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往事徐道。一九二

唐逸见黄衣女子在那上下打量,似乎认出了自己,当下也不在意,微笑道:“姑娘姓雨?可是天山门下?”

雨娴闻言忙是一正颜色,点头道:“正是。雨姓虽不入百家,可却也是有的。不过雨娴如今却不算是天山门下了。”说到这里,雨娴的面色有些落寞。

“如今不算?”

唐逸则是一怔,雨娴这话的意思却是明显的很,如今不算,那以前则必然为天山剑派的门下了。

天山剑派六年前神秘消失,随后再度出现江湖却又立刻宣布解散,这段公案的内情,知者甚少,最少唐逸是不知道的。唐逸只知眼前这位黄衣女子之所以说她如今不算天山门下,不外乎是被濯星逐出门,或者便是当年被解散了的那些人之一,就如自己见过的裘心武夫妇一般。若再念及濯星仙子如今招揽昔日门下都还来不及,轻易可不会逐人的,那这雨娴之来历也就不难猜测。

“这黄衣女子与濯星仙子无关,也便是说她应与天山剑派的原掌门一路,那此来天山,目的可就难说了。”

唐逸正想到这里,就听雨娴.忽然问道:“公子可是姓唐名逸?”

唐逸摸了摸耳上金环,心道这可.当真醒目,便是没见过自己的人,都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见雨娴等着回答,唐逸当下微笑道:“正是在下。”

雨娴闻言便是喜道:“我听荷师.妹提起过,说当初她夫妇被濯星师叔追杀,在路上幸得一位少年和老丈相搭救,那位少年便自称姓唐,只可惜最终也未透lou名讳。”顿了一顿,看着唐逸,雨娴笑道:“不过之后听到自嵩山之盟上传来的故事,唐公子被崆峒千里追杀,这遭遇正与那位唐公子相同,年纪相貌也是相似的紧,想来我那师妹的救命恩人便就是公子吧?”

听雨娴这么一说,那裘心武夫妇最终应是安全了,.唐逸放下一丝的担心,随即也不再隐瞒,点头道:“那时不过同舟共济,常天赐亦是要杀我,所以不过是与裘兄夫妇同逃而已,却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雨娴笑道:“公子却是谦虚。”有了这一层的关系,二人.似比之方才亲近些许,那雨娴顿了一顿,便就问道:“不知唐公子此行何处?”

这雨娴忽然问自己的去处,显然是想与自己同.行,可她来此的目的还不明确,唐逸虽然极是厌恶濯星仙子的滥杀,但唐星对自己却是不错,唐逸不得不谨慎。

沉吟片刻,唐逸.这才道:“雨师姐,唐逸有一肺腑之言,此地凶险,你一人武功并不足自保,所以还是离开为好。我此行虽去天山,可却是与武帝同行,怕有心无力了。”

唐逸婉言拒绝,又点出自己身后相随的是武帝,言下之意自然便是:你若真有什么事去找濯星仙子,与我同路也是全无可能了。

可谁知雨娴闻言忽是一怔,随即惊道:“武帝?可是那个挑战德皇老前辈的胡人?他在哪里?”

唐逸眉头一皱,心道这位荷雯的师姐怎么如此做作?当下便一转身,就要指出武帝与她来看,却不想转身过去,身后哪还有武帝的影子?唐逸一怔,却原来并非雨娴做作,而是不知何时,武帝早去的远了!

“莫非他以为万马堂与天山剑派起了冲突,所以先一步回去?还是他又发现了什么?”天山就在眼前,唐逸倒不虑不得其门而入,不过武帝这么突然的消失,却着实令人在意。

“唐公子?”

雨娴见唐逸怔住,不由得出声唤道,等唐逸转回头来,神色有些黯然道:“唐公子若是不愿和雨娴同行,尽可直言,却不必做此推辞。”

这雨娴与万马堂群匪一战,虽然没受什么伤,可却疲惫的紧,这一神色黯然,更令人大生怜悯,唐逸也不禁暗皱了皱眉头。

武帝忽然不见了踪影,这雨娴此来的目的又是不明,正心念电转之间,唐逸的心下忽然一动,转过身来道:“雨师姐,你为何远来天山?我听说天山剑派早便散了,如今濯星仙子也是四下里搜寻往日旧徒来重整天山,难不成雨师姐此来是相投的?”

雨娴闻言忙是摆手道:“天山剑派解散,乃我师父亲口定下,我师乃天山剑派之长,所以天山剑派早便不在江湖,濯星师叔如今虽然打着天山剑派的旗号,可我又怎会相认?更不可能弃师来投了。”

说到这里,雨娴忽然一顿,似是有些犹豫。

唐逸却是听的明白,这雨娴此来果然大有内情,而且万马堂派人来追杀,并非是与濯星仙子的那天山剑派内讧。

“雨师姐若是为难,不说便罢,我这便去天山剑派,不如你我就此做别可好?”唐逸见雨娴犹豫,当下便是开口。武帝忽然离开,大为蹊跷,说不定与这雨娴的忽然出现也有关系。不过唐逸心下虽然想知,口中却是反了说来,这一催促,雨娴果然忙道:“且慢!唐公子与我姐妹有救命之恩,这事却也无需隐瞒。而且只凭我一人,怕是难以成功,也只有来求公子了。”

唐逸闻言也不置可否,只做不经意的听着,雨娴下了决心,却也爽利,当下便道:“这本是我天山剑派的家丑,不过唐公子却也不算外人,听了也是无妨的。”

说到这里,雨娴忽然轻皱了皱纤巧的鼻子道:“这里的血腥味也太浓了,公子可否移步一叙?”

唐逸没有反对,点头道:“我也正要去天山,不如便且行且说也就是了。”

雨娴见唐逸言下有带自己同去天山之意,当下一喜,随即便接着方才之言道:“我天山剑派由祖师以降,延派二百年,在武林中也算是名声赫赫。不过如今想来,我们终是女子,开派几代或可凭祖师的武功名声维持,可却怎也当不得长久。尤其我天山剑派的祖规不许门下弟子婚嫁,所以派中不满也是越积越大。也就在我们这一代,门中开始隐藏暗流,门下的姐妹们经常会遇到一些良善人家的子弟,且这些年轻男子不仅品貌俊秀,武功也都不差,甚至不少人的武功比姐妹们的还要好些。”

唐逸听到这里,心下一动,暗道:“便似裘兄那般?我初遇裘兄时,便听濯星仙子言及,似是当初她支持这些弟子婚嫁而那天山之长却是反对。”

正如唐逸所闻,就听雨娴继续言道:“这样的事越来越多,终于被濯星师叔察觉了到,便有心以这些姐妹为要挟,要师父放开祖规,交出天山掌门之位于她。”似是厌恶,雨娴的脸色有些难看道:“说将起来,濯星师叔也是早便有了男人的,她自家把持不住,可事后师父却并没有如何怪罪于她,不想她竟不知恩,反来逼我师父让位。”

唐逸闻言,心下暗道:“她说的应该就是唐寒了。”

忽然就见雨娴的脸色微红道:“这男女欢、欢好本也是天理。不过既然入了门中,便要守祖规,师父她亦是大有追求之人,不论唐门如今的掌门,还是丹神老前辈,这些人哪个不是一等一的大人物?可我师父为了天山剑派,却都是舍弃了的。”

唐逸闻言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当下便是问道:“令师尊号?”

雨娴一顿,随即奇道:“公子难道不知?”毕竟天山剑派之长的名号自是响亮,江湖谁人不知?可雨娴转瞬再想,却也释然,唐逸入这江湖不过一年而已,天山剑派却是早便散了,他不知,却也情有可原。

一念及此,雨娴再道:“我师名号洗月,江湖人称洗月仙子。”

唐逸问这天山原掌门的名号,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当下闻言,心头登时一明,暗道:“原来如此,这星、月二字却是如此得来。”

唐月、唐星这二人的名字很显然是得自洗月和濯星这两人,也便是说不仅唐寒,就连唐冷也对天山剑派的女子念念不忘。如此看来唐门当年与天山剑派的渊源可是不浅了。

“只不知那位丹神前辈又是谁?不过听这名号中敢有个神字,而且这位雨师姐将他与唐冷并列来看,显然,其身份必然可观。”唐逸想到这里,解开了心头的一些疑惑,当下便是笑道:“雨师姐再说。”

雨娴点了点头,随即再道:“濯星师叔为了掌门之位,不只纠集门下姐妹,甚至还出手屠戮同门,摇辰师叔便是被她使诈杀死的,要非是最后有高手相助,当年他那逼宫一战真要成真,天山剑派早便死伤大半了。”

说到这里,雨娴歉道:“至于那位高手是谁,便是我也不很清楚,只知师父千万叮咛,不要我们去探询。不过好在那位高手一心为我们天山剑派着想,不论是我们。还是濯星师叔,尽都是毫发不伤,只为我们寻了处安闲地界安置下来。”

顿了一顿,雨娴的眼中满是崇敬道:“如今想想,那几年也正是名门借机想要吞并小派,江湖乱起之时,而且不多久万剑宗也重出江湖,正是好一场腥风血雨便要上演,就是以青城派如此名门都被迫封山两年,便如此,都还被其他名门围上山去。所以我们天山剑派能得到庇护,不被波及,可算是万幸了。师父也正是看出天山剑派的实力实在是难做自保,所以才不得已在三年前将门下尽遣,若说将起来,天山剑派解散,最心痛的可是师父,此后师父终日皆道她对不起祖师!”

唐逸听到这里,微微一笑,这雨娴显是有些激动,看来与洗月仙子也是情深,这一番言语可算真情流lou。而且听到这些,唐逸的心下也对这位能果断解散天山剑派的洗月仙子敬佩的很:“能知江湖大势而激流勇退,不怕被人唾其断绝一门烟火,这份胆识担待,可非常人能比。不留恋这份掌门之权名,一心门下生机,如此眼光魄力,却比那昆仑派的许南清强了许多。”

想到这里,唐逸问道:“不过雨师姐所言,又与此来天山有何关系?濯星仙子虽与贵师有怨,可如今她依托在武帝之下,要报仇可是难了,更何况以洗月前辈之淡泊,想来也不会真想来报这仇吧?更不会要雨师姐来冒这个险的。不知我说的可对?”

见唐逸由衷钦佩自己的师父,全无做作,雨娴更是高兴,只道这少年果然不错,心下要他相助之心更坚,当下便道:“唐公子说的不错,我师父自然不会如此做,这全都是我之自愿而已。”

说到这里,雨娴忽然停下脚步,抬头问道:“唐公子听了这一番往事,可觉得有哪处不妥么?”

唐逸见雨娴如此问来,心下一笑道:“却是考我?”

看了看雨娴。正在等待自己的答案,唐逸当下不紧不慢道:“虽说男女相慕乃为天理,可天山剑派较之昆仑派还要远离中原,哪会有如此多的俊彦千里迢迢的赶去天山被贵派门下遇到?再说天山剑派怎也是当年十大名门之一,只看雨师姐的武功便知一二,又怎可能会有这么多年轻俊彦都是武功高强?甚至强过天山门下?很显然,这其中大有阴谋,其后必有主使,且这主使之人或门派必然实力强大。”

雨娴闻言,好生敬佩,心道这少年比自己还小,可只听自己一言,却就看出这么多的破绽,转眼便寻出问题所在,当年若能有他在旁,天山剑派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所乘了。

雨娴当下由衷佩服道:“唐公子一语中的,事后我们被那高手安置好后,师父曾经专门询问过,那些年轻男子口中都是一样,只道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教会他们武功,然后种种借口带他们出关,再然后就是与姐妹们一见钟情。”

雨娴只说到这里,唐逸的心下便随即一震!雨娴此来的目的,他登时便猜到了几分!

==============================================================

PS,确实有雨姓,非杜撰,呵呵。

PS2:情节就不分了,直接四千字一大章,呵呵。

PS3:《仗剑诀》中的最大伏笔,也就是当年江湖纷争的开始,嵩山再盟的开端,将会在此一一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