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檐矮人高需低首,且忍让。十四

唐逸闭了眼晴,刺痛有所缓解,紧接着阵阵疲惫袭来,想他连日奔波,半年来从来未有一日能真正的塌实休息过,今日终是安稳下来,不觉中便守着母亲床边睡了去。

这一睡,直睡到早晨,唐逸忽然被院中的动静惊醒过来。

一时有些迷糊,片刻之后,唐逸才省起自己已是住进冯家,而非是lou宿荒郊,转头看了看**的母亲,就见唐氏仍在沉睡,面色比之以往红润了不少。

“应给母亲弄些吃食。”

一念及此,唐逸起了身子,忽然见那院中伊人俏立,不是冯茹是谁?

虽然还未到中秋,可这平凉地处西北,清晨已有些个冷了,冯茹手里提了个食盒,小脸冻通红,显然在院里等了不短的时间。

见唐逸推门出来,冯茹面上一喜,立刻迎了上来道:“表兄睡的可好?”说着指了食盒道:“这里有些蛋花粥,是给婶婶的,还热着。其他的还有些馍馍跟小菜,表兄先吃些。”

唐逸接过食盒,笑道:“多谢茹妹了,我方才还想要为母亲准备些什么合口的早点,未想茹妹如此细心。”

冯茹闻言一笑,不过那笑容却有些忐忑,唐逸看着冯茹的俏脸,心下一动便是明了,暗叹了叹道:“茹妹可还在担心昨晚之事?”

冯茹被唐逸说破了心事,俏脸更红。

正如唐逸所料,少女今日这么早的守在门口,为的便是昨晚的那场争执。

“我那弟弟不懂事,昨天晚上可是惹了表兄生气,本来我也想请爹爹好好惩罚他的,可又担心爹爹生气,坏了身子,所以,所以……”

冯茹心下忐忑,不知自己这番说辞能否见效,更怕唐逸因觉得自己包庇冯平而对自己厌恶,所以这话越说越是小声,全没有昨日初见时的大方。

唐逸心道果然如此,冯茹的借口,他怎么会看不透?不过人家毕竟是亲姐弟,有意回护倒也是天经地意。更何况昨晚母亲再三叮嘱自己,唐逸已是存了忍让之心,当下一笑道:“昨晚之事便算了,茹妹且放宽心。”

冯茹闻言一喜,昨天晚上唐逸那凶厉的眼神当真吓坏了她,一夜未能睡着,只道唐逸定不会放过冯平,却没想到唐逸却是不再追究了。

唐逸不再追究,那是好事,冯茹心里一喜,似也回复了几分往日神采,当下笑道:“那蛋花粥倒不怕冷的,一等婶婶醒了,我再去热来也就是了。不过这些早点却是为表兄准备的,表兄要快点吃了才是。”

唐逸见冯茹的话中隐有催促之意,奇道:“可是冯伯有事交代?”

冯茹摇头道:“爹爹待人最是和善,就是店里的伙计也不会这么早便指使他们劳作,更不要说是表兄了。”

唐逸闻言再想,失笑道:“我却是忘了,那刘神医早上要来。”

冯茹笑道:“正是这事,我就怕表兄忘记,所以来提个醒,刘伯伯白日里还要坐堂,所以说了早上来,定是要极早的。”

唐逸点了点头,忽是想起一事,问道:“那刘神医的姓名如何?我知了他姓名,日后也好感谢。”

冯茹轻笑道:“刘伯伯是长辈,我只是听爹爹曾唤他步衡,想是名字了吧。”

少女正说到这里,就见外面脚步声响,冯谦与刘神医谈笑的声音传来,冯茹朝唐逸一笑,却是她说的准了,那刘神医来的果然极早。

“逸儿,一会刘神医为你诊治,你可要仔细认真,莫要将自己的身体当做儿戏。”

冯谦见女儿也在,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再叮嘱唐逸。

唐逸当下应了,冯谦也不多留,过些日子就要出关,出行的上下打点,货物准备,事情多的很,老人自有他需要忙的。

冯谦走后,那刘神医也不啰嗦,当下自怀中取出一本枯黄旧册,薄薄的一本,页数不多,看其古旧程度,想是大有年头了。

“这本册子是我早年偶得,名曰明目经,乃是古人所著,不过那古人的姓名却被黑墨涂了去,已不可考。这明目经的内容也不繁杂,只是些护眼歌谣,所以那卖书之人也未当是什么宝物。”

顿了一顿,刘神医继续道:“不过我在闲暇之余,将这明目经前后看了一遍,却发现那最后几页记载了些特异的眼疾以及疗法,试了几次,竟当真大有收获。”

看了看唐逸,刘神医道:“你那赤瞳便是出自这里,而且医治之法也在其中。”

冯茹笑道:“那刘伯伯就帮表兄治了吧。”

刘神医哈哈一笑道:“侄女莫急,刘伯伯今日来了,自然会为他医治。”说着,转头看着唐逸,笑道:“你这眼有两种治法,其一是十日治愈,此后再无任何隐患。其二则最少要十年之功,还很有可能前功尽弃。”

唐逸闻言一怔,随即沉吟道:“神医可否说说这二者的不同?”

刘神医点了点头,赞许道:“不错,常人要是听了我这一说,定是选那头前一种,你既然来问这两者区别,而不急于定夺,显然大是聪慧。”

冯茹起先秀眉一皱,却也随即醒悟过来,捂了小嘴轻笑。

唐逸微笑道:“这却也没什么,如果这两种方法果真是一个十日根治,一个十年都难,没有其他的隐情在其中,神医也不会多费唇舌让小子选择了。”

刘神医点头道:“不错,说起来,两种方法各有优劣。那十日根治却也简单,老夫为你施金针之法,依了明目经上所注的穴位一一行针,不让这气血随怒气逆涌眼上,便如此一日一次,依老夫的手段,十日之后保你根治。

不过这法子虽是简单有效,能根治你的赤瞳,但问题却也出在这根治之上。想这赤瞳万中无一,乃是天赋异禀,凭白放弃,却也可惜。”

说到这里,刘神医看着唐逸道:“当然,如何决定,还要看你。”

唐逸听到这里,心念电转,想起昨日射箭时的异景,唐逸心里也不愿放弃这有些怪异的赤瞳,毕竟日后安身立命,这箭技是一大保证,不说远了,就是眼前出关,自己所依仗的,也只有手中这张弓和箭。如果想这箭技更上一层,怕没有这赤瞳之助不行。

想到这里,唐逸道:“那小子妄测,第二个法子可是能保住这赤瞳,却又不至失明?”

见唐逸问来,那刘神医毫不犹豫道:“不错。”

指了指自己的脸,刘神医道:“这第二个办法正与第一个法子相反,并不是要去堵住那气血上涌,而是以金针之法疏通眼面经络,为的却是让这气血更易入眼。”

冯茹听的一惊,颤声道:“那,那血都涌了上来,表兄眼睛不更容易坏了?”

刘神医笑道:“莫惊,这个法子分为通、护两面,通者扩其经脉,护者保其双目。如此一来,经络顺通却又不至过溢失明,不仅治了这眼睛,还能保住这赤瞳异禀,功成之日,这赤瞳可以随意施展,有如常人一般。”

说到这里,刘神医肃道:“从金针扩其经脉,有我在,却是容易的很,可护其双目却是要你自己依那明目经上的穴道行功,这才是难处,也是为什么要十年还不见得会竟全功的原因。”

把眼来看着唐逸,刘神医道:“你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