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总有小人推君子,只道口蜜肚中脏。十二

见在座之人都注意到了自己,那罗志微是一笑,一字一顿的道:“笼中飞不出雄鹰。”

笼中飞不出雄鹰!

冯谦将这七个字默念了几念,眉头一展,想自己一心保护冯平,惟恐这唯一的儿子有什么差池,甚至为此不惜以近六旬之龄出关,为的就是给自己儿子留下份丰厚家业。

不过罗志这句话却让老人心头一醒,是啊,自己一味呵护,结果不过是让冯平沉于玩乐,就算自己积下再多家业,也不及冯平自己有本事来的可kao,再多的家业也终有败完的一天。

虽说这道理简单,可身在局中,冯谦却当真没有察觉到。

想到这里,冯谦决心一定,当下笑道:“少侠不愧是名门弟子,七字一语,便让老朽茅塞顿开!”说着,朝冯平肃道:“平儿,此番出关,为父便准了你同去!不过之前所言的那三点,你可也要牢记心里,明白你此行是去磨砺,就算路上叫苦叫累,却也没有人来助你!”

冯谦言中甚是坚决,听的那冯平一呆,他本在犹豫,虽然不想让唐逸随行在自己父亲身旁,可思来想去,却更不想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哪知自己还未拿定主意,那罗志却是一句话,就让父亲替自己下了决定!

冯平知道,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可一旦下了决定却也难更改,再看了看一旁的唐逸,冯平暗一咬牙,应承了下来。不过至此,这饭桌上的气氛也就彻底的冷了下来。

匆匆吃完,罗志先行告辞,冯谦亲自送了罗志回客房休息,那冯平见自己父亲与罗志走远,忽然冷道:“莫以为骗过我父亲就万事大吉,我冯平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此刻屋里就只有冯平和唐逸两人,冯平这话说给谁听,自然显然。

唐逸闻言,眉头一皱道:“我不与你争执,你愿意怎么想便怎想。”言罢,起身而去,将那冯平晾在一旁。唐逸倒不是理亏,可那冯平是冯谦的儿子,自己与他争执,怎都胜不了,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抛下冯平,唐逸快步朝自己的小院走去,那里有自己的母亲。

“伯母还在睡着。”

冯茹正从屋里出来,刚好遇到快步而入的唐逸。与那冯平正是相反,这冯茹对自己的母亲尽心尽力,又生的青春可爱,唐逸再是不快,也不会对她作色,闻言一揖到地:“唐逸谢过茹妹了。”

那冯茹虽然和唐逸一般年纪,都是十六岁,不过与冯谦相谈之中,唐逸却是知道自己要比冯茹大上一月。

冯茹一捂小嘴,轻笑道:“既然是一家人,哪来的谢不谢的。”说着,倒也没有什么忌讳,一拉唐逸的袖子道:“我知你不看看叔母,心里定会放不下,不过进门要轻声些,免的将叔母惊醒。”

唐氏躺在柔软的**,面色安详,唐逸见了,心里的一块大石这才落了到肚里,至于那方才的不快也淡了许多。

二人再是小心翼翼的自屋里退了出来,唐逸心里不禁大是感慨:“这冯茹和冯平同父同母,性格却差的如此之大,倒也是奇了。”

唐逸正想着,就见冯茹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大大方方的拍了拍另外的一只,轻笑道:“表兄初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了。”

唐逸依言坐了下,摇头道:“我母子如今住在这里,已是令人惭愧,哪还会有什么要求?”

冯茹秀眉微皱,嗔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还这般生分?”

唐逸笑道:“非是生分,而是承人恩情,便要报答,我怕自己承的太多,却无以为报,虽然他人心下不见得有什么想法,可我的心里却总过不去。”

冯茹虽然生在商家,可貌美聪慧,如今到了婚嫁的年纪,上门说媒的自是不少,不过见了几个所谓翩翩公子之后,却不禁令冯茹大是失望。那些人不是强自附庸风雅,便是当真风流处处,也只有唐逸,连遭巨变,令他多了些许这个年纪少有的成熟,令冯茹眼前一亮。

就如现在,只是这份执着,就与旁人不同。

冯茹当下松了眉头,笑道:“所以我说生分嘛,既然你我父亲情同兄弟,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之间还谈什么恩情不恩情的?”

唐逸心道:“一家人又如何?这世间为了钱财亲离子散的还少了?我这一路走来,多少父卖子,母卖女,那还是骨血相连的关系。再说,那冯平可就看我大不顺眼。”

当然,唐逸可不会将这话说出去,当下正要找些闲话敷衍,却听那院外冯平的声音传来:“什么一家人?姐姐莫要被这骗子骗了!”

没想到自己一再躲避,那冯平不但毫不领情,反还追到了这里,唐逸眉头一皱,面上怒气忽现。

“弟弟!你胡说什么?”冯茹骤然间有些不明所以。

说话间,那冯平转了进来,正是见到冯茹和唐逸坐在一起,状甚亲密,当下更怒道:“姐姐你怎么和他坐在一起?”

冯茹秀眉一皱:“表兄一家与我们冯家交好,关系自然不同,坐一起说说话又怎么了?”说到这里,冯茹回过味来,秀眉更紧:“唐表兄与我们冯家的关系是爹爹亲口认下的,你怎能说他是骗子?还不快来道歉!”

冯平闻言哈哈一笑,冷道:“什么表兄表弟的,姐姐,你是被他骗了!好,既然你不信,那我就来拆穿给你看!”说着,冯平一指唐逸道:“我来问你,你这家伙只凭一张嘴,就说是我父亲至交的后人,可有凭证?”

其实冯平这话说的错了,这门关系是唐逸母亲认的,唐逸当时根本就毫不知情。不过唐逸被这冯平一口一个骗子叫的心下再难平静,也就冷道:“没有。”

这下大出冯平意料,他本以为唐逸会来争辩一番,哪知唐逸答的干脆,当下不由得一怔。

见冯平一窒,唐逸冷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冯平不由得望向自己的姐姐,强辩道:“姐姐,你可看到了,这个骗子自己都承认了没有凭据!他还这么理直气壮!我方才听了爹爹和他说话,爹爹被这骗子骗的都要认了他做义子!

你想,这家伙来历可疑,只一天就骗的爹爹如此,要再多待些时日,那还了得?瞧他的作为,定是心怀不轨!来谋我们冯家的家产!否则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

冯茹不知认义子这一说,当下秀眉微皱,不过仍道:“认不认义子那是爹爹的决定,你休要乱猜,否则让爹知道了,定是要吃板子的。”

冯平见自己的姐姐并不向着自己,气的直跺脚:“姐,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冯茹俏脸上一红,斥道:“越说越不像话了,什么胳膊肘拐不拐的?我信的是爹爹,他老人家怎会认错?”

不过冯茹说完,终是忍不住问道:“表兄,我爹当真要认你做义子?”

唐逸摇头道:“我并没有答应,伯伯对我母子的恩义已是足够,我再担不起这份恩情。”

冯谦和唐逸说话时,冯平就在侧偷听,自然知道结果,当下不以为然道:“那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他要是立刻答应了,不正显的他心切?”

冯平口口声声咬住唐逸是骗子,听的冯茹也有些恼了,心道自己这弟弟平日里和那些闲汉胡混,果然没有半分好处,正要开口呵斥,却见唐逸站了起来,对冯平道:“你且放心,我唐逸并不打算改姓,冯家的家产我也没半分兴趣,要非是我母亲认出了冯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与冯家还有这份关系,不论你信与不信,这确是巧合。”

唐逸心下虽然恼怒,不过看在自己母亲再不能奔波,冯谦冯茹也待自己不错的份上,还是选择了忍耐。

可谁知那冯平闻言,却是不屑道:“你是骗子,你妈自然也是骗子,骗子的话,怎么可信?说不定连那病都是装的,好惹人同情!”

这一句可是当真惹火了唐逸!

唐逸如今也只有母亲一个亲人,哪会让人污蔑?猛一起身,厉声道:“你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