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歌
字体:16+-

轻舟雾中偶遇,明辨非常。二一五

剑竹岛名不虚传,当真是竹林遍布,如今正值春到,新笋四处,空气中一股淡淡的清新飘来,嗅之,唐逸的精神登时一振。

“德皇前辈多在山上自结的草庐中生活,公子且随我来。”那飘渺天宫门下说完,头前带路。

唐逸则跟了在后面,抬头望去,就见这剑竹岛本是一座山,突出水面。山势由下至上越来越是高,待道山腰处突然变的极是陡峭,之上便再难有房舍踪迹。至于那飘渺天宫门下所说的草芦,就建在那山腰之上,之上再无平地。

一路上去,眼中所见,飘渺天宫不论是人数还是房舍,都不如其他名门,也难怪他们要限人登岛。

比之那些个名山而言,这剑竹岛的山也并不十分高,不多时,两人已到半山腰,飘渺天宫门下先一步进去禀报,唐逸则在外等候。

唐逸并没有久等,只不片刻,.便见德皇推门而出,朗笑道:“唐公子竟到了,可真早的很。”

仍是一身的淡青色长袍,德皇步.将出来,虽然快的很,但却半分匆忙都无,只令人觉得安稳悠然。

唐逸见德皇推门而出,忙是上.前行礼道:“晚辈受前辈宠邀,已是有愧,哪当前辈亲迎?”

德皇闻言,不以为意,只是笑道:“甚什么前辈晚辈的,.不过年长年幼罢了。比人痴长几岁又有何难?年长不乏昏聩,年少亦可远鉴,若是能得远鉴之晚辈,亲迎却又如何?若能得江湖安平,老朽便是执晚辈之礼也自无妨。所谓前辈,左右不过虚名矣。”

唐逸得此夸奖,那一旁的飘渺天宫门下几是惊呆!.心下之道:这要是传扬出去,可比亲笔请柬更加令人震撼!只怕是已无人敢信了。

可身受夸赞的唐逸不仅没有因此欢喜鼓舞,心.中反倒是“咯噔”一下,更加小心起来。

说将起来,对德.皇,唐逸很是钦佩,且在嵩山之上,德皇并没有为难自己,所以唐逸的恭敬出自内心。只不过出于一贯的防备,唐逸哪会立刻便与人交心?

更何况德皇这么夸赞自己,怕非自己之福,窗样出去,也并非全是好处,而这,德皇未必看不出来!

所以在没有看透德皇之意前,唐逸惟有谨慎,当下小心翼翼的将礼行的全了,却将口来紧闭,没有接话。

正所谓言多必失,面对德皇,唐逸再是智慧,也不敢有丝毫的自负,正是少说多听,绝无害处。

面对唐逸的沉默,德皇只是一笑,却不多言,当下朝那飘渺天宫门下点了点头,那飘渺天宫门下会意,礼上一礼,随即下山而去。

“来,进屋说话。”

见飘渺天宫门下离开,这草庐中再无外人,德皇大显随意,当下也不等唐逸应了,便转身进了屋子。唐逸无法推辞,也便随着进去。

进得草庐内,放眼望去,摆设就如想象中的简单,甚至可说是粗陋。德皇早是随意坐下,也着唐逸坐了,这才笑道:“老朽亲请公子,怕给公子添了不少麻烦。不过公子非是常人,些许麻烦想来也不会放在公子眼内。况且以公子如今的形势,多些依仗也是好的,有了老朽的这一番做作,最少老朽不死,公子便就无人能动得。”