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往事徐道。一九二

唐逸见黄衣女子在那上下打量,似乎认出了自己,当下也不在意,微笑道:“姑娘姓雨?可是天山门下?”

雨娴闻言忙是一正颜色,点头道:“正是。雨姓虽不入百家,可却也是有的。不过雨娴如今却不算是天山门下了。”说到这里,雨娴的面色有些落寞。

“如今不算?”

唐逸则是一怔,雨娴这话的意思却是明显的很,如今不算,那以前则必然为天山剑派的门下了。

天山剑派六年前神秘消失,随后再度出现江湖却又立刻宣布解散,这段公案的内情,知者甚少,最少唐逸是不知道的。唐逸只知眼前这位黄衣女子之所以说她如今不算天山门下,不外乎是被濯星逐出门,或者便是当年被解散了的那些人之一,就如自己见过的裘心武夫妇一般。若再念及濯星仙子如今招揽昔日门下都还来不及,轻易可不会逐人的,那这雨娴之来历也就不难猜测。

“这黄衣女子与濯星仙子无关,也便是说她应与天山剑派的原掌门一路,那此来天山,目的可就难说了。”

唐逸正想到这里,就听雨娴.忽然问道:“公子可是姓唐名逸?”

唐逸摸了摸耳上金环,心道这可.当真醒目,便是没见过自己的人,都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见雨娴等着回答,唐逸当下微笑道:“正是在下。”

雨娴闻言便是喜道:“我听荷师.妹提起过,说当初她夫妇被濯星师叔追杀,在路上幸得一位少年和老丈相搭救,那位少年便自称姓唐,只可惜最终也未透lou名讳。”顿了一顿,看着唐逸,雨娴笑道:“不过之后听到自嵩山之盟上传来的故事,唐公子被崆峒千里追杀,这遭遇正与那位唐公子相同,年纪相貌也是相似的紧,想来我那师妹的救命恩人便就是公子吧?”

听雨娴这么一说,那裘心武夫妇最终应是安全了,.唐逸放下一丝的担心,随即也不再隐瞒,点头道:“那时不过同舟共济,常天赐亦是要杀我,所以不过是与裘兄夫妇同逃而已,却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雨娴笑道:“公子却是谦虚。”有了这一层的关系,二人.似比之方才亲近些许,那雨娴顿了一顿,便就问道:“不知唐公子此行何处?”

这雨娴忽然问自己的去处,显然是想与自己同.行,可她来此的目的还不明确,唐逸虽然极是厌恶濯星仙子的滥杀,但唐星对自己却是不错,唐逸不得不谨慎。

沉吟片刻,唐逸.这才道:“雨师姐,唐逸有一肺腑之言,此地凶险,你一人武功并不足自保,所以还是离开为好。我此行虽去天山,可却是与武帝同行,怕有心无力了。”

唐逸婉言拒绝,又点出自己身后相随的是武帝,言下之意自然便是:你若真有什么事去找濯星仙子,与我同路也是全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