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理不在手强遮掩,敢欺少年无铁证。一四二

唐门这一胜,既xian起满场的**,可也宣告了嵩山剑试的结束。 自此,嵩山剑试,西盟三战两胜,此届嵩山之盟便定在三日后于少室山召开。

结果宣布后,众人渐渐散去,唐门弟子伤了不少,唐雪自然要去照看,唐逸也便一起跟将过去。 好在这一战双方虽然战的激烈,可还是留了手,所以唐门弟子大多伤的不重,个别运气不好的也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多需将养而已。

见到唐逸跟了唐雪前来,就算这些伤重的唐门弟子也都不顾伤痛,掩不住满脸的兴奋,忙不迭的朝唐逸连声道谢。 这一次唐门之所以能胜利,功劳在谁,这些年轻人的心下最是有数。 那唐逊更是对唐逸智计的佩服的无以复加,虽说他被常天赐伤了,可看脸色倒比往日还要好上三分,只管在那没口子的夸赞。

“这也不全是我的功劳。 ”

唐逸的心情也很好,当下一笑道:“常天赐的几次应变,我也只能预测一二,后面的变化早已超出预计。 ”说到这里,唐逸看了看唐月,笑道:“要非月姐的应对得当,这番胜利可说谁属了。 ”

唐月亲手雪得五年前一败之耻,心下也自欢喜,闻言登时摇头道:“我可不敢居功,公子预先做了那么多的应变之策,我不过是于其中选择一二而行罢了。 ”

唐星在旁没有多言,可眼神中也满是快慰。 这一战后他便要离开,如今得胜,便再无遗憾了。

唐门这边兴高采烈的去了,崆峒门下却是一片地愁云惨淡。 若这只是场比武那还好说,虽然输了有失颜面,可崆峒在五年前也胜过唐门,说起来不过是被扳平而已。 但如今这一场胜负关系嵩山之盟的召开之地。 意义便大有不同。 再者,那唐逸竟敢在比武之前宣称必胜。 更令人恼火的是唐门还真胜了,这才令崆峒门下自心里憋屈。

郁郁中回到住处,方是重新安顿好,常天赐便被常承言召了过去。

“孩儿无能,还望父亲责罚。 ”常天赐并没有受什么伤,他只是被唐门合力迫出擂台而已,不过此刻他的脸色却是很差。 比之真正受伤,好不到哪去。

常承言闻言摇了摇头,着儿子坐下,缓道:“这一战你已尽力,论起事先的安排布置,唐门善加利用暗器,又有那唐月和那代敌的远近配合,实是高出我们崆峒一筹。 不过论起随即应变。 却是天赐你高出他们一筹,也便是说,这场比武谁胜都不意外,只要尽力便是了。 ”

顿了一顿,常承言道:“唐门那交叉而来的轮指飞蝗虽然简单,可着实实用。 唐月以暗器破你地浮光烁金也可圈可点。 显然早做了功课。 但天赐你最终也以浮光烁金伤了他们的眼目,得到近战地机会,这还是扯平了。 至于那唐月和代敌的合力确实惊人,可天赐你能不计一战得失而先去剪除唐门弟子,表现也是上佳,只不过那唐月的反应倒也不慢,这才未得奇效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