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轻舟雾中偶遇,明辨非常。二一五

剑竹岛名不虚传,当真是竹林遍布,如今正值春到,新笋四处,空气中一股淡淡的清新飘来,嗅之,唐逸的精神登时一振。

“德皇前辈多在山上自结的草庐中生活,公子且随我来。”那飘渺天宫门下说完,头前带路。

唐逸则跟了在后面,抬头望去,就见这剑竹岛本是一座山,突出水面。山势由下至上越来越是高,待道山腰处突然变的极是陡峭,之上便再难有房舍踪迹。至于那飘渺天宫门下所说的草芦,就建在那山腰之上,之上再无平地。

一路上去,眼中所见,飘渺天宫不论是人数还是房舍,都不如其他名门,也难怪他们要限人登岛。

比之那些个名山而言,这剑竹岛的山也并不十分高,不多时,两人已到半山腰,飘渺天宫门下先一步进去禀报,唐逸则在外等候。

唐逸并没有久等,只不片刻,.便见德皇推门而出,朗笑道:“唐公子竟到了,可真早的很。”

仍是一身的淡青色长袍,德皇步.将出来,虽然快的很,但却半分匆忙都无,只令人觉得安稳悠然。

唐逸见德皇推门而出,忙是上.前行礼道:“晚辈受前辈宠邀,已是有愧,哪当前辈亲迎?”

德皇闻言,不以为意,只是笑道:“甚什么前辈晚辈的,.不过年长年幼罢了。比人痴长几岁又有何难?年长不乏昏聩,年少亦可远鉴,若是能得远鉴之晚辈,亲迎却又如何?若能得江湖安平,老朽便是执晚辈之礼也自无妨。所谓前辈,左右不过虚名矣。”

唐逸得此夸奖,那一旁的飘渺天宫门下几是惊呆!.心下之道:这要是传扬出去,可比亲笔请柬更加令人震撼!只怕是已无人敢信了。

可身受夸赞的唐逸不仅没有因此欢喜鼓舞,心.中反倒是“咯噔”一下,更加小心起来。

说将起来,对德.皇,唐逸很是钦佩,且在嵩山之上,德皇并没有为难自己,所以唐逸的恭敬出自内心。只不过出于一贯的防备,唐逸哪会立刻便与人交心?

更何况德皇这么夸赞自己,怕非自己之福,窗样出去,也并非全是好处,而这,德皇未必看不出来!

所以在没有看透德皇之意前,唐逸惟有谨慎,当下小心翼翼的将礼行的全了,却将口来紧闭,没有接话。

正所谓言多必失,面对德皇,唐逸再是智慧,也不敢有丝毫的自负,正是少说多听,绝无害处。

面对唐逸的沉默,德皇只是一笑,却不多言,当下朝那飘渺天宫门下点了点头,那飘渺天宫门下会意,礼上一礼,随即下山而去。

“来,进屋说话。”

见飘渺天宫门下离开,这草庐中再无外人,德皇大显随意,当下也不等唐逸应了,便转身进了屋子。唐逸无法推辞,也便随着进去。

进得草庐内,放眼望去,摆设就如想象中的简单,甚至可说是粗陋。德皇早是随意坐下,也着唐逸坐了,这才笑道:“老朽亲请公子,怕给公子添了不少麻烦。不过公子非是常人,些许麻烦想来也不会放在公子眼内。况且以公子如今的形势,多些依仗也是好的,有了老朽的这一番做作,最少老朽不死,公子便就无人能动得。”

唐逸闻言一怔,心念登时急转开来,暗道:“是啊,我自始至终都在防备于他,只担心他如何利用我,却是没有去想过借其大势。”

唐逸之所以一直处境艰难,除了对手太过强大之外,便是因为背后没有个依仗。否则就以其自大漠回转为例,便是罗志敢去诬告,常承言都顾忌到唐逸的身份,而会暗里压下,哪会声张?至于其后发生的种种,自然更是一个都不会再有!

不过唐逸心下却也冷静,转念便又心道:“但若是早知武帝打算,任谁都不会再想来寻德皇做依kao,倒非是我的疏忽。”

念起再过几日,德皇怕是再难有如今威势,唐逸不禁暗叹了叹,随后恭道:“前辈自忖没那资格受前辈如此青睐。”却是轻轻的推将过去。

德皇闻言,只道唐逸谦虚,当下一摆手道:“公子此言差矣,若无本领能耐,老朽亦不会亲自相邀,虽然老朽从不自命不凡,可亦不会行那无用之事,平白浪费光阴。”

说到这里,德皇双目凝视着唐逸道:“老朽有几个问题,公子能先答否?”

见德皇正色,唐逸的警惕登生,随即亦是回视过去,答道:“晚辈自当知无不言。”

德皇点了点头道:“好!那老朽便问公子,公子怎么看如今这武林的大势?”

唐逸闻言,暗想了想,这才慎道:“久养欲战,安极思变。”

德皇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的赞赏,这道理不见得没人知晓,可若说的如此简练,前因后果如此清晰,又没有丝毫牵扯,就是传扬出去,亦难落人把柄,那可就难得的很了。

“不错,公子言简意赅。”德皇笑了笑,随即再是问道:“那公子可有什么办法为这江湖谋得安平?”

唐逸当下毫不犹豫的道:“没有。”

顿了一顿,唐逸知道自己必然要说些什么,否则德皇这更关便过不去,所以再道:“名门强盛确能使这江湖稳定,只不过万事皆有度,不可缺,亦不可过。缺,则无人能威慑江湖宵小,过则名门本就为患。”

其实唐逸并非没有想过名门作用,虽然他自己吃过名门太多的苦,可若当真这江湖没了名门存在,武帝如今就可大肆进军中原!也正因名门之强,令武帝忌惮,这才有了十数年,数十年的种种布置准备。也正因东南名门大缺,这才令倭寇肆意横行。

更何况就算没了外患,中原武林也不可能真就安平,名门存在一日,便能镇压江湖,若名门不在,无人弹压,则江湖必乱,世间从不缺祸患之人。而真要是没有名门,江湖久乱之后,也必有能人再出,此时名门亦会再生,永无止境。

自己受的苦再多,名门大派存在的道理却不能无视,唐逸自然不会口出违心之言。而且唐逸也没有一味夸奖名门,过缺之论便是明证。

德皇闻言,点了点头,示意唐逸再言。

唐逸自觉说的不少,便并没有多说下去,只是言道:“只可惜名门大派,势力太强,非人力所能束缚,一等其壮大,便成祸患,这江湖安平,晚辈可没那能力谋得。”

唐逸说完,直视德皇,这老人亲将自己迎了进来,却来问自己这个问题,显然大有深意,如今唯一能让江湖维持安平的便只有德皇一人,旁人不是智慧不济,便是能力不足。

德皇看的出唐逸有所保留,不过能听唐逸说这么多,德皇也似很是满意,当下便道:“公子定是谦虚,老朽如今所做所为,以公子的睿智,定不会看不通透。”

说着一指自己道:“老朽非是自夸,只要有老朽在这江湖一日,江湖便乱不起来。两盟实力均衡,都要忌惮老朽的倾向。老朽也因此安心,只可惜武帝那胡人的出现,却令老朽大感不安。”

见德皇说到武帝,唐逸的眉头一挑,装做奇道:“前辈可失担心这次的比武?”

武帝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满脸都是自信道:“老朽必胜!”

说来奇怪,唐逸明知武帝的布置十分的阴险难防,可面对德皇如此的自信满满,却又丝毫也没觉不妥。只知德皇这自信就似由来已久,便似天经地义一般,更不会觉得他在轻敌,或是自傲。

正自不解间,就听德皇笑道:“公子如此上心,老朽可是安慰。不过公子可能不知,老朽所修之功,名曰大道正法,此功大成,人便是道,剑便是道。正所谓万法不离其宗,万事不离其道,世间万物皆有规律可循,握之,掌之,使其为己用,便可有胜无败!”

唐逸闻言大震,德皇这轻轻一言虽是笼统,可听到唐逸心下,却大有助益!少年可知这定是深奥之理!

便在这时,就听德皇继续道:“这道之一字,玄奥非常,只可意会,更存乎一心。相信自己,自己便是道,则一切便在掌握,若是连自己都不信,心存疑虑,武功再高,亦徒有其表。”

“原来如此。”

唐逸有些明白德皇的自信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不会令人反感。

可也正因如此,唐逸更有些担心,暗道:“如此说来,这大道正法必要人自信一切都在掌握。正是因信而成,不信则败。如此一来,真要与武帝比武,遇到武帝突然晋级通天这一意外,那德皇前辈的这份掌握自信,可还会保持下去?若不能保持,岂不就……”

武帝既然挑战德皇,自不会对德皇一无所知,也便是说,武帝的这番准备,很可能就是针对德皇的大道正法而来!

唐逸越想越觉得有理,正心念电转之间,却听德皇笑道:“老朽自知那胡人来挑战于我,必有他认为的取胜之法,可比之起来,老朽更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