莫大的伤害。

幽冥阴气浓重,忘川河水本身也带着使人遗忘的规则。在忘川河畔流连太久,会渐渐丧失生前记忆,而且会损害魂魄本身。到最后哪怕再入轮回也会变成一个白痴。所有不入轮回的魂魄终都免不了魂飞魄散,消融在沉沉地阴间迷雾之中的结局。

所以有情人之间生离死别的时候,说什么会在奈何桥边等你的话,可千万别当真,没有偌大因果,这个美丽的愿望跟许诺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百年时光,足以消磨所有的记忆了。流连不去也不过执念之下的本能罢了!

了尘不知道这对阴魂算不算自己这一世的“生身父母”,毕竟相比起前世,了尘对这一世的感觉一直都犹如活在梦中。

了尘这一世不过弃儿而已,并不曾有过膝下承欢的记忆。

在没有半点感情的血缘之间,到底有多少感情尤未可知,虽然这并不是自己这辈子父母愿意的!

燕王夺嫡,终不过皇权之争而已。对比起被儒家洗脑的建文帝,朱棣无疑更适合成为一位合格的帝王。若是建文胜利,大明朝还真不一定能有两百七十六年的国乍。只是自己祖父偏偏一定要涉入其中,不惜赔上全家的性命。

祖父成功了,赢得了一时赞誉,却终究抵不过方孝孺等人的光芒,殷殷史书谁会记住一个小小的礼部给事中?

为了留下一丝血脉也罢!为了一片怜子之心也罢!父母毕竟连夜送走了自己儿子。这才有了后来的护国真人了尘。

老天真是给了尘开了一个大玩笑。了尘就连自己这辈子的生身父母为什么会在这忘川河畔流连不去都不知道,却要完成他们生前遗愿,送二老了却前缘之后好再入轮回。

不得不说,轮转圣王给了尘挖了好大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